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敢冒一次险?”

    拿萨神采中有些疯狂,不怀好意。穿着深绿色的军装,带着将军帽,在光线不太充足的营房里,除了眼白,脸上其他地方要仔细看才能看清楚。

    在他面前的是拿司,是他的哥哥,

    “冒什么险?”拿司靠在椅子的背直了直。

    现在他们部落的情况不太好,经济来源缺失,他养着手下的武装也越来越难,所以必须要钱。

    拿萨转过头,落入脸上的光线多了一些,能看到他嘴角裂到腮部,有一道一指长的伤疤,看起来有些狰狞凶横。“行军蚁集团的稀土矿。”

    “不太好。”拿司瞳孔一缩,微微摇头。

    “大哥,世界乱了。”

    作为部落武装的首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世界确实乱了。现在武装之间的战斗更加频繁了,为了什么?为了资源。

    “行军蚁集团发布受控核聚变技术,赚了那么多钱。我们的煤矿因为他们倒闭,抢他们的稀土矿,是我们应得的。我们附近,只有那个稀土矿。”拿萨咧嘴笑起来,嘴角伤疤部的肌肉微微扯动,模样有些狰狞吓人。

    “他们会报复我们的。”拿司微微摇头,直觉告诉他,这样做不妥。

    “他们能怎么报复?金融风暴和能源淘汰,让几个国家的经济混乱,现在这块土地快乱了。这几年,稀土的价格涨得快,那些发达国家都在囤积稀土,那里相当一座金山。”

    “他们很强大。”

    “强大有什么用?远水解不了近渴,难道他们能为了这个矿区对我们动手吗?官方顾及不了我们了,而且不止我们一家动手呢?”拿萨阴阴一笑,眼神阴狠。

    “什么意思?”

    ……

    非洲5个矿区被部落武装入侵,所有工人被赶走。

    消息引发全球哗然。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也绝对不是偶然,行军蚁集团的树太大,招来大风了。

    全球媒体开始关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开始看戏。他们都想看看,这次行军蚁集团会怎么应对,那个东方过度会怎么应对这场突发事件。

    消息在第一时间惊动行军蚁集团高层。

    陈默看着李成之的全息光影,神情平静,并不为矿区被霸占的事担心。

    “怎么说?”

    “恐怕情况不太乐观,那三个国家正处于混乱的边缘,他们自顾不暇,焦头烂额,部落武装间的冲突加剧,因为石油收入降低,煤炭破产,一些部落和官方之间的矛盾也开始增大。

    而且占据矿产的部落武装并没有伤到我们的民众,出于各种考虑,我们没办法直接干预,只能给他们施压,让他们解决,这需要时间。”

    李成之脸色严肃,这又是一起针对他们的事件,而且远在重洋之外。

    “需要多久?”陈默问道。

    “不确定,正处于混乱边缘的国家,一旦彻底混乱,就是冲突状态,下一次平静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种情况你应该清楚,不仅是你们,所有进入他们国家的投资者,都会血本无归。”

    李成之停顿下来。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情况很不对,有这方面的苗头。”

    “我能不能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陈默对这个情况并不意外,从他们考虑收购那些国家的矿区,就做好那些国家陷入战争的这种准备,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李成之没有直面回答陈默,只是看着陈默微微点头,意思不言而喻。

    “懂了。”

    “挂了,如果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李成之说道。

    行军蚁总部会议室。

    赵敏在里面,还有王海和钟雷的全息投影,在等待陈默的指令。看到陈默和墨女进来,所有人都站起来。

    “非洲的员工怎么样?”陈默问道。

    “公司派遣的员工,暂时在使馆,过两天就回国。当地的安保人员受伤,他们说,那些武装人员只是进来缴械,并将所有人员驱赶,并没有杀人,也没有伤到我们派遣过去的员工。”赵敏回答道。

    “查到什么吗?”陈默看向王海的全息投影。

    “有,那几个武装,都是煤矿破产和石油减产受到影响的武装。他们在矿区附近的村落散播言论,因为行军蚁公司抢走他们的财富,所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王海将查到的东西如实说道。

    “有人去说服其他几个武装的首领,一起行动。”

    “谁?”

