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国北部,伊德利卜省。

    伊德利卜是叙国北部伊德利卜省的省会,连接哈拉卜平原与阿西河河谷,这是反对武装最后的占领地。

    这些年,因为西方集团的牵制,叙国军方一直未能将伊德利卜收复。

    反对武装也借助停火协议,躲在这里养精蓄锐(苟延残喘),由于西方集团的支持,这里成为各种武装盘踞的主要地点。

    长期的战乱,武装家属,难民北上涌入这里,如今伊德利卜的人口已经暴涨到280万,盘踞各种武装8万人。

    由于担心难民问题,土国和俄国对这里的意见不一,加上西方集团拖着,这里成为各种武装分子活动的天堂。

    以为背靠地中海和土国边境,西方集团可以轻松对这里支援武器弹药。

    此时伊德利卜一个基地里,一个小房间内端坐着两人,一名带着黑框眼镜,半地中海绝顶,头发有些花白的老男人,另一名金发,鹰钩鼻的白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

    老男人就是阿卜杜·希塞特,叙国著名学者和政治人物,叙国委员会主席,在战争爆发以后,作为一支反对武装的首领之一。

    而三十多岁的白人,名叫西姆,是美国派过来的‘军事顾问’。

    希塞特看着西姆,目光也带着尊敬,不敢造次。名义上,西姆是他的顾问,实际上他也知道,西姆代表的是他背后的西方集团。

    在过去两个月,在西姆的各种指令和帮助下,他们所在的反对武装已经吞并伊德利卜内最大的两个武装,其他小武装也在慢慢收拢。

    接连的胜利,让希塞特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也让他对西姆敬佩不已。

    如今的伊德利卜,由他统领的武装队伍势力最大,往日反对武装一盘散沙,犬牙交错的状况,也开始好转。

    他们也得到不少装备,说不定还能对军方进行反攻,只要能与叙国东北部的武装会合,打破孤立的状况,他们的形势能瞬间变好。

    “现在整合了几家武装,伊德利卜地带,我们一家独大,接下来是东山再起的时候,为我们的队伍取一个新名字吧。”西姆说道。

    “我们为自由而战,叫‘自由之翼’是最合适的。”希塞特笑道。

    “还不错的名字。”西姆细细咀嚼了‘自由之翼’这个名字,轻轻点头。

    “接下来我们打哪?”希塞特问道。他是学者,对战术有了解,专门研究东方和西方文化,他自然学到很多关于历史战争的事。

    但西姆是西方集团派来的,他也必须要咨询西姆的意见,才能下达命令。

    “哈拉卜。”西姆点了点地图上的标记。

    重镇哈拉卜。

    当年叙国战事的转折点,就是哈拉卜战役。

    这一战,让叙国军方收复哈拉卜,切断他们与叙国东北部武装的联系,让伊德利卜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

    反对武装的地盘,也因为这一战被分割、削弱。

    当年哈拉卜战役,叙国军方战场指挥风格剧变。

    叙军方针对反对武装占领区采取分割包围、穿插袭击、围三阙一的战术,步步为营,分区夺占。

    在他们反应过来时,叙军已经掌控哈拉卜。

    而那场战役的战术,就是典型的东方某个大国的战术。

    事后他们才知道,那场战役,确实在某个大国派往叙国‘学习’的军事顾问策划的,取得的战果就是被叙军一举夺回的哈拉卜。

    得知消息的西方集团气得够呛,但也意识到某个大国可怕的战术。

    如今想卷土重来,哈拉卜是打开局面必经之路。

    只有重新与叙国东北部的武装会合,他们才有勉强抵抗叙国军方的能力。

    看到西姆指着的位置,希塞特微微点头,那也是他想打的地方。

    哈拉卜是叙国的工业,经济强大的城市,北靠地中海,又与土国接壤,隔着他们和叙国东北部之间。只有拿下这里,他们才有与叙军对抗的一丝可能。

    “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希塞特问道。

    “今天晚上。”西姆眯了眯眼睛。

    ……

    早上。

    陈默睁开眼睛,就看到安静躺在身边的可人儿。

    小渔还没醒,青丝耷拉在额边脸上,脸蛋的皮肤白里透红。

    安睡中的小渔,没多久睁开眼睛,因为昨晚的荒唐,此时小渔面容慵懒,看到陈默后,皱了皱鼻子:“看什么。”

    “看我老婆。”

    小渔展颜一笑,埋头在他的怀里,安静享受着熟悉的气息。

    “要不要来一次早操?”陈默拍了拍小渔光洁的后背。

    “坏蛋~~”

    早餐桌上,陈默喝着粥,身边小渔正在教无双用勺子自己吃饭。

    小渔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眉间嘴角都是喜悦。

    而墨女也坐在一旁,安静看着。

    “老公,我想听赵敏姐的建议,办一家幼儿园,给无双上学。”小渔开口。

    如今无双也差不多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孩子成长,需要同龄小伙伴的陪伴,心智才会健全,老是在家里没有小伙伴,对成长肯定不好。

    滨海市没有特别优秀的贵族幼儿园,送去其他地方也不方便,所以小渔打算听赵敏当初的建议,自己开办一家,安全,也放心。

    “我们自己办幼儿园,在外面招收一些孩子进来读书,自己招聘名师进来,这样比较放心。”

    “可以。”陈默说道。

    “那你同意了?”小渔笑问。

    “这是为无双好,当然同意,别说幼儿园,需要给无双最好的教育,办一所大学都没问题,要不要我帮忙?”

