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军蚁集团给的答案是开采小行星矿,这么大规模的发射,与开采小行星矿倒是吻合。宇宙那么大,那点规模的发射,并不起眼。”

    “据情报显示,行军蚁集团在非洲和南美,通过收购和核聚变发电站,一家公司共掌握了大大小小30多个矿脉,他们不缺矿产资源才对。”

    “不缺矿产资源和开采小行星矿并没有冲突。”

    “……”

    会议室内,你一言我一语,乱哄哄的,普金有些头疼,最终敲了敲桌子,会议室内立刻安静下来。

    作为总统,他在这个位置已经太久,现在他年事已高,这不是一件好事。

    这些年,他一直想培养一个接班人,但他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如今正值全球战略最关键的时刻,若是被能力不足的人接手这个国家,搞不好又重蹈覆辙,他们的国家将彻底废掉。

    他硬着头皮,只能继续赖在这个位置。

    “行军蚁集团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的布局。”普金说道:“我们现在在意行军蚁集团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

    会议室内众多智囊面面相觑。

    能源变革,格局改变,造成如今的僵局,进入微妙的平衡。

    有战略目光的人都知道,这个平衡维持不了太久。一旦僵局打破,接下来的战争,将席卷全世界。

    俄国国土辽阔。

    东边是隔海峡相望的北美,下面还有野心勃勃的岛国,南方是目前最强大的华夏,西边是欧洲联盟,无一不是强手。

    也是他足够强势,才维持俄国现在的局面,换成其他人,这个国家恐怕早已崩盘。

    “接下来,暂时不用管行军蚁集团的事,现在开始,成立最高战略中心。”普金声音前所未有的郑重。

    会议室内所有战略智囊瞳孔一缩,满脸疑惑。

    “为什么?”

    “推演第三次世界大战。”

    会议室内,所有人呆若木鸡,神情骇然。

    ……

    “第十批了。”

    王海站在高台,俯瞰着下方的战士。

    仅仅一百名,每名战士身上的衣服都是特制的迷彩服,整齐划一,神情肃穆,身上散发的彪悍的气息,都能看出,他们所有人都受过最专业的训练。

    五年前,他受命组建一支武装,这些年一直没有松懈。

    这是第十批战士。

    这些战士都经过层层挑选,通过忠诚考核,还进行过潜能开发,他们本身并不知道自己接收过潜能开发,只以为自己是训练变强的。

    基地的战士不多,除却战损的,队伍规模一千人左右,但每一个都是精英,比肩任何一个国家的特种部队。

    而且他们拥有最精良,最先进的装备。

    他们执行的任务很简单,暗中保护行军蚁集团的利益,用一些非正常手段,来对付那些想对付他们的人,如同雇佣兵集团一样的存在。

    逢乱世起,确实需要一些非正常手段。

    “希图那里怎么样了?”王海看向身边的冼贺。

    “现在希图已经当上武装的首领,一切正常。”冼贺严肃回答,一丝不苟。

    “看来进展不错,继续给他扫路,送一些潜能药剂过去给他,他需要养一些强力的心腹。”王海思索一下做出决定。

    ……

    “将军,他们过来了。”手下进入作战室报告,看着站在沙盘前的背影,带着浓浓的敬畏之色。

    “都安排好了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都安排好了。”来汇报的手下急忙点头,吞吞口水。

    “过去吧。”

    站在沙盘前的男人转过身,一双天蓝色眼睛,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清澈的蓝色,感觉来自深海的凝视,但没有人感觉眼睛很漂亮,而是冷,仿佛被幽灵盯住的彻骨冷。

    看到这双眼睛,手下身体一颤,不敢直视。

    希图瞥了一眼来汇报的手下,随手抓起帽子戴好,离开作战室。

    五年,他一步步走到今天,坐上现在的位置,其中的故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五年前,他还是一个部落的普通青年,因为这双蓝色眼睛,他从小被部落视为不详与诅咒,家人受尽白眼和欺负。

    教官招收他,治好他的病,训练他,教他谋略,让他变强大的战士,成为指挥官。训练完成后,他选择教官给他的任务,混入一个武装,然后掌控武装,自己当首领。

    一个月前,他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在部下眼中,希图很强大,狠辣可怕。无论是枪法,格斗,战术和作战指挥,样样精通。

    强大的能力,狠辣的风格,让他很快在队伍中脱颖而出,被部队的前首领看重,选拔为心腹。几年来,他们的武装不断强大,希图的威信不断积累。

    他的威信也威胁到首领的地位,狡兔死走狗烹,只是首领准备除掉希图时,被反杀了。

    希图以雷霆手段夺权,清除武装内前首领的心腹,完成血洗,成为新首领,他的凶名,也因此传开。

    现在在这个小国,他也算一方豪强,一般的武装都不敢触碰他的霉头。

    这些年,势力不断膨胀强大,希图便很少与外人接触。今天有人来找他们,倒是让他的手下非常惊讶,同时也非常好奇。

    跟在希图身边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并不想其他人那么凶悍,但却是武装的高层之一,叫阿布舍,也是最先追随希图的人,为人精明,有商业头脑,专门管理武装的内政和后勤。

