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允许行军蚁集团对壤氧草进行小规模的试验种植。

    消息传开,再次引来生物学界激烈的争论。

    不少生物学家反对这个决定。

    生物学界主要担心这种新植物对地球生物圈界有着不可预知的风险,还有对自然界造成基因污染。

    然而,壤氧草经过国内的十所高校植物研究团队和生物研究所三年多的实验研究,有最权威,最全面的报告和实验数据。

    在研究报告和论文中,都有明确提到,壤氧草不会对生物系统造成生物入侵,也没有基因污染的风险。

    小部分的反对的声音,在这些结论面前,都不成立。

    而在一个星期后,不毛之地的沙漠和重污染土地上,看到第一批壤氧草成功存活时,生物学界对这种新植物物种的抗拒少了一些。

    借此,官方宣布,继续扩大壤氧草的试验种植规模,未来将持续扩大环保政策,增加治理沙漠的力度,治理被工业污染的土地。

    外界关注这次官方最大的环保政策时,一股妖风突然出现。

    在几个省份宣布核聚变发电站的选址地,出现一个传言,传言核聚变发电站有强烈的辐射,可以让人致癌。

    伴随着消息出现,还有一些福岛核电站泄漏,造成的生物畸形的照片和人类癌变的照片。

    消息和照片在核聚变发电站的选址地附近迅速传开。

    一传十,十传百。

    造成选址地当地不小的骚动。

    之后,两个省份的核聚变选址地附近的一群大妈大爷带头,带着锄头扁担,冲进核聚变发电站施工地阻挠施工,双发发生冲突,有人受伤。

    阻挠施工的消息落地不久,行军蚁集团一个线下店,也被几名核聚变发电站选址地附近的无业青年冲进来打砸,要求行军蚁集团停止在他们那里建设核聚变发电站,并与行军蚁的店员发生冲突,双方受伤,门店被砸毁价值上百万的设备和机器。

    消息曝光,引来一片哗然。

    “21世纪最可怕的是什么?是无知。”

    “这不是刁民,这是愚民了,愚蠢和无知,真是可悲。”

    “总感觉他们是被人操纵了,有些人眼红行军蚁集团赚那么多钱或者是不想核聚变发电站建设起来。”

    “看到这些新闻,我决定,我那孩子要是不好好读书,我打断他的腿,省的以后被人当提线木偶操控。”

    事件曝光后引来一片疯狂的吐槽。

    因为担心辐射而阻挠核聚变发电站施工,甚至打砸行军蚁集团的线下店,这种闹剧传出来,立刻成为一个大笑话。

    “受伤的员工怎么样了?”

    赵敏通过视频通话,询问事件的情况。

    “总裁,受伤的员工正在医院里治疗,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医生说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负责区域链的门店经理不敢隐瞒。他都没想到,赵敏会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员工的情况。

    “让他们安心养伤,所有的医药费,公司报销,养伤期间,工资奖金照常领,代我向他们问候。”

    “好的,总裁,我替他们谢谢您。”经理诚恳说道。

    “那些参与闹事的人呢?”

    “警方已经控制他们,他们说喝了酒,火气上头,一时脑热来砸店的,警方正在调查背后唆使他们的人。”经理如实说道。

    “有消息随时报上来。”

    挂断电话,赵敏还是很不爽。

    一群无知的愚民被人唆使,造成他们公司损失上百万,这是一场无妄之灾。

    虽然参与打砸闹事和传谣的人被抓,但幕后操控的人可没有找到。

    本来核聚变发电站的事,在壤氧草公布之后,关注度已经转移,这破事,又想将外界的关注拉回到核聚变发电站上。

    赵敏不会认为这是一场单纯的闹事事件。

    要闹事,早在立项确认选址的时候就闹了,到现在才在当地流传大规模消息和岛国福岛核电站泄漏的照片。

    发生这些新闻后,下面也传回一些消息,还有一些因为煤矿关闭而失业的工人,也想借机将事情闹大。

    背后的人意图很明显,就是不想轻易让他们摆脱麻烦。

    “让负责全息宠物冒险和行军蚁森林的团队,开始执行项目的计划。”冷静后,赵敏叫来蓝溪,将签好的文件给她。

    没有舆论关注,那就是一群跳梁小丑,兴不起风浪。

    将事情都布置后,赵敏才闲下来,点开旁边的智能音箱。

    “墨女,现在他有时间吗?”

    “默哥正在实验。”墨女说道。

    赵敏没问陈默在做什么实验,因为墨女不会泄露关于陈默的隐私和秘密信息,问了也白问,除非陈默让她知道,或者她过去一号楼,才会知道。

    不过现在公司的事情,她该知道的都知道。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全息通话才响起,一接通,陈默的全息影像出现在办公室的全息投影中。

    “你找我?”陈默问道。

    “你上次答应我的太空约会呢?算不算数?”看到陈默,赵敏的心情舒缓不少,开口调侃。

    “呃?”陈默笑了,戏谑说道:“我上次好像没答应你啊。”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赵敏眼神不善起来。

    看到赵敏不善的模样,陈默再次笑了:“逗你的,想上去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上太空很辛苦的。”

    “小渔也上去,有人陪我一起吃苦。”

    “你处理好事务,自由调配时间来进行太空训练,若是怕辛苦不想上去,我可以给你其他东西补偿。”

    “什么补偿都行吗?”

    “你看着来,我能做到就行。”

    “送我戒指行不行?”

    这个要求,让陈默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怕我被小渔打死,就选吧。”

    “开玩笑呢,这次放过你,作为得不到宠幸的小三,戒指以后再要。宇宙那么大,老娘要去看看,难得一次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陈默一脑门黑线,只能苦笑。

    “公司的麻烦,能应付吧?”

    “没多大事,一些被人唆使的村民,警方已经控制了,现在正在当地进行核聚变技术的科普活动,新闻也有科普。现在准备推广宠物冒险和行军蚁森林,只要事情的关注度被压下去,很快就会被揭过。”

    ……

    一号楼的实验室内,一个巨大的太空飞船模型悬浮着。

    这是神女号之后的第二种太空飞船,若按照原比例放大,它的体积比神女号要大一倍,是陈默作为建设月球基地所用的太空飞船。

    核聚变发电站投入使用,但氘氚燃料死贵死贵的,而且产量有限,所以氦-3的开发已经有必要。

    取回月壤后,陈默一直在多手准备着建设月球基地的事。

    除了这里的太空飞船设计,机器人实验室正在制造用于月球开发建设的机器人。

    随着月球的登陆器投放,陈默现在对月球的温度变化和环境恶劣程度,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现在唯一缺的,就是适合建设月球基地的地点。

    这件事急不来,陈默也只能安心等着月球投放的机器人和探测卫星送回消息。

    挂断赵敏的电话,休息完毕,陈默望着全息投影设计图开口:“墨女,我们继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