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陈默坐在沙发上,小渔靠在他怀里,安静看着电影。

    墨女也换了睡衣坐在沙发上,小无双在陈默和墨女之间,正和墨女津津有味地堆着积木玩具,还有陈默专门给小姑娘制作的小机器人玩具。

    “有心事?是不是因为网络上的事?”小渔开口问。

    “嗯,我在想该怎么跟你解释?”陈默轻轻抚了抚她的小肚子。

    小渔用手搭在陈默的手上,摇头。

    “不用,那些照片一看就是假的,你的身体我天天看,一眼就能认出来。你看起来不壮,但脱掉衣服,肌肉线条很完美。照片的男的,虽然光线昏暗,但能看出身体太弱了。穿上衣服可能更像你,但脱衣服就露馅了。我老公,我还是能认得出的。

    赵敏姐这里有一个指甲大小的红痣胎记,照片的那个女的没有。在外人看来,那是你们两人,但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不是你,也不是赵敏姐。”

    小渔点了点自己的左胸侧到腋间的位置。

    “你怎么知道赵敏有个红色胎记?”

    “很奇怪吗?我和赵敏姐逛街试衣服、泡温泉、游泳的时候都见过,你不是也见过吗?”小渔抬头,似笑非笑看着陈默。

    “……”

    陈默摸了摸鼻子,上次赵敏感染病毒,他给赵敏检查身体时看到过,而且赵敏有时候会过来别墅和小渔游泳,穿着泳衣时他也见过。

    “我看了那些新闻下面的评论,发现很多评论,都在挑拨我和赵敏姐的关系,感觉有人在故意引导。”小渔并没有选择在刚才的话题上停留,幽幽说道。

    “挺聪明的,不笨啊。”陈默揉了揉小渔的小肚子。

    “我才不笨,就是嫁给你,被外人比较,显得我笨而已。”

    小渔享受着陈默的揉抚。

    “我感觉这是针对你的,或者说是针对公司的。我和赵敏姐,对你都是很重要的人,一个照顾家庭,一个管理公司。如果我和赵敏姐闹僵,你就后院起火了。

    我闹起来,和赵敏姐撕破脸,逼她离开公司,公司就人心涣散。或者我们离婚,这个家就没了。无论哪种,最痛苦的都是你。”

    陈默心头一暖。

    发生这种事,只要小渔稍有点怀疑,闹起来,他现在都会很为难。

    小渔对他无条件的信任,才会如此平静。

    他知道躺在他怀里的女人,兰心蕙质,很多事情看得比谁都清楚,只是这个傻女人非常懂事,这也是他一直这么宠她的原因。

    外人以为小渔是一个花瓶,也只有陈默知道,她自己默默承受很多。

    有她在家里,才让他能放心全身心投入工作中。

    轻轻拢了拢小渔的头发,陈默在她唇边吻了一下。

    “无双看着呢。”小渔急忙推开陈默,又甜又羞,也感觉到陈默的宠溺,非常欣喜。

    “耙耙妈妈,我也要亲亲。”

    小无双睁着玲珑的大眼睛,撒娇的声音,让两人都笑起来。

    “好,让墨女姨给你亲亲,然后爸爸妈妈给你亲亲。”小渔摸了摸小无双的脑袋笑道。

    小姑娘每人亲了一口,然后又高兴地耍起手中的玩具。

    “这件事,你放心去处理就行,不用担心我会怎样,也不用担心家里。家里长辈这边,我会和他们解释。你也不用刻意避嫌与赵敏姐疏远,不然策划这件事的人,就得偿所愿了。”小渔说道。

    “嗯,知道了。”

    陈默抱着小渔的手紧了紧,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有着默契,趁无双不注意,又在小渔脸上亲了一下。

    有小渔的这些话,陈默也丢掉那些乱七八糟的烦恼,抱住小渔,叫停正在玩着玩具的小无双:“无双,我和妈妈玩挠痒痒的游戏,你要不要玩?”

    “要,耶。”小无双立刻丢掉手中的玩具,朝小渔扑了过来。

    “墨女也过来。”

    “无双,别碰那里,哈哈哈…老公哈哈哈…饶命啊……”

    大厅内闹成一团,笑声不断,外面的夜色也渐渐深。

    关于陈默和赵敏的‘**’事件,网络上已经越闹越大。事关华夏最具传奇性的两个代表人物,这个话题天生自带吸引目光的属性。

    短短几天内,各种传谣层出不穷。

    苟伟遭遇死亡威胁!

