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团队分裂?山本崎要离开基地?

    得知这个消息,威廉非常惊讶。

    才刚刚确定人工智能团队内部疑似出现矛盾不久,现在出现分组,还要离开基地,可见其中的分歧显然不小。

    “山本那边有没有透露什么口风?”威廉对着电话问道。

    “没有,只是能看出来,他非常高兴。”

    “山本的团队离开基地,人工智能应该也会离开,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来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应该没问题吧,武士。”威廉说道。

    “我要先让人确定,人工智能的程序,会以怎样的方式离开基地。”电话那头冷冷开口。

    “交给你了,我会派人员去协助你完成任务,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可以不择手段。”威廉的声音中带着阴狠。

    ……

    “这次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拿到‘天照’。记住,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需要向我开枪,杀死我才能拿到它,也要毫不犹豫执行,它关系到我们国家能否再次成为超级大国,明白没有?”

    京都郊外一处别墅的地下室,巴斯神色凝重,声音低沉开口。

    “明白。”

    在巴斯面前站着的十二名大汉,压抑着声音开口,眼神中带着坚定。

    场上每一个人,都是经过魔鬼训练的阿尔法特种小队最精锐的队员,执行过各种战场和反恐任务,作战经验非常丰富。

    十二人都穿着普通的衣服,看起来和普通游客并没有区别。

    在他们面前,是各种枪支、火箭筒和炸弹,此外,还有几个小型的个人飞行器。这是他们动用这几十年来,潜伏在岛国的特工力量,才聚集进来的武器装备。

    “这次行动,除了我们,这几十年来,潜伏在岛国京都的所有特工人员,都会参与行动。他们会随时提供情报,我们的任务,是根据他们提供的情报,拿到‘天照’。

    行动的过程,必须全程听从我的指挥,这不是拍电影,你们也不是男主角,不要在行动中乱来。任务完成后,按照计划,将东西送离岛国,明白没有?”

    “明白。”十二人再次严肃开口。

    “熟悉你们的武器装备吧。”巴斯指了指地上的武器。

    中情局和克格勃,两方都在谋划着此次行动。

    一场暗中谋夺人工智能的计划,在同时进行着,看似平静的岛国京都,暗流涌动。

    ……

    “呕……”

    “呕……”

    陈默拍着小渔和赵敏的背,看着两人伏在垃圾桶边干呕,有些心疼。

    干呕两分钟,两人的不适才稍稍减退,靠在椅背上,大口喘气,额头都是冷汗。仔细看,两人的脸色已经惨白,看上去有些有气无力。

    前庭功能训练的旋转椅,让两人吃尽苦头。

    “要不就不训练了,我补偿你们,想要什么都行。”陈默给两人递了一条毛巾。

    太空中的情况,比坐在旋转椅上更进恐怖,让人感觉时刻倒挂着,完全没有方向感,而且是长时间持续的,非常难受。

    陈默还真怕两人吃不消。

    “不要。”

    “我也不要。”

    两人稍稍好转,直接拒绝陈默。

    “这么坚定。”陈默给两人倒来一杯水,让她们缓解缓解。

    “宇宙那么大,我们陪你去看看啊。”

    “呃?”

    两人的答案,让陈默顿时无语了。

    旁边的训练人员,听到这个答案,都笑而不语,不过都羡慕地看向陈默。

    休息五分钟,两人彻底缓过来,气色恢复不少。她们都使用过潜能药剂,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好,很快就调节过来。

    女人的韧性,果然不容小觑。

    两人没有放弃,陈默也只能任由她们。

    “默哥。”墨女开口。

    “你去做你的事吧。”小渔见墨女开口,也知道陈默有自己的事。

    “有什么事,直接联系我。”

    陈默叮嘱训练人员后,带着墨女离开训练室。

    张剑锋过来了。

    刚离开训练室,墨女就告诉陈默这个消息。

    张剑锋正在飞蚁航天中心等待,在他前面还放着一个保险箱。见陈默和墨女过来,当即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院士,好久不见。”张剑锋首先开口。

    “好久不见。”陈默看了一眼张剑锋眼前的箱子:“张院士这次是给我送好东西过来的?”

