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小渔转醒,睁开眼就看到熟悉的脸。

    昨晚积累的担忧,烟消云散。

    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房间,不见墨女的身影,才轻轻吐口气,捏了捏陈默的耳朵,‘恶狠狠’的模样嘀咕着细语,有些调皮,眼神又无比温柔与宠溺。

    她是凌晨才睡着,那时候陈默还没回来,肯定是更晚回来的。

    生怕吵醒还在沉睡中的陈默,小渔蹑手蹑脚下床,看了看时间,简单洗漱后,就急忙离开房间。

    “小渔姐,无双说想喝牛奶,我就给她煮了。”

    墨女在厨房里,见小渔出来,微笑喊了声,将微波炉的热牛奶端出来。

    “嗯,老公几点回来的?”

    “默哥凌晨四点五十分才回到家。”

    “早餐我来做,你去陪无双玩耍。”小渔接手厨房的事务。

    家里的早餐和晚餐,一般都是小渔亲力亲为,偶尔身体不舒服,墨女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这样才有一种家的温馨。

    一个半小时后,一桌丰盛的早餐就准备完毕。

    比往常多了几个不同的早点。

    而小无双已经安坐在饭桌上,拿着勺子,在墨女的看护下津津有味吃着,小嘴巴都有点鼓鼓的,根本停不下来。

    准备好早餐,小渔就让打开电视的新闻。

    陈默每天都有看新闻的习惯,以便知道世界发生的时事,久而久之,小渔也会跟着看。

    “欢迎收看凤凰早间新闻,华盛顿时间17日中午12点46分,一架从里士满飞往华盛顿的小型客机,失联近半个小时后撞山坠毁。目前为止,已经确认,包括机组人员在内,共23人死亡,2人失踪。死者身份和失踪人员身份,均没有对外公布。

    有消息称,这架飞机是中情局的专机,乘客均为中情局高官和工作人员,中情局局长很可能在飞机上。到现在为止,华盛顿方面目前还没有给出回复,中情局的官员也拒绝接受记者采访,目前飞机失事的原因正在调查。”

    “下面播放一则消息,今日凌晨0点46分,从里士满飞往华盛顿坠毁的飞机,黑匣子已被找到,据了解,黑匣子损毁严重,调查人员正在尝试修复,能否得到飞机坠毁前的数据,暂时未知。”

    “……”

    铺天盖地的新闻。

    小渔看目光有些发呆,本来轻松的笑容也收敛一些,变得心不在焉,似乎在想着什么,变得心事重重。

    “怎么啦?”

    陈默从房间出来,看到正在发呆的小渔,上前问道。

    小渔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摇摇头,看了看新闻,没有问出来:“没事,吃早餐吧。”

    陈默看了一眼新闻的内容,立刻了然。

    以小渔对他的了解,或许已经猜到些什么。虽然没问,但两人在一起生活那么久,对方的那点心事和想法,都有默契。

    这件事,如果小渔什么都不知道,他不会说,现在小渔发现一些端倪,他也不会隐瞒。

    “是不是想知道我昨晚去干嘛了?”

    小渔摇摇头:“不想知道,去跟哪个女人偷情也别告诉我,昨晚说你不许进房间,你还厚着脸皮进来,还把墨女赶走。”

    “和你想到的你一样,是我做的。”陈默轻轻搂住小渔,自然知道她在刻意转移话题。

    这一句话,让小渔身体颤抖起来,咬着嘴唇,极力控制自己,但根本控制不住。她昨晚的感觉是对的,陈默就是出去做危险的事情。

    如今发生这么大事,想想就后怕,如果有个万一,这个家就毁了。

    陈默能清晰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手脚冰凉。

    许久后,小渔颤抖的身体才舒缓一些的,直接依在怀里,宛若粘人的小猫,对陈默的怀抱异常眷恋。

    “我有点后怕,最近发生的事,和他们有关吗?”