    希图夺权后,武装的后勤在阿布舍的管理下,井井有条。

    平常希图不会与人接触,都是在训练士兵,扩大地盘,现在突然有人找来,倒是让他惊讶,他一直都猜测,希图有后台,现在这种猜测更加确定。

    “我有点好奇,来人是谁?”阿布舍开口。

    只是话刚问出,阿布舍就感觉身体一僵。希图后面跟着的冷冷的家伙,转头盯着他。

    意思很明确,你问的太多了。

    “阿姆,我就好奇问问,纯属好奇,没有别的想法,难道你不好奇吗?”阿布舍吓出一身冷汗。

    阿姆是希图的死忠追随者,武装内的人称他为鬣狗,因为他的性格像鬣狗一样疯狂冷血,阴狠,他是希图曾经救下来的一名战士,对希图死心塌地的忠诚,凡是希图的命令,他都会毫不犹豫执行。

    甚至有传言,前首领被暗杀,鬣狗可能参与其中。

    如果希图一声令下,阿姆绝对会毫不犹豫干掉他,没有多余一句话。

    “别闹。”一个女声响起,一名衣着性感的女人款款而来,乖巧跟在希图身后。

    女人是希图的左膀右臂,叫可雅,虽然是一颗黑珍珠,但却是有毒的黑珍珠,极度危险,没人敢招惹。

    女人出现,阿姆原本的杀意消失,变回平常的冷漠脸。

    “吓死宝宝了。”阿布舍抹一把冷汗,心有余悸地嘀咕:“连我都这么无情啊,我就好奇问问。”

    “少说两句。”

    可雅开口,阿布舍识趣闭嘴了。

    不过可雅眼中也闪过一丝好奇。

    在这块混乱与饥饿肆虐的土地上,阴谋和鲜血从来不会消失,人们崇拜的是强者,希图就是那种人。

    随着他们追随希图,看懂的东西很多,希图的个人能力,属于最顶尖,目光和手段也非常果决,管理队伍纪律严明,让人感觉像是真正的士兵。

    希图给他们的印象,是天生当将军的料。

    这么一个人,却出身于普通武装,他们猜测,将军肯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但都不太敢问。平常将军不会和人接触,现在突然来人,还让他那么重视,不得不让他们好奇。

    一个装饰相对较好的房子里,戒备森严,武装的高层,全部到场。

    希图为首,安静等待,其他人即便心里再好奇,也不敢说话。难得一见希图这么隆重,来人肯定不简单。

    没多久,一架直升机降落。

    一行人从直升机上下来,不等其他人反应,希图迈开步伐,快速迎了上去。

    这一幕,让阿布舍和可雅等人瞳孔一缩,面面相觑,有些惊讶,看来来人,比他们想象的更加重要。

    看清楚来人,众多武装高层神情一凛。

    从直升机上下来的队员,装备超乎想象的恐怖,和来人相比,他们自诩在部落武装中算强悍的装备,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真正的武装到牙齿,他们见过装备最精良的美国特种部队,都没有这么恐怖。每一个队员气息彪悍,神色严肃,从步伐到队形,比正规的军人的素养要高太多。

    一行人的行动给他们一种错觉。

    这是正规的特种精英部队?

    “甘先生,准备了宴席,这边请。”希图亲自引路,表情平淡,看不出喜怒。

    “希图将军,客气了。”甘羽四周打量一下,微微致意。

    他就是被派遣过来送潜能药剂的人,当初王海和钟雷前来非洲发展,他和冼贺是选拔的人员中比较出色的,最先跟着王海进入非洲发展。

    钟雷管理兵工厂,王海带他和冼贺发展秘密基地,他是基地的副手。

    现在的甘羽经过化妆和伪装,皮肤黝黑很多,络腮胡子,即便熟人在这里,也绝对认不出他。

    进入屋内,甘羽四周看了看。

    装饰简洁,没有一些军阀的奢靡,桌上不少酒菜。在这里,这种酒菜算是非常不错的。

    “这次我带来了你需要的东西。”甘羽四周看了看,不言而喻。

    “里面请。”希图眼神一亮,引着甘羽进入一间房间,示意其他人不要跟进来。

    “这个。”

    一根根药剂出现在希图的视野里,哪怕在枪林弹雨中磨炼到非常沉稳的希图,在这一刻也忍不住倒吸口冷气,露出激动之色。

    这个药剂,他认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