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网络安全办公室,穿着藏青色衬衫,留着一些胡渣子的丹尼斯坐在办公室内。

    自从上两次小丑组织入侵中情局后,他们意识到网络安全更加严重。

    智能防火墙势在必行。

    从岛国得到小丑病毒的源代码后,国家网络安全部门组织了一次集训,抽调全国网络安全部门的精英,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进入里面开发智能防火墙。

    几年的学校,有不小的成就,至少现在中情局的防火圈,已经是智能防火墙,安全性大大提升。

    喝了口咖啡,丹尼斯就坐在位置上,时不时检查一遍中情局的网络。

    忽然,计算机的屏幕开始跳动起来。

    “警报,服务器被入侵。”

    防火墙的智能系统响起的警报声,让办公室内一些无所事事,正在打盹的探员瞬间清醒,睡意全无。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

    丹尼斯看到被入侵的警报,满脸呆滞。

    入侵他们的服务器,需要经过多层防火墙,只要被攻击,就会响起警报,但现在对方已经侵入,才出现警报。

    他不得不怀疑,攻击的人,可能利用系统漏洞,来瞒过他们的智能防火墙系统。

    下一秒,看到计算机屏幕黑掉,丹尼斯张大嘴巴,如遭雷殛。

    ……

    “行军蚁集团什么反应?”麦隆听完手下探员的汇报之后,开始思索。

    负责情报的霍姆心情也很不错。

    “我们让记者在滨海市关注行军蚁集团的反应,但行军蚁集团到现在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公关部辟谣,就什么都没说,高层也没有露面。

    我们的情报人员得知,他们的法务部正在华夏各个城市联系律师,聘请的律师事务所,多达八十多家。这么大规模的聘请律师,是准备起诉那些造谣传谣的网民。”

    “找不到正主,只能拿那些小虾米开刀,行军蚁集团好像也就那么点出息了。”另一位探员笑道。

    说起这个,会议室内所有探员脸上都多了几分笑容。

    他们操控整件事的走向,现在行军蚁集团的名声受损,外部遭受网络暴力,内部人心惶惶。

    现在行军蚁集团核心高层是最后一根稻草。

    一旦陈默、赵敏和何小渔出现分歧,行军蚁集团将会面临分裂的危险。

    陈默和何小渔离婚,行军蚁集团的部分股权就有可能旁落;或者赵敏离职,一众高层人心不齐,他们也有机可乘。

    只要想办法买通行军蚁集团的高层,或者控制陈默,行军蚁集团的技术,就有可能落到他们口袋,就算不多,能得到一部分也能收获不小。

    行军蚁集团的存在,对他们的国家而言,始终是一个威胁。

    “行军蚁集团必须分裂,或者陈默离开华夏。”麦隆双目闪过坚定的神采:“这对我们国家,很重要。行军蚁集团带领整个华夏的科技腾飞,威胁太大,无论用什么办法,他们都要分裂,或者那些技术控制在我们手里。”

    众人屏息凝神,等待下文。

    “我们现在无法确定陈默、赵敏和何小渔的状态,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逼陈默离开华夏。陈默才是行军蚁集团真正的根基。”

    “有没有办法,让华夏官方和行军蚁集团闹翻?只要那双方闹翻,陈默在华夏就举步维艰,他就不得不离开。”

    “恐怕很难,据我们得知的消息,华夏官方处处维护着行军蚁集团。”

    “那就让人找机会将那段录音交个华夏官方。”

    麦隆冷笑。

    叩叩叩!!!

    麦隆刚说完,会议室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一名女探员快步进入会议室,脸色不太好看:“会议室的计算机不要联网,整个总部的计算机,已经全部被黑客毁了?”

    嘶……

    整个会议室内的探员,一脸懵逼。

    “这是第几次?这是第几次?这是第几次了?你们说。”琳娜脸色黑得像几十年没洗过的锅底,几乎渗出墨汁来,每一句话都是吼出来的。

    “我们总部的网络,被你们管理成酒店了吗?随随便便别人进进出出了?”

    又是服务器被黑,又是被黑。

    这次不是盗取资料,而是整个总部大楼联网的计算机,全部烧毁。

    这是她在任以来,第三次被黑客得手。

    “雇你们有什么用?你们不是顶尖高手吗?不是顶尖的网络安全人员吗?你们的顶尖就是一次次被人踩着脸抽?我们的脸面,都被你们毁得差不多了,你们还要我怎样?要怎样啊?过两天好了又被黑一次?让这里成为骇客的游乐场还是封神榜?”

    琳娜将碍着手的鼠标拔出来,狠狠砸在地上。

    如果不发泄,她要被气到脑溢血。

    网络安全办公室内,每个人都将头埋在胸口,噤若寒蝉,又羞愧难当。

    “局长。”琳娜的助理走过来,小心翼翼开口。

    “什么事?说。”琳娜的火气还没散去,让场上的人全都吓得抖了抖。

    “华盛顿的人员传来消息,五角大楼也遭到攻击,他们联网的计算机,也被病毒毁了。”助理吞了吞口水开口。

    场上的探员冷汗直流。

    咔嚓……

    在空气安静时,大楼所有的灯光随之熄灭,备用电力自动启动,才再次恢复供电。

    “这又是怎么回事?”琳娜的声音带着无力,坐上这个位置以来,她就诸事不顺,此时已经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没多久,一名工作人员才传来消息。

    兰利的供电系统被黑了。

    琳娜两眼一黑,深吸一口气,差点昏过去:“给我找,不惜任何代价,找出那个该死的凶手。我要剥了他的皮,抽他的筋。”

    琳娜像一头欲择人而食的母老虎。

    中情局和五角大楼,他们国家最强大的两个机构,计算机全部遭殃。新研发的智能防火墙,在那位神秘的骇客面前,如同纸糊般脆弱。

    这种骇客技术,完全可以扰乱一个国家的秩序,让人不寒而栗。

    上次小丑事件后,他们所有的秘密资料,无论何种级别的,全部保存到独立的服务器中,这次计算机被毁,虽然没有重要的资料,但普通的文件数据全部丢失,都足够他们花费不少精力去重新整理。

    这种入侵,就是在打他们的脸,而且是狠狠地打。

    以前还有小丑组织这个线索,这次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全员封口保密,这件事对外宣称,是机器故障造成的,计算机破旧,要更新换代,换一批新计算机进来。”

    “局长,华盛顿那里来电话。”

    助手跑过来通知,让琳娜脸色更加不好。

    “现在立刻给我找。”

    回到办公室,看到桌子上的电话,深吸一口气才接起来,刚才她骂别人,现在要做好被骂的准备了。

    “总统先生。”

    “废物,整个中情局都这么无没用吗?你上位以来,有没有做过一件让人满意的事,你还嫌丢脸丢的不够?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了?你自己说。你要是无能,就和我说,别留着钉在耻辱柱上。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找到那个骇客。”

    该死。

    琳娜敢怒不敢言,脸当即又变得阴黑,但这些话只能吞在肚子里。

    如果现在辞职,她就真的成为中情局最耻辱的一任局长,高傲如她,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再过一段时间,任期就要结束,举行总统大选,新老交替,熬过这段时间,也能体面一点。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现在的动作,只是陈默收的一点利息,来自陈默的报复,还没有结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