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卜哈瓦被叙国政府军收复,反对武装控制的伊德利卜省最后一个边境口岸通道别切断。

    这场战斗,成为压死反对武装最后的稻草。

    被围困的反对武装,处于全面崩溃状态,几乎没有战斗,就放弃姆哈姆丹和买阿拉迈斯林等重镇,望风倒戈,内部叛逃比比皆是。

    叙国军队所过之地,不战而胜。

    即便西方集团找借口,派遣飞机轰炸几次,依然无法阻挡大部队的步伐。

    自由之翼反对武装高层,已经出现严重的分歧,主战和主和两方开始吵起来,人心思变。

    没多久,自由之翼内部发生内讧,主张求和的头目,深夜率领手下,企图控制首领希塞特,最后计划落空,双方交火。

    自由之翼彻底分成分裂。

    两派内讧,哈桑收到求和派的投名状,借此机会带领的老虎部队,进攻伊德利卜市。

    自由之翼内部瓦解,而哈桑的老虎部队,以战争机器人为头阵,清剿反对武装有生力量,大部队稳步前推。

    伊德利卜市的战役,持续一天。

    自由之翼的首领希塞特在战斗中被战争机器人击杀,反对武装失去最后的主心骨,大量人员投降。

    最终哈桑率领的叙国政府军,彻底控制伊德利卜市,俘虏武装分子四千人,其余队伍被打散,放下武器逃离。

    西方集团派遣到反对武装内部的军事顾问团队50人全部被俘,迫于国际压力,叙国最终释放那50名军事顾问。

    自此,叙国内战以政府军大胜告终。

    外界对叙国风云突变的战局始料未及,借助战争机器人的优势,在不到一个月之内,叙国就平定持续十多年的内战。

    战争机器人几乎成为战场上最恐怖的代名词。

    而战争机器人的生产商工蚁防务和为机器人提供武器的兵蚁装备两家公司,也因为叙国政府军的大胜,在世界顶级军火制造商行列站稳脚跟。

    然而,战局并未因此结束。

    在收复伊德利卜之前,巴莎尔已通过电视广播公开给未经允许进入叙国领土的军队下达警告,但半个月过去,进入叙国领土的军队,依然我行我素,没有离开叙国领土的意思。

    最终叙国忍无可忍,让刚刚平定伊德利卜的哈桑老虎部队挥师北上,直驱驻扎在叙国领土内的土国军队。

    哈桑的老虎部队,在靠近土国驻军之时,让空军携带6枚温压弹,投入土国在叙国境内的驻扎地,再以装备智能机器人的恶魔小队和装备精良的银色骷髅营打头阵,横推而过。

    仅仅一天,土国驻扎在叙国领土内的军队,死亡1300名士兵,坦克装甲车损失82辆坦克装甲车,代价惨重,最终狼狈而逃,退回土国边境。

    而后哈桑带领银色骷髅营和战争机器人小队,空降叙国西南部,有着收复戈兰高地的打算。

    消息传出,以国立刻停止对叙国的轰炸和骚扰,进入全面的战备状态,如临大敌。

    叙国战局变幻的消息传出,让全球震撼。

    如今叙国有战争机器人和智能装备作为底牌,虽然制空力欠缺,但地面部队的战斗力,已经到了恐怖的阶段。

    土国报复无门,上告联合国,要求联合国商量决议,对叙国进行制裁。

    世界大国博弈的舞台,也从叙国战场,转向联合国大会的舞台。

    除了土国求助联合国,要求制裁叙国,还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加上土国、以国、岛国和南韩等国家,草拟一份关于禁止战争机器人进入战场的协议,也提交安理会,美其名曰:为了避免人类遭受智能机器人的危机,毁灭人类。

    最终,两份协议都没有通过。

    土国提出的制裁要求,被联合国毫不留情得否决。

    因为叙国公开警告过非法进入叙国领土的军队,只是土国没放在心上。土国入侵叙国领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叙国拥有自卫权。

    得到这个决议结果,土国吞下一个哑巴亏,对叙国只能色厉内荏。

    而西方集团关于禁止战争机器人进入战场的协议,被安理会的东方大国一票否决,直接夭折。

    ……

    中情局总部。

    琳娜在进行秘密会议。

    叙国战场上的变幻,战争机器人出现,帮助叙国军队赢下战争,稳定叙国国内的状况,这已经威胁到他们的全球战略。

    至于对付战争机器人和叙国军队,不用他们来担心,五角大楼会有人负责,能不能成,她也不知道。

    中情局此次会议的目的,是确定对付陈默和行军蚁集团的计划。

    叙国内战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行军蚁集团技术的胜利,智能武器和战争机器人,拿下内战胜利最大的功劳。

    现在的行军蚁集团,拥有的可怕技术,已经让华夏尖端科技领域遥遥领先,战争机器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世界上的一些媒体和评论,已经开始承认华夏的领先地位。

    他们如今算是一个走下坡路的帝国,破旧的大厦和体系,随时可能崩塌。

    得到陈默,得到行军蚁集团的尖端技术,他们才有机会重新回到世界科技领先的位置。

    但想要盗取行军蚁集团的技术,目前不可能。

    这些年,中情局先后派遣40多名顶尖特工人员进入滨海市,然而,全都一起不复返,杳无音信,有些特工甚至刚踏上华夏的土地,就失去联系。

    对行军蚁集团的渗透,他们从未停止过,通过策反行军蚁集团的内部员工作为耳目,有成功过,但那些被策反的员工没多久就会被辞退,他们所有的努力都白费。

    行军蚁集团是他们工作中遇到的最难啃的骨头。

    “现在行军蚁集团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帝国,它的影响盘根错节,领衔着华夏尖端技术的发展,靠外力已经无法威胁到它的地位。想瓦解这个商业帝国,只能从内部动手,像当年苏联一样。”

