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站在小渔面前,任由她一丝不苟帮自己整理着礼服。这是小渔让人给他设计定制的,非常合身。

    “是不是很帅?”

    “臭美。”

    小渔轻轻笑了起来,充满柔情的眼神出卖她的真实想法。

    两人谈话间,墨女也换好礼服出来。礼服将修长的身材完全被勾勒出来,露出性感的锁骨,让小渔都忍不住今赞叹。

    如果不是墨女的身份特殊,小渔恐怕都会有危机感。

    “今晚墨女和赵敏姐陪你过去,两位大美女陪同,美死你了。”小渔语气酸溜溜的。

    “我也想低调,只是实力不允许啊。”

    陈默调侃。

    “真不要脸。”小渔被陈默给气笑了,轻轻捶了他一下:“别喝太多酒。”

    “遵命。”陈默低头在小渔耳边轻语:“今晚等我回来。”

    “嗯。”

    小渔羞赧又甜蜜,转身给墨女理了理礼服,才送两人出门。赵敏早已在大厅等候,见陈默出来,便停下和无双玩耍的手。

    赵敏也一身礼裙,头发盘起,化了淡妆,落落大方,有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魅力。

    “赵敏姐,今晚他就交给你了。”

    “你这话说的有点像丈夫出嫁的感觉,知道吗?”

    “王八蛋,不正经。”

    本来还点严肃,现在小渔和赵敏直接被逗笑了,笑骂一声。这个老公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有点不正经。

    “无双,爸爸带墨女姨和敏姨去参加晚会,你和妈妈在家,要乖乖的,早点睡觉。”陈默摸摸无双的脑袋。

    “好,爸爸早点回来。”

    无双在每人脸上亲了一口,才放他们离开。

    “新任书记,叫什么名字?”车上,陈默开口问。

    “易文书。”赵敏说道:“名字文艺,但人可不是。听说以前是管‘纪律’的,是一位铁面人物,敢作敢为,办过不少大案,我也没有真正了解,需要接触才能确定。”

    现在滨海市的地位非常重要,已经成为国际大都市,因为行军蚁集团总部和重要产业都在这里,滨海市已经成为华夏科技发展的龙头。

    上面空降过来这里的管理人,必定是经过慎重挑选的。

    “嗯。”陈默点头:“两桶油那里怎么看?”

    这次主要在于两桶油的两位。

    核聚变技术成熟,新能源汽车推广,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两家。而这两家体量庞大,利益牵扯太大,闹矛盾的话,对谁都不好。

    “合作与对抗必选其一,新能源技术成熟,加速推广是大趋势,也是上面的决定,不是一两家企业能阻挡的。他们和我们彻底对抗也不太可能。”

    赵敏思索一下说道。

    “希望如此。”陈默点头。

    他也不希望对抗,毕竟对谁都不好。

    没有再聊这个话题,陈默仔细打量了一下赵敏。

    “今天很漂亮。”

    “难道只有今天漂亮吗?”

    “不是。”

    陈默笑着摇头。

    车辆很快到达晚会会场,在一家私人会所举办。

    一些名流偶尔会以各种名义举办一些宴会,生日、家人大寿、酒局、派对等,千篇一律,包括今晚的慈善晚会,主要的目的,就是创造一个平台,积攒人脉,慈善都是次要的。

    对很多富人而言,这种慈善宴会,就是随便拿些平时不太用到的东西出来拍卖,顺便获得一个慈善的美名而已,这里随便收获一个人脉,得到的利益和好处,都不止那点价值。

    这个宴会是徐家麟的女儿徐妍心举办的。

    “陈总,赵总,墨助理请跟我来。”

    迎宾人员看到陈默三人从车上下来,神情大亮,急忙迎上去,迎引着三人朝会场进去,中途不忘使了一个眼神,让前面的工作人员提前去通知主人。

    “抱歉,失陪一下。”

    正在与客人闲聊的徐妍心,听到迎宾人员的低声通知,微笑着告辞眼前的客人,跟着迎宾人员,快步前往门口。

    “陈默来了。”

    “陈默和赵敏来了。”

    会场上出现一些骚动,场上名流的目光,都随徐妍心的身影,看向门口。

    果然,在迎宾经理的接迎下,陈默带头,赵敏和墨女跟在他身边进入会场。一瞬间,陈默就成为会场的中心。

    “徐家这女儿,连陈默和赵敏一起请过来,不简单啊。”

