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蚁航天中心发射数以千计不知名机械柱,二十根超百米的巨型机械柱。

    消息引发波澜。

    有路人在滨海市郊外航天基地不远处拍摄到机械柱远远不断升空的画面,画面放到网络曝光,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一次。

    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发射,恐怖到发指。

    外界关注行军蚁集团,如此大动作是什么项目时,行军蚁集团只是不冷不热地对外公布,是太空矿产资源开发项目,没有过多的解释。

    而真实的状况便是,数以千计的机械柱进入太空,便离开地球引力范围,朝火星与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加速飞去。

    岛国。

    一座秘密的基地。

    大山内部掏空,放眼看去一片开阔。

    这里是岛国最秘密的军事基地之一,没有特殊身份和指令,即便高级军官也无法入内。

    织田十藏站在基地内的门前,有如泥塑,一丝不苟,他身后,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许久,基地大门打开,一辆车在夜色的掩护下,进入基地内停下来。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正是安北。

    “首相桑。”织田十藏重重敬了一礼,神情严肃。

    “十藏桑,带我去看看机器人的情况。”安北稍稍整理衣服,四周看了看。

    “请。”

    织田十藏不敢怠慢,领着安北前往基地内部。

    两个智能机器人,正在下方格斗,拿着武士刀,招招致命,相当灵活。

    体格上,机器人有两米多高,看起来比行军蚁集团的战争机器人要高一点,手肘还有格斗刺,看起来有些强悍。仿佛铠甲一样的外壳,第一眼看上去像是岛国古时的武士。

    这是岛国研发的战争机器人,被称为:武士。

    叙国战争后,全球都意识到战争机器人的恐怖,也明白战争形态在改变。各国开始争相研发战争机器人和反战争机器人武器。

    人工智能突破,让这项研发更加快速。

    经过几年的打磨完善,如今几个国家战争机器人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

    “这些年不断改进,武士机器人共有3个型号。如您所见,武士机器人非常灵活,此外,他身上还安装了智能子弹,两枚小型导弹,能使用武士刀,功能基本和行军蚁集团曝光的战争机器人功能相似,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战争机器人之一。”

    “比华夏的勇者机器人如何?”安北看着下方两台战争机器人的格斗,忽然开口。

    “不清楚。”

    勇者机器人,华夏早在几年前就非常成熟,他们现在才达到别人以前的水平。他们拿到关于华夏战争机器人的数据消息不多,他也没接触过行军蚁集团的战争机器人,只能说不清楚。

    “根据我们武士机器人的测试,在没有反战争机器人导弹和反器材狙击枪近距离射击的前提下,一个武士机器人,相当传统队伍一个连的战斗力。”

    “现在一共生产了多少台?”安北看着武士机器人的测试视频,窄小的眼睛眯起,似乎在盘算。

    “三千多台,目前还在生产。”织田十藏说道:“除了武士机器人,还有其他不同种类的战争机器人。”

    两人到达基地的装备室,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片机器人,冰冷肃穆。

    除了武士机器人,还有蜘蛛机器人,数量成千上万,尖刺般的蜘蛛脚,在灯光下散发着寒光,绝对能瞬间刺穿人类的身体。

    “首相桑,计划什么时候开始?”织田十藏舔舔嘴唇,眼神中带着疯狂。

    “等机会,现在还不是时候,先做好万全准备,战端不能由我们挑起,否则,我们就会重蹈百年前的覆辙。”

    安北轻轻摇头,嘴角挂着狠辣。

    “平静维持不了多久。”

    伊娃看着递交上来的情报,在她面前,是她的战略智囊团队,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罗森,白宫战略智囊团的首席,出身于一家全球战略咨询公司,在前面的五年,他成功推算了世界的局势走向,算漏无疑。