    说话的是麦隆,一个近60岁的老男人,长得并不出众,普普通通,但他在中情局的地位特殊,是‘华盛顿之手’的小组负责人

    ‘华盛顿之手’始于冷战时期,专门为瓦解苏联而成立。

    刚进入中情局时,麦隆就进入华盛顿之手参与过瓦解苏联的计划,也多次参与引导舆论,让一些国家陷入混乱和内战,以谋求达到他们的目的。

    以这种手段达到目的,是最方便最廉价的。

    现在的他,是‘华盛顿之手’的负责人。

    这次他的计划对象,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家高科技公司。

    在他的履历生涯中,瓦解一个公司还是第一次,但他却对此非常感兴趣。行军蚁集团若单独拎出来,绝对能堪比一个很多国家。

    “怎么做?”

    “我们先说说行军蚁集团内部的优势,想要彻底瓦解一个组织,就必须从他们最强大的方面入手。”

    麦隆不急不缓点开电脑中的PPT。

    “行军蚁集团最大的优势,就是陈默,而我们这次计划的目的,就是毁掉陈默或者让陈默叛出华夏,为我们所用。

    接着是行军蚁集团的第二大优势,一个稳定团结的管理层。这个管理团队,管理着行军蚁集团大小所有事物,正是这个团结的管理团队,才让陈默言出法随,以最快的速度,来准备他要研究的材料和事务。行军蚁恐怖的工作效率,就是因为有这个管理团队领头。

    以上是行军蚁集团最强大的两个方面的优势,也是行军蚁集团强大的基石,瓦解其中一个,行军蚁集团这个商业帝国,将会进入衰退甚至分崩离析。”

    麦隆的话,让场上的人员纷纷点头。

    “基于这个方向,我们制定了两个计划。第一个,利用华夏国内的‘喷子’。搞臭陈默的名声,让他憎恨自己国家的环境现状,甚至离开华夏,移民他国。”

    “喷子是什么?我们的间谍?”

    “不不不,那是一群有意思的人,全世界都有,但华夏人口多,所以华夏特别多。”

    “有意思的人?”

    “对,就是一群闲得蛋疼的人,这种人喜欢将对现实的仇恨和不满在网络上宣泄,容易被情绪控制,所以很容易被利用。”

    麦隆笑了笑,转而说道。

    “至于另一个计划,就是瓦解行军蚁集团的管理层,而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从赵敏入手,赵敏是行军蚁管理层最核心的人物。”

    麦隆敲了敲PPT上显示的赵敏的图片和基本资料。

    “她单身,计划是将她泡到手吗?”

    一名中情局高层看到资料,戏谑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轻笑。

    “你的想法是不错,她现在算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也是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的决策,就是行军蚁集团的决策。

    你能泡到她,明天就能坐私人飞机去迪拜吃黄金冰淇淋,天天坐黄金马桶都行。当然,也有可能被陈默抓到你,将你剁碎丢海里喂鱼。”

    麦隆也笑了笑,转而认真说道。

    “陈默身边,有三个女人。这三个女人,对陈默帮助最大,管理着他最重要的三个地方。他的妻子何小渔,负责家庭和他的生活起居;赵敏管理整个行军蚁集团的大小事务;至于陈默身边那个神秘的助手墨女,传言负责行军蚁集团的大脑:一号区域。”

    从行军蚁集团员工的一些对外言论和花边新闻中,他们能得到不少信息。

    墨女的话代表陈默的话,传言墨女拥有行军蚁集团的最高权限,能调取行军蚁集团任何等级的技术资料,那是连赵敏都没有的权限。

    “我们为什么不从这个墨女入手?”一名高层问道。

    “因为她是陈默的影子。”

    他们将所有关于陈默的消息,能查到的事,全部查了一遍,才得到毕竟详细的信息。

    “资料显示,从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陈默身边开始,就没有离开过陈默半步,形影不离。陈默外出的场合,都有她的身影,甚至和陈默住在一起,而我们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背景信息。”

    “这么漂亮,还住在一起,陈默的老婆不反对?”

    “不反对,传言两人的关系还非常好,情同姐妹。”

    “有钱真好。”

    一名高层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

    “我也这么认为的。”

    麦隆也笑了笑。

    他们调查过,关于这个墨女的家庭,身份背景等所有资料,一片空白,找不到任何痕迹,只有一个名字,不排除是华夏官方派遣到陈默身边的,所有才没有选择墨女。

    “我们知道,赵敏和陈默关系亲密,是陈默最信任的人之一。两人关系具体到了什么的地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女人都喜欢吃醋,这是每个女人的弱点,特别是对自己喜欢的人。

    我们可以制造赵敏和陈默的绯闻,让小渔怀疑他们的关系,离间赵敏和何小渔。陈默后院起火,家庭和公司两头出问题。

    一旦赵敏迫于压力离开,行军蚁集团的管理层必定人心不齐,陈默和何小渔的感情也会出现裂痕,我们就有很大的操作空间,从而瓦解行军蚁集团高层,让他们分裂行军蚁集团。

    而若是陈默和何小渔离婚,何小渔就能分走陈默的财富和行军蚁集团的股权,行军蚁集团的股权旁落,也存在操控的空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