    既然能猜到一丝端倪,小渔自然能联想到一些信息。

    “不仅这次,还有你中枪,我们被袭击的事,都和他们有关。以前没有能力,只能网络攻击报复,但现在又来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以后安定的日子都没有,无奈出此下策。是不是感觉我很恐怖,杀了那么多人?”陈默自嘲说道。

    “才不恐怖,以后不许说这种丧气话。”小渔有些不高兴:“你是我男人,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你,相信你。”

    小渔则有些心酸,也有些心疼抱着她的男人,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她知道这个男人承受很多她未知的压力,而她却什么都帮不了。

    小渔的话,让陈默心头一暖。

    “爸爸妈妈,吃饭了,要凉了。”小无双打破两人的气氛,拿着小勺子,一脸天真喊着,打断两人。

    “好,吃早餐。”

    陈默轻轻拍拍小渔,牵着她在饭桌上坐下。

    “妈妈做的早餐好不好吃?”

    “可好吃了,爸爸也吃。”小无双伸手抓起一个糕点,喂给陈默:“还有墨姨给我煮的牛奶。”

    餐桌上,两人再没有提刚才话题,陈默和无双这对父女在对话,那个早点最好吃,而小渔在一旁看着陈默,目光中都带着柔光和满足的微笑。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她世界中心。

    ……

    “美国的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陈默刚来到公司,就被赵敏上门,神色有些沉重,连说话的声音都可以压低。

    昨天她和陈默聊了关于最近被抹黑的事,问陈默幕后黑手,陈默说明天就知道答案。

    结果今天早上起来,一场国际大新闻。

    专机坠毁,中情局高官死亡。

    这个消息将她都吓一大跳,急急忙忙过来公司,找到陈默就开问。

    “是我做的。”陈默没有否认。

    “你还真敢承认。”赵敏倒吸口凉气,将震惊压在心头:“我们的事,幕后黑手是他们?”

    陈默点头:“这次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我拿到他们对付我的计划书,上面的手段,细节,包括照片,全部齐全。”

    陈默让墨女将文件打开,正是完整的计划。

    “这些王八蛋。”

    看到她和陈默的那些‘床照’,赵敏气就不打一处来。

    恢复冷静后,赵敏继续开口:“你做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吧?”

    “我昨晚出去,凌晨才回来,小渔看新闻猜到一些,我就告诉她了,没其他人知道,我又不傻,这种事可不是拿来炫耀的。”

    “知道就好。”得知幕后黑手被弄死,赵敏的心情莫名舒爽,脸上都带着笑容:“你连这种秘密都告诉我,万一有一天,我离开公司,你会不会杀我灭口?”

    “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不差这一个。”

    “我这辈子算是绑在你手里了,逃不掉的那种。”赵敏唉声叹气说道。

    “别闹了,说正事。他们的这份计划资料,我会想办法曝光,到时候外界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真的曝光,美国人不会怀疑到你头上?”

    “我和这件事相隔半个地球,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身上。况且我刻意弄了两名失踪人员,他们只会怀疑到失踪人员身上。怀疑他们内部出现叛徒了。总要澄清,还你一个清白的。”

    他得到的资料不仅只有他的计划,还有其他计划。故意制造叛逃的迹象,就是想让美国人调查那两名失踪人员,怎么也怀疑不到他身上。

    在外人的认知中,还没有人能在短短一夜之间,飞跃太平洋一个来回。

    “我可是立志当你小三的人,清不清白倒无所谓,其实我倒希望那些照片是真的,偏偏他们都是造谣。”赵敏语气有些可惜。

    陈默:“……”

    “这件事你小心一点,我和小渔倒不会说出去,你不要再跟其他任何人说,包括你的亲人。让人查到我们头上,我们都玩完。”

    赵敏转而严肃叮嘱。

    “变脸真快。”陈默对赵敏的变脸速度,有了一个新认识。

    听到陈默的嘀咕,赵敏白了他一眼。

    “姐姐最近被网络那些垃圾气得上火,我去准备,秋后算账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