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伟之死,在世界上激起轩然大波。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几乎所有媒体一致将矛头指向行军蚁集团的陈默。

    五天过去,在全球媒体的关注下,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初步调查,华夏公民苟伟死于意外溺水,暂时没发现与他杀有关。

    这个时候苟伟非正常死亡,无疑给阴谋论者很大的想象空间,事情肯定不是外人想的那么简单。

    “刚刚被死亡威胁,现在彻底死了,意外死亡?谁信?拍电影都可以了。现在这个社会,职业杀手想不留痕迹杀死一个人太简单了。”

    “这件事若说和行军蚁没关系,打死我都不信,果然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连警察都不敢调查。”

    “某人的丑事被戳破,完美化身的形象崩塌,瞬间变成渣男,衣冠禽兽,现在苟伟被报复,不是很正常吗?”

    “应该将陈默抓起来调查。”

    “法律就是保护有钱人的,醒醒吧,同志们。”

    “这个世界很危险。”

    “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第二个瓜很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话真的不能乱说。”

    各种阴谋论满天飞,即便行军蚁集团辟谣,依然遭遇来自世界各地铺天盖地的谩骂,而在国内尤其严重。

    然而行军蚁集团却一反常态,没有太强硬的公关。

    在一些仇富心理的作用下,各种角度的言论,几乎信手拈来。

    除了在网络上嘲讽,一些人甚至在现实中嘲讽。

    在行军蚁公司工作的员工,这段时间,都在自己的朋友圈内被调侃,或者是被或明或暗地嘲讽。

    加上一些记者的围堵采访,让行军蚁集团的员工倍感压力。

    少数几个员工,甚至受不了这种环境,辞职离开。

    “总裁,真的不需要公关声明吗?这样下去,恐怕外面的人,会将事情推到我们头上。”李怀声音有些担忧。

    苟伟死亡,他们有最大的嫌疑。

    但事情太过简单,苟伟死掉,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会想着这是一场阴谋。

    但网友这种生物,很多都不用脑子思考的,从众跟风,加上一些生活不如意的仇富心理,他们自然成为宣泄对象。

    如今的局面,众多矛头都指向他们,网路上全是抹黑他们的言论,继续下去,他们的企业形象都会损毁。

    “不用,现在出面澄清,说什么都是错的。就算不错,也会有人往错的方面想。很多人已经先入为主了,叫不醒。你联系律师,准备打官司就行了。”赵敏说道。

    从来没人能治一治那些在网络上嘴贱的人,他们不介意用这次机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生活。

    “真要起诉那些人?”李怀说道。

    “总要为自己的嘴贱负责的,一次次的放任,让他们变得肆无忌惮。很多人在网络上过过嘴瘾,事后就选择性忘记,以为网络是法外之地,我们帮他们好好回忆。”赵敏说道。

    “近千人,分布在全国各地,请律师的费用要不少,而且很麻烦。”

    “不惜代价,花费再多律师费,也给得起,如果因为麻烦,就什么都不做,他们只会更猖狂,这次一劳永逸。”

    赵敏声音发寒。

    从行军蚁公司成立没多久,网络暴力一直持续到现在。

    他们一直都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来看待,只要公司有技术,外人怎么黑都无所谓。

    所以他们宽容一次又一次。

    但她这次生气了。

    照片的事憋了一股气,现在网络水军又来挑战她的忍耐,现在发酵的事,已经触及他们的底线。

    为了准备这次起诉,赵敏让墨女通过网络收集那些造谣的信息,交给法务团队。

    同时在警方备案,也对各大网络平台,媒体平台要了那些造谣传谣,诽谤,人身攻击的水军的个人身份信息。

    参与造谣传谣,诽谤的人,严重的近千人,一些擦边的不计其数,触目惊心。

    必须要杀到这些鸡,让那些猴子看看嘴贱的下场。

    等这场风波一过,他们就秋后算账。

    凤凰山,飞蚁航天中心,陈默正在这里关注着空天飞机的制造进展。

    这段时间,外面铺天盖地的新闻,谣言漫天,陈默没有对外露面,一直在这个刚刚全面投入使用的航天中心的研究所内。

    公司总部大门被各路记者围堵,他也不方便过去。

    从**事件曝光,到各种谣言,再到如今的苟伟身亡,他一直保持沉默,并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做。

    如果不是小渔能分辨那些照片的真假,真让背后策划的人达到目的,现在他肯定有不少的烦恼。

    照片出现后,他让墨女监利用网络空间,全球通讯系统,监控有可能参与这件事的人,特别是和他敌对的人。

    生活在这个时代,除非是原始人,否则都会或多或少涉及到通讯和网络。

    这些天的密切监控,墨女还是发现一些线索。

    “默哥,已经确定,是中情局做的。”

    “又是那群人,阴魂不散。”

    陈默眉心拧在一起,虽然手上掌握的线索,并那些东西不足以作为证据。

    不过,知道谁是幕后黑手就够了。

    自行军蚁崛起以来,中情局一直都在打他的主意,奈何他现在也不好明目张胆除掉对方,只能一次次被动,见招拆招。

    上次对中情局的破坏,对方也不知道是他所为,现在缓过劲来,又来找他麻烦。

    “知道负责针对我计划的高层是谁吗?”陈默问道。

    “这个叫麦隆的人。从这段时间,墨女发现一些网络特工在暗示引导舆论。结合他们的通讯信息,电子设备的信息。

    苟伟死亡前和死亡后,在泰国的中情局探员通过卫星通讯的秘密信道,有联系中情局总部。确定是中情局所为。最后结合所掌握的信息分析,他最大可能就是负责此次计划的人。”

    墨女将麦隆的信息投影到屏幕上,都是一些基本资料,家庭住址,年龄生日,配偶子女之类的,之后的资料就是各种伪造的身份资料。

    作为一名资深特工,曾经用过一些假身份是正常,其他并没有特殊的东西,也不知道对方参与什么秘密事件。

    上次冒充小丑组织盗取一些间谍资料后,对方现在所有的秘密资料,都是在独立的服务器中保存,普通办公电脑,有用的信息也有限。

    “他现在在哪里?”

    “在兰利。”墨女当即放出卫星地图。

    “时刻盯着他。”

    陈默想了想,感觉还不够。

    “既然他们不想让我好过,我也给他们送一份大礼吧,互相伤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