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拍卖会已经开始。

    一名国内著名的拍卖家,正在台上介绍拍品的来历和价格。

    主要是一些珠宝首饰,亦或者是某个名媛喜爱的包包和衣服,或者是古董名画的艺术品。价格高低不等,最低数万数十万,最高几百万,但价格都是其次,众人都知道,拍卖所得,会用于慈善,意义不同。

    对这个圈子的人而言,获得名声和人脉资源,比这点钱重要很多。

    “下面是陈默先生赞助的慈善拍品,一条钻石手链。珠宝专家鉴定,上有13颗D级无瑕钻,每颗重1.4克拉,从数字就知道意义非凡,起拍价400万。”

    “520万。”

    “530万。”

    “……”

    “800万。”

    众人争夺手链之时,一道声音打断,寻声看去,就看到刚从包厢内出来的陈默。

    王其林和戴厚龙也从里面出来,面带笑容,仿佛收获不小,回到主桌的位置上坐下,只是笑容之下,盖着旁人看不出的不愉快。

    “这是成了没成?”

    “不清楚,看双方的神情,像是达成某些合作。”

    场上的宾客都在低声议论,猜测双方到底谈了什么合作,但也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主桌上,都是一些大佬,这个时候也不好问陈默什么情况,这些事不是他们该管的,安静看着慈善拍卖。

    “喝点茶。”

    陈默坐下,赵敏就递给他茶水。

    她不去问里面聊的情况,现在这个场合,不适合问,不过她相信陈默不会吃亏。

    刚坐下不久,礼仪小姐就将他拍下的手链送回来。

    毕竟是陈默的东西,陈默开价,其他人也没有再跟。

    拿上去拍卖,又拍回来,走一圈。

    这是他送小渔的礼物,小渔可不舍得卖掉,小渔知道今晚是慈善拍卖会,拿出来走个过程而已,就当是捐钱慈善。

    接下来的宴会时间,都是在聊天喝酒和拍卖中度过,场上的大佬,在拍卖的闲暇之余,彼此间都会说说话,聊聊投资和生意。

    但大家都识趣没有触及陈默和王其林两人刚才的话题。

    直到晚上十点,宴会才结束。

    “陈总,赵总,今晚唐突了,希望下次,我们再详细聊聊。”戴厚龙和王其林两人和陈默两人握握手,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

    “今天你和他们,都谈了些什么?看他们的模样,挺高兴的。”

    车上,赵敏好奇问道。

    刚才在宴会上不便多问,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他们可以肆意谈论这些。

    “他们装的,他们想和我们在外天空资源开发项目上合作,但什么条件都没达成。”陈默摇头笑道。

    “他们给了什么条件?”

    “他们想买断我们的开采技术。”

    “还真敢开口,不过也是够财大气粗的。”

    赵敏咋舌。

    都是最先进的技术,买断技术要多少钱?根本无法估值。但即便再多的钱,他们还真不怕,只要他们敢开价,还真付得起。

    “我可没答应他们,然后他们想入股核能集团和飞蚁航天,或是独家授权销售外太空资源的资格给他们,他们管理市场端。”

    陈默将刚才两人谈的条件一一说出来。

    入股飞蚁航天或者核能集团,从他碗里拿肉,还想管理市场端。

    任何一家公司,市场端都是最关键的地方,被人控制市场端,就相当公司的命脉掌握在别人手中,只要稍微了解公司运作的人,都不会答应那种条件。

    “胃口不小。”

    “可能是他们觉得我们和核工业集团、科学院两家合作后,和他们合作理所当然,所以提出来的条件也变得贪心一点,霸道一点。”

    陈默摇头一笑。

    “外太空资源开发的利益太大。”

    蛋糕太大,财帛动人心。

    其他人想分一杯羹是正常的,更何况,如今受控核聚变技术和氦-3燃料大规模出现,已经动摇两桶油传统化石能源的地位。

    两家若不做点什么,就要面临着淘汰的风险。

    “他们会不会是上面派过来,试探我们意思的马前卒。”赵敏说道。

    毕竟时代不同,赵敏也拿捏不准上面是什么意见。

    飞蚁航天是一家私企,战略资源掌握在一家私企手中,无论怎么看,其他人都会觉得有点不合适。

    “应该不是。”

    陈默摇头。

    “前面的人工智能技术和受控核聚变技术的合作,上面应该清楚,我们有分寸,我们主动合作,才是合作的基础,

    我们手上掌握的战略技术不少,他们知道的像离子发动机、空天飞机、战争机器人、紫晶等,哪种不是堪比受控核聚变技术?但两人偏偏只选择核聚变技术和外太空资源?

    我们可以认为最多是两桶油现在面临市场困境,他们两位想从我们这里拿到好处解决而已,毕竟那里业绩的好坏,关系到他们的前途。”

    两人和上面派过来的人,风格完全不像。

    李成之经常受命而来与他合作或者寻求帮助,但从来都是对他客客气气,用商量和询问的语气,而不是一上来就提出这种霸道的条件。

    “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复杂,有点头疼。”赵敏有些担忧。

    “我们现在想太多也没用。”

    ……

    月球,蚁洞地区。

    现在是月昼,上百摄氏度高温的月表上,这个地区的机器人依然忙碌着。

    不远处是一块被清理过月尘的扇形空地。空地如同被从中间切开的漏斗,坡度不陡,有砾石铺设,随处可见的车辙。

    车辙汇聚之地,不知何时已出现一条长长的隧道。

    隧道口处,被一扇陶瓷合金的大门封闭着,门上能清晰看到行军蚁集团和飞蚁航天的标志。

    进入隧道口的门里面,温度稍稍下降,直径五米的隧道,光线不太明亮的,但能看到隧道洞壁光滑,明显被改造和加固过。

    隧道蜿蜒通向深处,在深处的停车室旁,一条分支隧道上,机械门紧闭,门后通往洞室,巨大的堡垒型建筑嵌入洞壁内,坐立其中。

    堡垒延伸出来的长长通道,通往洞室内的其他隧道。

    月壤3D打印机器人,正在将熔融后的月岩和月壤不断浇筑打印,墙体间的空隙还注入保温材料,等所有材料冷却后,整块墙体连成一体,非常坚固。

    其他机器人,各司其职,没有停歇的忙碌。

    月球基地第一期工程,接近尾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