    苟伟被娱乐圈和各大平台封杀。

    紧接着,又传出赵敏和小渔关系不和的新闻。

    然后又传出陈默离婚的新闻。

    “听说陈默要离婚,行军蚁集团内现在闹成一团。”

    “我一位行军蚁集团工作的朋友说,他们老板和老板娘,正在闹着离婚协议的财产分割问题。听说,他们结婚没有婚前财产协议,这次离婚,何小渔能分到行军蚁集团25%的股份和超过2000亿现金,这将是史上最贵的离婚案。”

    “这就是嫁入豪门的好处,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天天想着嫁入豪门。一离婚就能拿到别人奋斗十辈子都拿不到的财富。”

    “我听说的版本是何小渔逼赵敏离开行军蚁集团,现在行军蚁集团内部人心涣散,何小渔准备入主行军蚁集团,接替赵敏的位置。”

    “……”

    自媒体,一些娱乐平台,媒体公司为了赚取眼球和流量,纷纷过来蹭热度,各种传言说的有板有眼,行军蚁集团却一反常态,没有任何声音,甚至连辟谣的声明都没有。

    而行军蚁集团沉默的态度,也让一些网络水军,开始攻击行军蚁集团做贼心虚。

    中情局总部,华盛顿之手小组的会议室。

    麦隆为首,其他小组成员都稳坐其中。

    会议室内,不能带手机,也没有网络,只有一台断网的电脑和投影仪。

    他们就是做绝密工作的,一些东西,用传统的方式,比现在的新兴方式更为安全保密。

    关于陈默的新闻走向,他们在引导,网络上是最容易活动的场所,哪怕华夏人发现蛛丝马迹,也很难抓到人,更没有证据来曝光他们。

    利用华夏网络喷子的心里,他们只需要负责引导,曝光一些东西,其他的事情,网络喷子会自己帮他们闹大,甚至不用他们下场。

    “要不要再加一把火?”一名探员开口。

    “我觉得可以再加一把火,对付一家公司而已,直接一点。华夏那些喷子,太好利用了,给他们一根火柴,他们能烧掉一片森林。”旁边的探员笑了笑。

    在网络上操控人心这种事,是他们最喜欢的事,看到那些网民,媒体平台跟着他们的节奏走,他们就非常有成就感。

    其他探员也纷纷点头。

    现在他们对付的是一家公司,并不是一个国家组织,并不需要很复杂的程序。

    “现在陈默的妻子和他闹起来了吗?或者是赵敏有离开公司的意思?我们的计划的核心效果如何?”麦隆开口。

    其他探员纷纷一愣,面面相觑。

    自从谣言起来后,陈默和赵敏至今没有公开露面,只是行军蚁集团的公关部门发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声明。

    媒体传言陈默离婚,那也只是传言。

    到现在,他们中情局的人,都没有关于陈默的任何消息,陈默、何小渔、赵敏都没有公开露面,他们甚至连判断的依据都没有。

    进入滨海市的特工,大多数失踪了,他们在滨海市的情报人员少之又少。

    而且行军蚁集团内部高层,并没有他们的情报人员。

    华盛顿之手能弄垮苏联这种庞然大物,主要是间谍能接触苏联核心高层,利用他们内部的矛盾和困境问题,才让苏联瓦解,分崩离析。

    策划其他国家分裂,都是利用同样的手段。

    现在面对的是行军蚁集团,这是一家公司,高层是铁板一块,并没有大矛盾和困境。

    他们的间谍人员一买通行军蚁内部的人员,那个人在不久之后就会被炒鱿鱼。而且进入滨海市的特工,总会莫名其妙失踪。

    所以现在在行军蚁集团内部,他们什么眼线都没有。

    想要通过电话,电脑监听行军蚁的高层,更不可能。

    行军蚁集团网络的安全系数,是全球最高的,给他们几年时间,都未必能破解,哪怕他们是敌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他们通过手段,希望以此来制造行军蚁集团的内部矛盾。

    现在他们的计划实施,却遭遇困难。

    本以为,陈默或者赵敏,亦或是何小渔出来辟谣,根据他们的状态,表情,从心理学,行为上能分析他们取得的效果。

    结果,计划最核心的三个人,集体消失在公众视野。

    任由外面的谣言满天飞,都没有露面澄清的意思。

    现在他们计划取什么效果,暂时也不知道。所以他们现在的计划,看似很成功,但具体效果他们却不清楚。

    “那就在增加一点力度吧。”见众人没开口,麦隆敲定。

    打铁趁热。

    三天后,一条消息传出,因为曝光**事件压力过大,在泰国旅行度假的苟伟,在海里游泳时溺水身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