    “赞比雅一个部落武装首领的弟弟,他叫拿萨。”王海没说完,拿萨的全息投影影像已经出现在会议室:“一个稀土矿,就是他们占领的。”

    “可以搞定吗?”陈默看向钟雷。

    “很简单,杀鸡儆猴就行。”钟雷严肃说道。

    那些武装是看准只要不杀人,官方就没有理由动手,奈何不了他们,通过谈判解决,他们也能拿到好处。

    “这件事钟雷去解决,尽量撇清关系,不要让人落我们口实,这件事全世界都在看着。王海不用管这件事,你们暂时不用暴露,做得到吗?”

    现在全球都在看着他们如何应付这次突发事件,如果采取谈判,付出代价拿回矿区,恐怕其他矿区附近的武装也会效仿,到时候外界会以为行军蚁集团好欺负,所以必须要给出一个强力的警告。

    “很简单。”钟雷自信点头。

    “好了,交给你们。”陈默说道。

    “看来我要准备公关了。”赵敏说道,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两人的全息投影消失,陈默和赵敏离开会议室。

    “上面怎么说?”路上,赵敏好奇问道。

    “正在交.涉,不过看目前的局势,要拿回来,需要时间,至少要局势稳定以后,那里的官方才有心思管这个,那里越来越乱了,周围几个国家的情况也不太稳定,所以只能自己动手。杀一只鸡给猴子看看。”

    ……

    “我们要不要火上浇油,给他们添一把火。”华盛顿,汤姆小心翼翼询问伊娃。

    伊娃没有回答他,看向旁边的罗森。

    罗森端起红酒摇了摇,一口喝光,还不忘舔舔舌头。

    “别,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不关我们的事,没必要进去惹一身骚,行军蚁集团可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别忘了,受控核聚变的关键材料,常温超导材料,被他们垄断,我们还没办法生产。

    得罪他们,我们的受控核聚变发电计划就搁浅了。况且,我们参与,若激怒那条龙,我们会直接陷入间接对抗,对我们的战略不利。说不定还会激发两方直接对抗,因小失大,不值得。”

    罗森的心情显然不错,遇到这种事,他们自然喜欢落井下石,但现在不是时候,他们还没看到行军蚁集团接招。

    必要时,在行军蚁集团不发现的前提下,他们不介意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

    “那条龙会不会参与?”

    “应该不会。”

    罗森自顾拿起酒瓶给自己倒酒。

    “在他们公民没有受生命安全损失的情况,他们没理由直接动用武力干预,而是选择对那几个国家官方施压。若是平常,很容易起作用,但现在没用,那片地区已经开始乱了,那几个国家的官方自己都自顾不暇,在应对国内部落武装矛盾的事。”

    “那我们怎么做?”伊娃问道。

    “看戏。”罗森嘿嘿一笑:“行军蚁集团这些年风头太过,树大招风,揽下受控核聚变技术九成的蛋糕,那么大收益,总会有人眼红的,自然要承担一点风险代价。”

    “罗森先生觉得,行军蚁集团会怎么做?”汤姆也好奇问道。

    罗森思索一下,道:“应该会用强硬手段,他们有很多矿区和资产在非洲,一旦表现软弱,那里的狼,会全部围过去讨食物的,南美这边,肯定也会效仿的。一旦他们动用强硬手段,那条龙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行军蚁集团的实力可不弱。”

    同一时间,世界其他强国,也在看热闹。

    对行军蚁集团的技术,无数人眼红,这个公司硬生生让华夏的科技跳跃几十年,但无人可阻拦,他们凭实力获得的一切。如今招来麻烦,很多人都想看看,行军蚁集团会以什么方式处理。

    处理不好,对行军蚁集团绝对是一个打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