陈默带着小渔和无双散步回来,陈山河就迎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了烟花回来,在院子前的空地上铺开。

    “无双,和爸爸妈妈去哪玩了?”

    “去看唱戏了,还看见了小乌龟和小兔兔,还吃了棉花糖,可好吃了。”无双眨巴这小舌头,似乎在回味棉花糖的味道。

    “不错哦,来,爷爷带你放烟花,要不要?”陈山河低声问道。

    “要,要放烟花,无双要放烟花,太好了。”

    小姑娘乐得手舞足蹈。

    看到无双那么高兴,陈山河也笑起来牵过无双的小手,乐呵呵走回去,不理会陈默等人。

    看到这一幕,陈默笑了笑。他老爸半辈子都不敢浪费太多钱,也从来没放过烟花,结果为了讨孙女喜欢,这一次就买了不少。

    陈默也不反对,只要他们开心就最重要。乡村没有娱乐场所,难得让他们消遣。

    “无双在这里和奶奶坐好,不能靠近,爷爷去点烟花。”陈山河让无双坐在邵雪梅身边,叮嘱说道。

    “爷爷要小心哦,麻麻说烟花很危险的。”无双还不忘提醒。

    “好。”陈山河对无双的关心很受用,拿着一根香朝烟花走过去,快步走向已经摆好的烟花处。

    没一会,在闷闷的响声中,一个个烟花冲天而起,在空中炸开。

    随着一筒筒烟花被点燃,空中的烟花也越来越密集。喷花、旋转、吐珠、组合烟花,爆炸声和炫丽的烟花在空中连成一片,煞是美丽。

    “好棒,好漂亮。”

    这是小姑娘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烟花,仰着小脖子拍着手,异常兴奋。旁边的邵雪梅也担心烟花的沙土落在无双身上,就用手挡了挡她的小嘴巴,在一旁慈和的笑着。

    “爷爷好棒。”看见陈山河点好烟花回来,小无双抱住他,在他脸色亲了一口。

    这下让陈山河大笑出声,花了心思买那么多烟花,忙活了一阵,这一下感觉都值了:“无双喜欢吗?”

    “喜欢,超级喜欢。”小无双仰着头,在陈山河怀里拍着手。

    “无双,奶奶的呢?”邵雪梅看到小无双先亲陈山河,有些吃醋了。

    “奶奶也有亲亲。”

    无双凑着小嘴过去,在邵雪梅脸上亲了一下。

    陈默在一边看着,也露出笑容。在他印象中,这是爸妈笑得最开心的一次。旁边的小渔也依在陈默身上,微笑看着这一幕。

    ……

    噼啦啪啦……

    除夕夜刚过,春节凌晨十二点,鞭炮声打破了村里午夜的安静。

    新年来临的第一分钟,村民已经争相点燃新年的第一声,整个村子的鞭炮声连成一片,烟花的轰鸣,也在天空中炸开,好不热闹。

    连空气中都是浓浓的硫化物的硝烟味,每家每户都关好窗子,生怕浓烟窜入家里。

    从空中俯瞰,能看到整个青河镇所有的村庄,都沉浸在鞭炮的轰鸣声中,偶尔能看到天空中的烟花炸开。

    头炮过去后,就只剩下庙祠的鞭炮声,为了庙祠新年的第一炷香,一些家里早早就准备好拜神的鸡,十二点一过,就开始拜神。

    拜神的鞭炮声,从凌晨开始,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早上,早上依然有陆续的鞭炮声,空气中都弥漫着硫化物的味道。

    一大早,陈默和小渔起床,就看到小姑娘坐在沙发上,满脸笑容地数着红包。那是爷爷奶奶给的红包,有不少个。

    “耙耙,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小无双看见陈默和小渔,立刻抓起红包放进衣兜里,还用小手压了压,眼巴巴看着陈默。

    “好,身体健康。谁教你说的?”

    陈默差点笑出来,拿出准备好的红包递给无双。

    “爷爷奶奶教的。”无双立刻接过红包,急忙放兜里。她不在乎红包有多少钱,红包的数量多就行。

    “麻麻,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身体健康。”小渔也将准备好的红包递给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家伙。

    吃完早饭,周围的一些邻居就开始窜门。村书记郑万山过来,和父母相熟悉的一些邻居朋友也都过来,陈默家的院子,满满一院子的大人和小孩。

    小无双拿着棒棒糖在院子里,好奇左顾右盼的模样,看到邻居朋友过来的大人,挨个说新年好,然后眼巴巴等着收红包。

    这一幕,让过来的邻居朋友乐起来。

    新年伊始,每个人口袋里或多或少有一两个红包,就给了她一个。

    小渔也没有闲着,将家里的年货茶几,都拿出来招呼客人。给过来的老人和小孩,一人包了一个大红包。

    “老陈家这个媳妇漂亮,一看就是有福气。”

    “旁边那个特别好看,是老陈家的什么人?是妹妹吗?”

    “没听过老陈家有第二个女孩啊,小时候有个小女孩是小姨家的,没这么俊俏。”

    “那可能是媳妇的妹妹,好漂亮的女孩,让人看着就喜欢。”

    “小姑娘很机灵,要是我能有一个这样的孙女就好了。”

    几个大妈大婶用方言在小声谈论,八卦之心满满。

    说完墨女和小渔,就将注意力放到无双身上。小无双知道拜年拿红包,非常机灵,加上精致的打扮,就能明显看到和其他孩子不同。

    “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就是聪明。”

    “主要是教育得好。”

    “这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美人了,长大肯定不得了。”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几个大婶大妈笑聊着,还开口和无双说话。

    带着家乡方言口音的普通话,小无双在爷爷奶奶那里听过,也知道她们问的意思。妈妈也教过她,别人问话,要回应人家。

    “我叫陈无双。”

    好聪明的女孩!

    听到陈无双的回答,场上的大爷大妈有些惊讶,一下子乐起来。

    “我也知道你们家不缺什么,新年伊始,乡亲们家里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这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

    郑万山将一些大大小小的袋子递给陈默。

    有花生,番薯,红豆绿豆,小番茄,还有刚刚从地里摘下来的菜,露水都没干。都是陈默家捐助的几家贫困户,家里地里收获的一些东西,托郑万山送过来的。

    陈默来者不拒,一一接受,让小渔也将东西带回屋里放好:“谢谢,我还准备买一些来吃呢。”

    “不用客气,是我们应该感谢你。你以后需要,和我说一声,随时都有。以后每年收获时,给你们送一些过去。”郑万山笑道。

    周围的邻居在家里闲聊许久,才渐渐散去。

    陈默一家收拾好,就驾车前往县城,村里没有太多娱乐,都是大叔大婶在打打牌,相互聊天,坐在家里也是无聊。

    新年在家里陪家人游玩几天,墨女就告知陈默一个好消息。

    离子发动机制造完成了。

    这个消息,没让陈默有太大的意外。在回祖家之前,陈默就让墨女开始打印离子发动机,如今完成,那么就差最后的测试。

    只要测试成功,战甲的制造就接近尾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