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先生,微型全息投影仪作为你们公司最有力的产品,也是最独特的产品,为什么会选择开放给其他厂商?”

    提问环节,底下记者的问题毫不客气,问得直接了当。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陈默。

    而陈默依然保持着自信的模样,对众人的目光泰然处之,悠悠开口。

    “全息时代到来,大家有目共睹。全息技术,是接下来发展的黄金时期。仅靠我们一家,无法满足市场多样化的需求。我们对其他厂商出售微型全息投影,授权相关专利,就是基于这个原则。市场在竞争中进步,而并非由我们一家来支撑。”

    “为什么不出售第二代全息投影仪给他们,是害怕竞争吗?”

    “我们并不害怕竞争,如果真竞争,我怕他们都要被干掉。不是我夸大,目前能和我们竞争的科技公司,还没有。”

    陈默笑了笑,声音中带着自信,朝着众人竖了两根手指。

    “即便现在行军蚁集团不发展,给外界二十年,他们也竞争不过我们。我们不出售第二代全息投影仪,首先是因为生产线刚刚建立,目前的产量,只能我们自己所需。产量正在扩大,相信再过不久,第二代微型全息投影仪就会对他们出售。”

    再给外界二十年,都无法和行军蚁竞争。

    这就是行军蚁集团的自信吗?

    场上的观众和记者听到陈默的答案,都忍不住惊叹。

    不过行军蚁确实有这份自信。

    如今的行军蚁,无论哪个尖端技术,除了陈默这个怪胎,其他人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成功。

    场上的人,并没有觉得陈默的话是狂妄,而是确实有资本。

    “陈先生,听说三星,苹果和谷歌等公司,都没有和行军蚁集团达成合作协议,有传言说,你们是在刻意打压他们,故意在这个变革的阶段将他们淘汰出局,是这样吗?”

    站起来的一名西方记者用蹩脚的汉语问道。

    “刚开始我说了,产量有限。我们目前的产量,提供给四家之后,所剩的产量不多。一加,魅蓝几家,目前也都没有。我们生产线正在扩张,下一阶段的生产线完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我们一直坚持合作的原则,没有刻意打压哪家公司,反而是我们,经常受到一些无理由的刁难。

    我们公司的一些产品现在无法出现在美国市场,个中缘由,大家都明白。在限制没有解决之前,我们想合作也没办法。”

    “陈先生,你的意思是美官方没有解开对行军蚁集团的限制,你们不会卖微型全息投影仪给美国的公司?”那名记者立刻抓住重点。

    陈默摇头。

    “不是我不卖,是他们不需要我的产品进入他们的市场。”

    提问环节,有超过一半的问题,都聚焦在行军蚁集团被各国围堵的问题上。

    这是行军蚁集团被围堵后,陈默首次接受媒体的提问,他们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在发布会完成当天,第二代全息手机强大到恐怖的性能,还有陈默的答案,通过主流媒体,自媒体,社交平台,传遍全球。

    第二代全息手机的价格出现,凡是垄断谋取暴利的言论,全部被粉碎。

    面对超级高科技的诱惑,不少人都忍痛掏腰包,预订一台全息手机。

    目前预订是实名预订,一人一次只能预订一台,到货才能预订第二台。预订到手,在黄牛手中一倒手,至少能赚一两千,根本不亏。

    而在行军蚁的官方商城和旗舰店中,幻蚁手机的预订量,就高达一百多万台,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在一天之内,仅仅第二代全息手机的订单,就让行军蚁集团营收300多亿。

    这个恐怖的数字,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

    所有限制行军蚁集团的措施,在恐怖的数字面前,都形同虚设。需求和市场都在那里,根本没人能限制行军蚁。

    ……

    “部长先生,克鲁兹议员的电话。”

    看到马伦递过来的电话,威尔伯脸色黑得可怕。

    “克鲁兹先生,我是威尔伯。”

    “这件事我知道,但要按照程序来,不能随便撤销……在法院没有判决之前,谁也无法决定。”

    “关于限制的问题,我们正在调查,若真没有,我们会合理考虑。”

    “……”

    威尔伯说了一大堆,挂断电话,脸色已经乌云密布,随时可能爆发。

    自从行军蚁集团发布会后,这已经是第六个议员的电话。目的都是一样,问他关于开放针对行军蚁集团市场限制的问题。

    虽然言语间没有明说,但意思很明显。

    如今苹果很焦躁,谷歌也着急。没有微型全息投影仪,意味着在手机界就要面临落后出局的危险。

    而且两家和微软的办公笔记本,电子产品,根本无法和行军蚁集团竞争。

    他们也都希望能买到行军蚁集团的电池,否则顶端办公市场的份额将被更恐怖地压缩,直至消失,除非他们锁一辈子市场,而他们也将面临技术全面落后于时代的风险。

    “部长先生,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撤销对行军蚁的指控?”旁边的马伦小心翼翼问道。

    “不可能。若我们撤销指控,几乎等于在向行军蚁低头,闹国际大笑话的。我们作为一个大国,关乎颜面问题,不可能向华夏低头,更别说对方只是一家华夏的公司。”

    威尔伯坚定摇头。

    哪怕这件事有针对行军蚁集团的意思,他们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撤销,不然就是他们向一家公司认输,丢人丢到全世界。

    “那怎么办?”马伦也知道威尔伯的心情不好,异常小心。

    目前的情况,明显对他们很不利,施压行军蚁集团的想法,早已经宣告破产。

    “现在只能淡化这件事的影响,然后让法院自行判定,一切按照正常程序来。指控成功,我们有理有据,指控不成功,我们只是输了官司,并不丢脸。”

    “那限制行军蚁集团的事呢?他们的技术已经比我们先进,限制他们,就是在限制我们自己。”

    “让调查局正常调查,对外公布结果。如果有,我们有正当理由制裁他们,如果没有,我们也能借机撤下一些限制。”威尔伯稍稍思索说道。

    若他们国内有这么先进的相关技术,无论行军蚁集团有没有鬼,他们都会限制到底,扶持自家公司企业发展。

    但他们并没有那么先进的技术,只有行军蚁有,若继续限制,就是阻止自身的发展。

    如今只能大事化小。

    至少一切都变现得正当,他们有合理的权力调查,并不是向行军蚁低头,损颜面。

    “好的。”马伦点头,离开办公室。

    马伦离开,威尔伯脸色更黑。

    虽然有正当理由全身而退,但这场博弈,无论他承不承认,都已经输了。

    输掉这场博弈,让他很不爽。

    仅仅限制,已经无法打压行军蚁,哪怕歇斯底里地不要脸,也不可能打垮行军蚁。如今的行军蚁集团已经成气候。

    而且行军蚁背后,华夏官方一直没有动静。

    若他们不要脸,华夏官方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华夏官方一出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针对行军蚁集团,如今的华夏,不同以往。

    该死的!

    威尔伯狠狠砸了一把桌子,咖啡杯跳了一下,溅落桌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