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拿到想要的人工智能,与岛国的争端已经平息,恢复正常。

    世界的风波正在消退。

    岛国依然和俄国隔空对战,只是没有开始那么激烈,美国的动作小了很多,似乎在全力准备接下来的选举问题。

    三个国家都有人工智能,都感觉到人工智能的可怕性,并没有对外宣传,想尽量保持低调。

    岛国和美国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关系,为了对抗俄国,还特意举行了一次军演。似乎前段时间的矛盾,从来没有发生过。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双方早已经面和心不和。

    现在事件慢慢平息,世界再次恢复平静。

    飞蚁航天中心。

    神女号已经准备完毕。

    近两个月的训练,小渔和赵敏的航天训练已经完成,吃了不少苦头。

    今天就是太空旅行的日子。

    此时小渔和赵敏已经穿着太空服,两人的身材都被盖住,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把这个喝了。”

    陈默从墨女手中接过两试管蓝色的液体,交给赵敏和小渔。

    “这是什么?”

    两人奇怪地看着陈默手中的液体,像某种口服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一种预防辐射的药剂,预防人体可能因为太空辐射出现的基因突变问题。”陈默解释说道。

    太空中毕竟有辐射,长期在太空中活动,会出现基因突变,对人体不好。为了减少这个问题,陈默从创业小项目内,找了这种预防辐射的药剂。

    药剂的药效是一个星期,以后将交由海星公司来生产,用于宇航员和高辐射岗位的工作人员的使用。

    赵敏和小渔没有多想,接过药剂喝下。

    这是小渔和赵敏第一次上太空,多少有些紧张,所幸陈默在身边,才有一些安全感。

    “走吧。”

    陈默带着两人,朝神女号过去。在地面人员的关注下,机场上卷起大风,神女号慢慢浮空,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遥远未知的宇宙深处,一个亮点由远及近,穿梭而行,快速飞行。

    飞船慢慢飞近,露出它本来的面目。

    狰狞如山的飞船,表面的棱角,布满各种武器。

    飞船的船舱内,沉睡着一个个粉红色的生物,高约三米,有如蜥蜴般的头部,眼睛紧闭,合成手指长的狭缝,突突鼓起,没有耳朵,头顶有手指长的触角。

    透明的休眠仓内,能看到不明生物粉红色的身体,皮肤如章鱼般嫩软,上面覆盖奇特的纹路,腿部是狰狞的鳞片,后面还缱绻着一条血红色的尾巴,大概两米长,长满各种尖刺。

    船舱内部,突然响起奇特尖锐的声音,翻译而出便是。

    “赤尾星历,204756年21月74日42时64分89秒,逃亡者20981号飞船已进入银河系范围,第5142个目的地,银河系猎户座,预计5年后到达,未发现适合居住星……”

    刚刚汇报完毕,尖锐刺耳的警报响起,一瞬间,飞船控制室的休眠仓全部打开,沉睡中粉红色生物猛然睁开眼睛,红色的眸子中出现惊慌。

    “最高级警报,最高级警报,坐标A5247,S1547,X24567出现陨石流,5秒后撞击,武器系统启动。”

    “唧唧叽……”

    赤尾生物脑袋上的触角晃动,嘴部发出怪异的音波。

    整个控制室慌乱起来。

    飞船武器系统已经开启,全部对准陨石的方向。

    轰!!!

    一道道粒子束朝陨石流飞过去,被击中的陨石,瞬间炸开,化作更小的碎片朝四方飞射。

    “警报,警报,船体受损。”

    “警报,船体受损,请立即脱离飞船,请立即脱离飞船。”

    赤尾生物听到警报,眼神中带着绝望。

    轰!

    大陨石的撞击,让这架在宇宙中不知道流浪多少年的飞船瞬间炸开,无数的碎片和飞船残骸朝四面八方激射。

    其中最大的碎片,随陨石雨一起,正朝着猎户座的激射而去。

    而在碎片飞行方向的猎户座旋臂上,太阳依然散发着亘古不变的光芒,蔚蓝的地球,还在悠悠自转前行。

    “真漂亮。”

    神女号上,小渔伏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蓝色星球,小脸兴奋。在她旁边,就是赵敏,神情有些复杂。

    两人像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目不转睛地球。

    眼前这个蓝色发着荧光的星球,就是他们居住的星球。看不到任何生物,他们庞大的公司总部,渺小到根本看不到。

    视野有多大,胸怀有多广。

    这一刻,她们才真切感觉到,人类在宇宙间,比尘埃还渺小,对亘古不变的宇宙而言,她们只是转瞬即逝的过客。

    心智不稳的人,亲身体会到这种渺小的感觉,恐怕会直接丧失斗志。

    看到只有兴奋的小渔,赵敏都有些羡慕。有个人呵护着,不用想太多,有时候还是挺好的。

    旁边的陈默,一脸平静。

    她现在才明白,陈默直面挑战宇宙的斗志。

    恐怕这个男人,不会甘心于一个细菌般平凡地消失在宇宙长河中吧。

    陈默似乎看出赵敏的心思,微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部,也摸了摸小渔的脑袋:“好看吧?是那边的星河好看,还是地球好看?”