    “陈院士说笑了,这是艾特肯盆地的月壤和月岩,我们也成功了,给你送一些过来研究。虽然你已经有智海的月壤,但地质不同,说不定有些不同的。”

    张剑锋打开保险箱,里面正是真空瓶装着的月壤和月岩,大概五公斤左右。

    他们的登月计划是前段时间成功的,但那时候,核聚变技术沸沸扬扬,登月工程反而没有那么多关注度,但也是他们独立完成的,这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这意味着,嫦娥工程的第三部圆满成功。

    “那我就不客气。”陈默让墨女收下箱子:“张院士这次过来,还有其他事吧?”

    “这都被你发现了。”

    张剑锋干笑一声。

    “我来是想问问,你下次登月是什么时候?”

    “登月计划一直在进行。”陈默说道。

    前段时间,为了寻找熔洞,他一直在发射探测器和机器人,前前后后,有四十多个探测机器落到月球上.

    有神女号,现在他发射一次探测器的成本也就百万左右。

    “大动作,就是神女号有没有亲自登陆月球表面的计划。”张剑锋问道。

    “有,不过要过一段时间。”

    陈默没有隐瞒,熔洞隧道已经探测清楚,下一步,他准备发射工程机器前往月球,先行挖掘洞隧,打下建造基地的基础。

    “有具体时间吗?”

    “大概在我和小渔、赵敏上太空旅游回来以后。”

    “有准备做什么实验吗?”

    “智海边缘地带,发现一个古老的岩浆熔洞,环境已探明,我准备在那里建设月球基地,将工程机器送过去,顺便将氦-3提取的机器送过去,尝试提取氦-3。”

    陈默没有隐瞒。

    需要制造的月球工程机器已经完成。

    月球工程机器的技术,对掌握复杂机器设计的陈默而言,不值一提。制造材料更不是问题,所以从创业小项目拿到设计图给墨女后,短短几天,工程机器和氦-3的提取机就被打印出来。

    “嘶。”

    张剑锋瞪着眼睛,被惊到了。

    他没想到陈默不声不响中,登月计划已经到这一步。速度之快,堪称恐怖,不到半年,超越前人几十年的努力,现在已经开始执行月球基地和开发氦-3的计划了。

    不过想想陈默的发家轨迹,也释然。

    “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陈默问道。

    “我们想请你帮忙,如果神女号着陆月球,帮忙送一个生物实验舱和一名宇航员过去。”张剑锋说道。

    嫦娥工程第三部完成,第四步准备开始,有陈默这个天然的优势,他们不可能放着不用。

    “帮忙我倒是愿意,但出问题,责任我担不来。”

    陈默摊摊手。

    国家的宇航员,若是因为神女号登月出现问题,那责任就大了。

    “我们考虑过这个问题了,用我们自己的飞船,风险比用你的要大得多。这是探索,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全,宇航员决定参加训练上去那一刻,他们就考虑好这个问题。我们请你帮忙,风险责任由我们自己承担。”张剑锋说道。

    神女号已经多次进行太空旅行和太空发射任务,经过实践的检验,它的安全性毋庸置疑。

    当初看到空天飞机回去的路上,同行的技术专家说,陈默的空天飞机内的技术,至少领先世界五十年。

    他也听一位老友说,陈默出售给军方的空天飞机,被送到研究基地后,那些军方的科研人员看到空天飞机技术,集体兴奋到发疯,其中的离子发动机、紫晶石和多种新材料有多先进,不言而喻。

    空间探索有风险,越先进的技术,成功率就越高,所以经过商讨后,他们决定寻求陈默的帮助,至少有一个成功率更高的开局。

    “这么说,那就没问题。”陈默点头应承下来。

    他也需要一名宇航员上去,看看人类在月背的生存状况,方便以后进行月球开发和月球旅行计划。

    听到陈默答应下来,张剑锋露出笑容。

    “那我们等待你的好消息。”

    送走张剑锋,陈默就回到训练基地。接下来的时间,陈默都会陪着两人训练。而与此同时,一场风波,即将在隔海相望的岛国拉开序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