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要变了。”俄国总统将手中的文件往茶几上一丢,自顾拿起手边的白色保温杯打开,吹吹热气,喝了一口茶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梅杰夫还在一边看着手中的情报,一边摩挲着刚刚剃过胡子的下巴。

    “未必不是好事。”

    俄国总统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旁边的书架上找了找。

    《帝国通史》

    看到总统拿在手中的书本,梅杰夫身体一僵。

    对他的目光,俄国总统并不感到奇怪:“谁想回到那个时候,谁就是没脑子,但重新打造一个新的,未尝不可。”

    梅杰夫瞳孔一缩,神情震撼。

    叩叩叩!!

    敲门声打断梅杰夫的震骇,总统秘书神情激动进入办公室:“总统先生,库尔恰托夫研究所传来好消息。”

    “不错的消息。”

    安北听到汇报的消息,满意点头。

    战争机器人正在进入秘密生产阶段,这是好事。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一旦全速开始,就是他们的机会。

    他们长久以来,文化都非常优秀,人才辈出,自然不甘心被限制在小小的岛国之内。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岸田本雄身体微躬,小心问道。

    安北窄小的眼睛思索一会,便有了决定:“修改党章和宪法,谋求更久的任期。”

    佐藤龙一与岸田本雄两人对视一眼,暗暗震惊。

    安北没在意他们的反应:“核聚变技术如何了?”

    佐藤龙一神情严肃,郑重开口:“核聚变技术进入最后的攻关阶段,战略技术研究所那边来消息,目前进展顺利,在进行最后的测试,很快有结果。”

    ……

    因为全球最强的两个大国关于受控核聚变技术的消息,固化数十年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变革。

    短时间看不出来变化,但涌动的暗流,会慢慢将变化表现出来。

    世界局势到了变动的前夕,科技竞赛,群雄并起,众多目光长远的统治者,都察觉到其中的变化,如今已经到了无限能源时代至关重要的时刻。

    俄国受控核聚变技术试验成功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世界震动。

    外界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第三个国家掌握受控核聚变技术,这个消息,成为压垮煤炭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多人察觉到,一场大变革开始了。

    果然。

    在俄国受控核聚变技术试验成功的消息公布第二天,全球煤炭市场再次崩盘,打开第四波煤炭市场下跌的大门。新能源市场长期看好,煤炭处于主流能源淘汰的边缘。

    俄国的消息还没冷却,短短两周后,岛国公布受控核聚变技术成功的消息。

    如果俄国的是最后的稻草,岛国公布的消息就如同一盆冷水,浇灭全球人心头最后一丝侥幸。

    经过多次煤炭价格走低,煤炭需求下降,受煤矿关闭的冲击,靠煤炭经济为主的几个小国经济彻底崩溃,通货膨胀,陷入混乱。各种示威冲突愈演愈烈,外部黑手推动,助长混乱的蔓延,混乱、抗议与死亡,已经为那些小国动乱埋下种子。

    一些受影响处于崩溃边缘的国家,人心惶惶。

    稍有远见的统治者都开始明白,世界变革在进行,也清楚国内的困境,开始寻求盟国和大国的帮助,以求度过难关。

    外界开始明白,清洁能源的大势已经形成,谁也无法阻挡,结局注定。

    没有人能阻挡这种趋势,哪怕打开受控核聚变大门的行军蚁集团也不可能。

    趋势形成,便带动历史的车轮,历史车轮的力量,将碾碎沿途阻拦前行的所有障碍,世界只能顺势而行。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变局竟如此之快。

    ……

    创业小项目。

    陈默右手放在金色的科技球上,正寻找需要的资料。

    行星改造项目的技术,现在该开始准备了。

    《行星改造理论大全》、《行星板块运动理论》《强动能武器》、《行星炸弹原理》、《超级植物大全》、《植物快速生长素》、《水质净化菌》、《土壤改造菌》、《大气改造菌》……

    凡是行星改造系列的技术,陈默全部收下来。

    现在开始,必须竭尽行军蚁集团的全力,所有研究齐头并进,才能尽可能缩短项目的时间。

    基地扩大工程正在进行,一旦工程完成,他便能施展浑身解数,放手来做。

    将所需要的理论资料全部获得,陈默深呼口气,退出创业小项目。

    “默哥,醒了。”

    墨女正安静看着陈默,挂着微笑,眼神和表情多了很多人性的情绪。

    小渔对墨女的教导很用心,将最乐观的心情和意识活动一股脑传给她。

    墨女的学习也很快,现在的墨女,意识性格已经初步形成,像一个单纯到极点的女孩,无忧无虑,比小渔还文静,很爱笑,很有礼貌。在情感上,已经达到正常女孩的标准。

    “小渔姐姐让你今晚早点回房间呢。”墨女将案桌边的枸杞水递给陈默。

    陈默接过水杯喝了口,微微点头。

    房间内,小渔和往常一样穿着吊带睡裙,刚刚洗完澡,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一些水汽,非常好看。

    她的手中是一顶粉红色帽子。

    表情很复杂,夹杂着犹豫、宠溺以及挥之不去的羞赧,嘴唇微咬,像是在做很艰难的决定。

    咔嚓……

    房门打开,小渔急忙将手中的帽子塞进枕头下,别着手压着,似乎怕陈默看到。

    小渔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陈默的眼睛,还有她有点特别的表情,小渔这种表情,他也是第一次见:“手里什么东西?那么神秘?”

    “你去洗澡,出来我告诉你。”小渔眼神羞涩,似乎下定决心。

    “很少看你害羞了,我好奇什么东西让你害羞了。”陈默轻轻笑了笑。

    “快去,不然我后悔不给你看了。”

    “好。”

    陈默没有再调笑她,朝浴室走过去。

    没一会,房间敲门声响起,小渔急忙跳下床,有些羞赧打开房门,还不忘回头看了看浴室大门。

    十分钟后,陈默才从浴室里出来。

    只是房间的等已经关掉,光线不太足够。

    “小渔,怎么关灯了?你睡了吗?”

    “没……没有。”黑暗中传来小渔细如蚊蝇的声音。

    陈默忍不住乐了,老夫老妻还这么害羞,很少见小渔这样了,到底是什么让小渔这么害羞?

    “那我开灯了,换睡衣。”

    陈默自顾拿着毛巾擦着头,按下墙边的开关。

    嘎……

    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陈默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不可思议。

    他保证,哪怕现在一艘外形飞船在他眼前,也绝对不会有这种夸张的表情,但眼前的一切,似乎比火星撞地球还不可思议。

    “这是墨女作为正常女人的必修课,我就当为你的研究献身,便宜你了。”

    小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羞耻感,还有浓浓的宠溺。

    说完,小渔钻进被子里不敢看陈默,小脑袋尖露在外面,头上还带着脑电波感应的帽子,而小渔身边的位置,是带着好奇与期待看着他的墨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