    “那你觉得是墨女好看,还是赵敏姐好看?”小渔戏谑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赵敏差点笑喷,这个反问确实很有意思。

    “嗯,各有千秋,都好看。”陈默干笑一下说道。

    “你们说,这个宇宙间,是不是真有其他生物,外星文明。”小渔回过神后,有些感慨看着窗外的地球。

    “让大科学家回答你吧。”

    赵敏和小渔都看向陈默,等待他的答案。

    “这个问题,与深海细菌类似,生活在海沟深处小坑里的细菌问外面还有没有其他细菌。”陈默感慨说道:“肯定有,只是它们局限在深海里而已。”

    “可是不是有一个费米悖论吗?假设有外星人,比我们发展早几百万年,宇宙旅行肯定已经发现我们。可是我们并没有发现外星人出现,也没发现外星人真切存在的证据,是不是就不存在外星人了。”

    “行啊,连这些理论都知道了。”陈默笑道。

    “只是听说过。”小渔说道。

    “这个悖论,是一个佯谬。其实刘慈欣《三体》中,以黑暗森林法则来对费米悖论进行一种可能的解释。其大意就是外星文明之间刻意隐藏自己,不被其他外星文明发现,以免招来更高级文明的清理。

    但只是一种可能,并不是所有文明都会彼此间隐藏,人类就对外发射了旅行者1号。

    还有很多种可能能解释费米悖论。

    就像刚才我说的深海细菌,费米悖论,就相当于深海细菌问,外面有没有其他生物?如果有,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发现它们?或者被它们发现我们的存在的证据。

    它们没有发现我们,是不是我们就不存在?

    其实这里有一个发现时间跨度的问题。几百万年,对人类而言很长,对宇宙而言很短。

    几百万年前,那时候我们仅仅是一滩液体。假设海底的细菌只能活两天,它要传承几代,才能等到被我们发现的那一天?

    也许几十年后,一次深海科学探索,人类就发现那个深海菌落了,然后再过几十年,发现其他第二个菌落,第三种菌落?发现那些菌落的时间,有早有迟。

    同样的问题,对我们也适用,假设我们就是宇宙深海的某个菌落,外星人的探索之旅,暂时没轮到发现我们呢?毕竟宇宙旅行可比深海探索要危险得多,比大海要宽阔得多。

    当然,你也可以假设宇宙的生物同一时间出现,我们是文明形成最快的一代,几百万年后,我们宇宙探索发现其他文明,无论哪种结果,科学推论,外星生命都是存在的。

    可是在宇宙中,我们是第一代宇宙文明的概率多大?这个概率,相当于地球上所有生物以为它们是第一代文明一样。概率存在,但这个概率,估计比企鹅游戏的抽奖概率还要低。”

    听到最后一句调侃,小渔和赵敏都忍不住笑起来。

    “我觉得应该会比企鹅游戏抽奖的概率大一点。”赵敏调侃笑道。

    “好复杂,还好我比较笨,不用想那么多。”小渔说道。

    她大致理解陈默解释的意思,至于细想,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怕不怕有一天外星人发现我们这个‘菌落’,像人类抓标本一样,抓你当标本来研究?”赵敏问道。

    “那我要立志当那个让他们感染致命的超级细菌。”

    “如果被外星人发现,不会像三体描述的那样,直接灭绝我们吗?”小渔好奇问道。

    “可能会,但也可能不会,同等级的文明,或者两个物种文明级别接近的时候,可能会适用黑暗森林法则。比如当年大航海时代,美洲的印第安人被屠杀灭种。

    但同级别的文明,或者与我们级别相近的文明,宇宙探索到我们这里的概率太小,时间跨度和距离跨度太长。与我们等级相同的文明,除非像三体一样找栖息地,否则不可能举全族来灭绝我们。

    远高于我们文明等级的文明探索发现我们,比如去非洲探险研究,在雨林里发现一窝蚂蚁的新物种,我们会一把火将蚁窝烧了吗?显然不会。最多抓几只来研究研究,或者观赏。

    如果我们人类的智慧和文明进化程度,没有达到他们的层次,不会威胁他们的利益,而且我们的生存环境对他们没有价值,黑暗森林法则可能失效。如果我们对他们有利益,那你可以参考动物园的小动物了。”

    陈默看着宇宙星空的深处,幽幽说道。

    弱肉强食,无论哪种文明,都适用,那才是宇宙的本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