    “赵总和助理都那么漂亮,陈默也是有福气。”

    “这两个女人,没一个比徐小姐差的。看来徐家的女儿,还是没机会啊。”

    一些客人都在关注着他们,低声交谈,有说有笑。

    这两个女人跟着陈默过来,并没有什么奇怪。众所周知,墨女是陈默的贴身助理,几乎是有陈默出现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墨女出现。

    “好久不见,陈总。”徐妍心微笑和陈默握了握手,美眸发亮,随后转头看向赵敏和墨女:“你好,赵总,墨助理。”

    “你好。”

    两人礼貌性地和她握握手。

    连徐妍心都不得不赞叹,陈默身边的赵敏和墨女,无论气质和姿色,都隐隐压她一筹。

    “陈总,赵总这边请。”

    徐妍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引着两人进入会场。陈默刚迈开脚步,徐妍心脚步稍稍停顿,微笑不减。只是下一刻,墨女已经迈开步伐,撞到徐妍心身上。

    一道惊呼声响起。

    陈默见状,急忙上前一步,伸手托住被撞倒的徐妍心,给了她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

    “小心点。”

    “还好有陈总,真是感谢。”

    徐妍心整理了一下妆容,看了墨女一眼,发现墨女不为所动,也没有道歉的意思,有些生气,但陈默也没有让墨女道歉的意思,她也不好落了陈默的面子,保持着微笑,带着三人进入会场。

    “陈总需要拍卖一些东西吗?”徐妍心笑问。

    “这个。”

    陈默拿出一个首饰盒子,这是小渔的首饰,知道慈善晚会有这种环节,小渔都给他准备好了。

    “那我先替接受捐赠的儿童,谢谢陈总。陈先生要不要来个特别的拍卖,拍卖一个和你共进晚餐的机会,我想场上很多人都愿意出钱的,应该会有不错的价格。”

    徐妍心拿着首饰盒,眼神中带着期待。

    “不用了。”陈默礼貌地摇头。

    陈默明确拒绝,徐妍心也不好再说什么,继续和陈默聊着。没一会,一名助理走过来,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然后有些为难看向陈默。

    “徐小姐有事,你可以先去忙,我们找熟人叙叙。”陈默说道。

    “嗯,那等一下我们再好好谈谈。”

    徐妍心告辞,跟随助理离开。

    “这个徐妍心挺有意思的,估计是对你有点特殊的小心思。”赵敏拿过侍应生的两杯香槟,递一杯给陈默。

    “怎么说?”

    “你问墨女,刚才为什么会撞到她。”

    “她刚才停了。”墨女说道。

    “引着我们走,身体突然停顿,如果墨女是普通女孩,脚步跟着停顿,让出你身边的位置,她顺理成章取代墨女的位置,走在你身边,一气呵成,挺有意思的。”

    赵敏看了看徐妍心跟着助理离开的背影。

    “可惜她碰到墨女,在任何情况下,墨女不会离开你身边,她不知道墨女的身份,也没想到墨女会撞上来,然后就出现刚才那一幕。她的小心思落空,你若不扶她那一下,她今晚要出糗了。”

    “还有这么多学问。”

    陈默乐起来,他刚才有注意到徐妍心的小动作,但没想那么多,现在赵敏这么说,想想还真是。

    “不要小看女人的小心思,那些女明星走红毯、争夺C位,什么小心思都能用得上。”

    赵敏敦敦教导。

    陈默很少去参加应酬,所以遇到类似的情况少,但这些对赵敏而言,习以为常。

    “其实刚才你答应她拍卖一个共进晚餐的机会的话,她肯定会高价拍下来,然后和你共进晚餐。找机会接近你,也是变相给你机会,可惜你这个木头,不解风情。”

    “她给我机会干嘛?”

    “答对了,就是你给机会‘干’。”

    “呃?”

    陈默一脸无语,他明白赵敏要表达的意思。

    “不要以为你结婚就安全了。结婚离婚什么的,对这个圈子里的人而言,习以为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虽然你结婚,但不代表她没机会,男人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特别是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

    “惹……”

    “你竟敢说‘惹’。”

    “……”

    两人交谈间,一位独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拿起一杯红酒,朝他们走了过来。赵敏一眼就认出来,这位中年人就是新任的滨海市书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