    更是让白宫在全球战略布局中,看准机会,介入南美洲,取得重大的战略成功,让华盛顿在变局中占得先机。

    所以他被伊娃邀请,入主白宫战略智囊团队的首席。

    了解他的人,都会对他有两个印象:狂,爱酒。

    但他有狂的资本。

    “平静的世界下,暗流汹涌。格局洗牌,也意味着权力洗牌,战争无可避免。前面的平静,不过是在积蓄力量而已,平静越久,战争就越惨烈。

    华夏不用说,目前一家独大,重回历史的辉煌盛世。俄国国力重回巅峰,有重建新苏联的意思,虽然没有成型,但雏形框架已成。岛国科技实力也越来越强,现在不会再甘心屈居我们之下,也不会甘心偏居一隅。”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伊娃放下情报文件,顺手倒了一小杯红酒递给罗森。对这种待遇,罗森没用任何客气,理所当然接受。

    “等。”

    罗森端起红酒一饮而尽,神采疎狂。

    “世界几千年文明历史,每次格局变化,都伴随着战争。这是社会意志,非个人或一国意志所能改变。距离战争爆发,只是欠最后一根导火索。”

    “岛国那边呢?”伊娃轻轻点头,认真问道。

    “放。”罗森声音洪亮,神情自信:“拴不住,放了就行,让他去咬别人。他们千年历史,自认为是一个优秀的民族,却屈居于灾难频发的岛国,被东方大国压制千年。百年前有一次翻身的机会,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被我们压制百年,无比憋屈,如今机会又来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向那个东方大国出手?”

    “不会。”

    罗森放下酒杯,微微摇头。

    “他们不傻,现在的东方大国,不是百年前那副孱弱的模样。当初那个孱弱的东方大国,他们最终都一败涂地,现在最鼎盛的时候去碰,和找死没区别。”

    “那他们会对我们动手?”伊娃眉头紧皱。

    岛国被他们压制百年,这些年,更是剪了数次羊毛,两个大炮仗还是他们丢下去的,岛国对他们恨,是肯定的。

    “也不会。”

    罗森依然摇头,见伊娃一脸不解,也不再卖关子。

    “我们即便落入第二,也不是他们敢碰的,近百年阴影,让他们对我们有一种骨子里的惧怕。混乱一旦开启,岛国有两条路,南下或者北上。

    北上是那头北极熊,远东地区幅员辽阔,却发展不足,可以攻略,但他们要面对那头北极熊的愤怒。若是战端开启时,那头北极熊在欧洲打架,后院不顾,他们可能伺机咬一口。但那头北极熊有大炮仗,他们咬一口就要面临着北极熊愤怒的报复,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东西两边行不通,北上概率不大,只有南下。

    南下有三条路,南美、东南亚岛屿国度和那头袋鼠。南美被我们看中,他不会选。最有可能是那头袋鼠和那些岛屿国度。屈居于岛屿国度上千年,这次机会,肯定不会只选择岛屿国度,那头袋鼠一洲之地,可能是他们最大的目标。”

    “他们不是结盟了吗?”

    伊娃更加疑惑,只是刚说出这句话,就看到罗森脸上的笑意,立刻明白过来。

    “没有永恒的联盟,只有永恒的利益。敌人正面攻击需要代价,朋友背后捅刀,很容易死人。他们人口,技术,文化都比大洋洲要多要强,杀一批,同化一批,就差不多吞下了。

    这几年,岛国看准机会和那头袋鼠合作,又是投资,又是共同修建核聚变发电站的,不是爱他,更像是吞并前先养肥,为以后打下基础。”

    不等伊娃开口,罗森就抢先一步。

    “不要想着帮他们,他们做舔狗,就要有舔狗的觉悟。我们有南美的战略要进行,局势不同,我们帮他们,岛国一不高兴,也帮助南美国家,我们的战略也有麻烦,装作没看见就行。”

    伊娃最终还是没开口,了然点头:“那接下来怎么布局?”

    “还是等,各方的布局都差不多完成,世界看似平衡,其实是僵局。现在不是打破僵局的时候,谁能忍到最后,谁的优势就更大,现在和以前不同,我们没必要将水搅浑,让其他国家下场摸鱼。等一个足够引发群狼抢夺的导火索,战争就顺理成章。”

    伊娃释然点头,拿起所得情报递给罗森:“那行军蚁集团这次大规模发射,怎么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