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赵敏和陈默在闲聊。

    空天飞机的设计已经完成,大型离子发动机的设计还在继续,但没那么快,所以陈默抽空出来休息休息。

    现在阿布扎比国际防务展正在火热进行中。

    但各种消息早已传出,特别是战争机器人亮相防务展,更是吸引眼球。

    “你说这次他们能拿多少订单?”陈默一边喝着茶一边问。

    “超过百亿订单,应该是有的。”

    赵敏想了想回答。

    战争机器人的性能恐怖,只要看到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这种高科技。而限制是50台,只要两个国家的订单,就能接近百亿,她对他们的产品,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其实我刚开始,并不是支持你进入军工领域。”赵敏转而说道:“军工领域对产品要求高,利润低,市场限制大,敏感度高,公司随便一个领域的利润,都远远比这个领域高,以我们的技术,赚钱的方式太多了。你是怎么想的?因为墨女吗?”

    “先进的技术,首先是军用,然后是民用。”

    “这个我知道。”赵敏说道。

    李成之多次从他们这里获取技术支持,她都全程参与了解,自然最了解不过。而且这也是世界技术发展的趋势,先进的技术首先都是军用,然后才是民用。

    “技术到了我们这个地步,军工领域是无可避免的,我也需要一个合法的渠道,来生产这些机器人。”陈默说道:“现在世界的局势很微妙。”

    受控聚变技术出现后,世界博弈方向就出现微妙的变化。能源变革,传统能源虽然还没有大规模淘汰,但也在最后的疯狂阶段。

    各国的高科技竞赛早已开始,只是被他们公司的技术压住,没有显露。

    新能源变革是一个趋势,蒸汽时代,石油时代,电气时代,世界性的能源变革,特别是龙头转换的阶段,都不是和平过度的。

    现在没到那个爆发点,看起来还相安无事。真正到了那个矛盾的爆发点,战端开启,世界格局重新洗牌,接下来就是新时代。

    乱世开始,他们国家不可能置身事外,行军蚁集团也会成为首先被针对的目标。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所以只能帮忙建筑一个坚固的巢穴,也顺便强大自己。

    “想那么远。”赵敏惊讶说道。

    “我们经历那么多次间谍事件,针对性的绑架,技术盗窃,商业间谍活动,挖技术人才。打我们主意的人可不少,现在暗处肯定还有。

    行军蚁集团现在是被贼惦记,那么多国家组织同时打我们的主意,上面再强大,总会有漏网之鱼出现的,上两次的事件就是这种情况。等乱世到来,漏网之鱼就更多,不提前准备,到时候会很被动。”

    “默哥,朱荷和钟雷来电话。”

    两人聊天时,站在陈默身后的墨女开口提醒。

    “来消息了。”陈默一笑:“接通。”

    钟雷和朱荷两人的全息投影弹出来,此时两人满脸喜悦,心情非常不错。

    “老板,总裁,装备的订单基本确定了。”

    “说说。”

    “工蚁防务一共143亿订单,三个国家都购买了150台战争机器人,其他8个国家购买了其他装备自动瞄准系统,通讯设备等。”

    “7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购买了我们的智能子弹和智能炸弹,狙击枪等装备,兵蚁装备收到15亿订单。”钟雷补充说道。

    “哪几个国家购买了战争机器人?”陈默问道。

    “联合酋长国,巴铁和叙国,有些国家有购买限制,我们没答应他们测试。叙国希望他们的订单,能尽快交付,定金已经给了,装备到的时候,他们会全额付款。”朱荷说道。

    “我这边,叙国也提出同样的要求。”

    “这个你们拿主意。”

    陈默从两人口中了解了一些买家的信息后,就挂断通信。

    “这就有点意思,出售战争机器人给叙国。”赵敏说道。

    “确实,那里现在是世界博弈的主战场,很有意思。”陈默点头。

    巴基斯坦能购买,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但将战争机器人出售给叙国,这里面就大有文章。

    “这是想干嘛?”

    “这是工蚁防务正常的生意订单,与其他人无关,不过叙国作为我们公司战争机器人的试验场,挺好的。”陈默双手一摊,意味深长笑起来。

    “好吧,确实是这样。”赵敏想了想,也笑了起来。

    ……

    行军蚁集团进入军工领域,一直备受关注。

    此次是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首次出展国际防务展,没想到刚出现,就收获大订单。

    除了联合酋长国对外界公布购买战争机器人的消息,巴基斯坦和叙国的订单并未公布,但各种小道消息,早已传出来,即便还没有得到各方证实,也引来轩然大波。

    叙国是目前世界各国博弈的主战场,也是如今中东局势的主战场,大大小小的武装和组织盘踞边缘地带,周边国家都或多或少有参与其中。

    有消息称工蚁防务将号称最先进的战争机器人出售给叙国,不得不引人关注。

    叙国本来就资金不太充足,传言毫不犹豫花几十亿华夏币,购买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的武器,这就是对武器的一种看好。

    一旦新武器被叙国军方拿到手,投入战场是肯定的。

    智能子弹,智能炸弹,瞄准系统这些智能武器,战斗力未知的战争机器人,这批装备,对参与叙国博弈的各方,都是一场未知数。

    世界各方,都在疯狂收集关于战争机器人的情报,但有保密协议,第三方国家根本不能靠近战争机器人。

    确定购买战争机器人的联合酋长国,对战争机器人的性能都守口如瓶。

    在各种消息的猜测中,阿布扎比国家防务展落下帷幕。

    此次防务展,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两家,一共接受160亿的装备订单,数据一出现,让各方都震惊。

    两家公司首次参与防务展,就拿到天价订单,除了明确有联合酋长国的订单,其他国家的订单外界也无从得知,只有一些情报机构得知部分消息。

    叙国总统府。

    办公室内坐着一个高高瘦瘦,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鹰钩鼻,宽额头,面容严肃中带着疲惫,但此时又有一丝喜悦,他就是叙国总统巴莎尔。

    从他继任叙国总统开始,一直在为这个国家奔波劳碌,积极请求各方帮助。随着时局渐渐明朗,目前叙国国内的情况有所好转。

    但这种好转是相对以前。

    以国骚扰不断,北方土国(土耳其)虎视眈眈,国内反对武装如跗骨之蛆,在西方集团支持下,一直无法剿灭,还有西方集团的骚扰,恐怖分子的威胁。

    这就是现状。

    这些年,巴莎尔从来没有一丝笑容,今天终于有一丝喜悦。

    因为弗兰杰带回来工蚁防务出售他们战争机器人的消息,而战争机器人的性能,弗兰杰也和他详细说了一遍。

    “总统先生,您需要出访一趟。这批装备能让我们国内的情况大大好转,如果不出意外,甚至能赢下这场战争,我们需要去表达我们感谢和诚意,如果可能,争取一下更多机器人的订单。”弗兰杰严肃说道。

    “嗯,这个我会安排。”巴莎尔点头:“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答应什么时候能交付完成?”

    “他们说,战争机器人一个月内,其他装备弹药,也在一个月内交付完毕,他们知道我们急需这批装备。”

    “我们该好好想想,怎么使用这批装备,来对付那些人。如果战争机器人和其他装备有你说的那么强大,这是一次清剿国内武装的机会。”

    巴莎尔脸色一狠,多年的憋屈,这次等到一个可能翻身的机会。

    “那国际局势?”

    “我会出访两个大国,请求他们帮我们拖着,这个不用担心,趁这个机会,除掉那些毒瘤。”巴莎尔说道。

    “好。”弗兰杰身体一挺,目光中透露出坚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