    陈默揉了揉无双的小脑袋。

    “不用,家里的事,交给我就行,如果你对无双的教育有什么想法,和我说就行。”小渔笑着摇头。

    “耙耙,上学是什么?”正在自己吃饭的无双,听到两人的讨论,好奇看着他们。

    “上学就是无双要学习知识,还有很多和无双一样的小伙伴和你玩,学习长大以后,无双可以保护妈妈。”陈默宠溺说道。

    “上学以后,还能像爸爸和墨女姨一样聪明厉害。”小渔说道。

    “嗯。”小姑娘认真点头,似乎对上学有些憧憬。

    一个温馨的日常。

    得到陈默的允许,小渔在家里照顾无双的同时,也开始筹备建造幼儿园的事宜,陈默也和墨女前往公司。

    “默哥,叙国局势发生变化。叙国伊德利卜的武装,得到西方集团的帮助,收编两个势力较大的武装,在昨天晚上挑起战端,在夜色的掩护下,对叙国军方反扑。”刚到公司,墨女就开口。

    “他们进攻方向是哪里?”

    “哈拉卜。”

    工作上的事,还有一些特殊事件,陈默不会在家人面前提起。

    和家人一起事,墨女也知道哪些事件该说,所以一般只有在工作场合,墨女才会和陈默说一些特殊的事。

    这个消息让陈默略略一顿,最终释然。

    反对武装朝哈拉卜进军,这个倒没意外。哈拉卜是一个战略要地,关系重大,当初那里就是叙国战事的转折,如今准备反扑,那里首当其冲。

    叙国的问题,已经拖延了好多年。

    叙国国内,反对武装日渐式微,然而在西方集团的资助下,一直是百死不僵,集体蜷缩在伊德利卜,又因为恐怖分子肆虐,南北两端两个国家的骚扰,国际博弈的牵制,让叙国军方无法彻底消灭反对武装。

    这两个月,叙国军方花重资从俄国和行军蚁集团两家购买大量武器装备,就是想一劳永逸,彻底安顿国内局势。

    西方集团自然不可能让叙国得逞,也在暗中资助反对武装。

    这两个月,陈默知道的西方资助就不少,只是没有多管闲事,而今爆发争端,也属于正常。

    工蚁防务和兵蚁装备最后一批武器订单,已经交给叙国军方,接下来就是那批武器正式进入战场的时候。

    简单关注一下相关的信息,陈默继续沉浸在空天飞机的研究中。

    目前空天飞机的情况,才是他该想的问题。

    ……

    叙国战火重燃,双方停火协议失效,国际形势再次被搅动。

    就在战火开始第二天,美国的航母,也宣布前往地中海,企图威慑。

    反对武装也对媒体公布视频,他们是反对暴政,诉求就是巴莎尔下台。

    借此,西方舆论开始造势,指责巴莎尔率先攻击,挑起战端,要求巴莎尔正视国内的情况,辞去总统职位下台,重新选举新总统。

    而得到的回应,自然是不可能。

    巴莎尔也在电视媒体上宣布,对反对武装的率先开火表示愤怒,誓将解放伊德利卜,清除叙国最后的毒瘤。

    巴莎尔宣布消息第二天,以国派遣战斗机对叙国边境进行轰炸骚扰,用导弹射击叙国境内目标,美其名曰打击恐.怖分子。

    紧随其后,叙国北部的土国悄然派兵进入叙国领土范围,驻扎陈兵,对外宣称是打击恐怖。

    没经过叙国官方允许,陈兵叙国领土,这是变相挑衅,在第一时间,叙国官方要求土国军队立刻离开叙国领土,否则后果自负。

    本来已经好转的叙国局势,因为各方的参与,再次恶化。

    世界目光又一次聚集到叙国境内。

    “部长,这是下面统计上来的伤亡数据。”助手将数据报告交给弗兰杰,在一旁站好。

    弗兰杰心情非常不好,他预计了战乱可能卷土重来,却没想到这么快。

    不仅如此,西方控制的舆论,还对外宣传是他们先动的手。虽然外界知道这是西方人的虚假之言,但看着那些言论,拿他们没办法心里就很不爽。

    “死亡16人,受伤19人。”

    看到这个伤亡数字,弗兰杰心情更加不好。

    对方将他们当成软柿子,趁着夜色,打破停火协议偷袭他们三个据点。

    那是军方直面反对武装的最前线,之后被西方集团的飞机轰炸,在经历猛烈的攻击后,现在已经暂时撤回,等候反攻命令。

    “部长,现在怎么办?”助手小心一一问道。

    既然对方先挑起战端,也不用他们再费心思打破僵局,现在他有任何理由,彻底剿灭对方。

    弗兰杰眼神一狠。

    “请求俄国的空中支援,反击,这次的目标是伊德利卜,拔掉那颗毒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