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拿萨和队员正在篝火旁庆祝。

    拿司没有胜利的喜悦,篝火在眼中跳动,明灭不定。

    他们很顺利拿下这个稀土矿区,没有任何反抗,为了人员不受伤,这里的负责人甚至连重话都没说一句,一路配合他们,撤走矿区所有工人,任由他们占领矿区。

    那些负责人感觉手中的矿区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在他们过来抢夺时,恨不得送给他们。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价值三十多亿的稀土矿区。

    这种情况很反常。

    而且还是他弟弟,让人前往其他行军蚁集团的矿区,怂恿旁边的武装和他们一起行动。

    一个武装可能被针对,同时出现好几个,看起来像是众怒,行军蚁集团应该拿他们没办法。

    他看了新闻,行军蚁集团没有任何强硬的话语,他们只关心人员的伤亡情况,除此之外就是官方交涉。

    几个大型矿区被夺,损失上百亿,行军蚁集团无动于衷,曾经行军蚁集团敢正面硬钢美国的制裁,现在却静如死水。

    越是平静,他就越不安,但现在做什么都迟了,他还是听了弟弟的提议,选择对这个稀土矿动手。

    “行军蚁集团有什么最新消息?”拿司询问旁边的信息人员。

    “没有,行军蚁集团发了一个声明,要求抢夺矿区的人,立刻归还矿区。督促我们国内的官方,尽快给他们解决问题。”

    “不痛不痒。”

    拿司嘀咕。

    放在平时,根本没人敢动华夏人的矿区。

    现在官方正和几个大型部落武装发生矛盾,部落武装活跃,官方自身难保。即便局势稳定后,他们谈判,也能拿到一些好处,因为华夏人很好说话。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选择听弟弟的话,冒险一次。

    他也不确定这次冒险对不对,但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砰……

    一声闷响,拿司看到,一道亮光划破黑夜,朝篝火堆所在飞过去。

    这一刻,拿司脸色陡然巨变。

    轰!!

    爆炸声炸起的火光,掩盖喜悦的欢呼。

    ……

    索木远远躲在山林之外,手中的平板传回现场画面,让他不寒而栗。

    这就是战争机器人的恐怖。

    在战争机器人面前,他们弱小的如同小鸡,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半个小时杀死五百多人,一边倒的屠杀。

    哪怕他经历过枪林弹雨,看到这种恐怖的画面,还是浑身发冷,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真正的杀戮机器。

    他有点怜悯拿司,抢了不该抢的东西,自己找死,不怪他。

    “索木将军,我们怎么办?要不要现在进攻?”旁边的多斯,声音都有些颤抖。即便他冷漠,杀人不少,但没见过这种一边倒的屠杀。

    “我们等着。听说这是烂嘴鬣狗的主意,这次他们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了。”

    多斯没有说话,对这句没有否认。

    “等着它们完成清场,我们再过去。”索木吞吞口水,强装镇定,但额头已经出现冷汗,在黑夜中点点晶莹。

    ……

    拿司心里有些恐慌,战斗开始到现在,他没看到敌方一个人影。对方仿佛有十几个狙击手,一枪一个,任由他们怎么躲,都没办法躲过子弹。

    黑夜中十几名狙击手?

    根本不可能。

    但对方就像死神,每次枪响和爆炸,他们都至少死掉一人。

    这种死亡的压力和恐惧,已经在队伍里扩散。

    拿司非常后悔,这是来自行军蚁的报复吗?还是华夏的报复?除了这个,他想不到还有其他武装势力有这种能力。

    嘭!

    又是一声枪响,连惨叫声都没有,又一名拿着夜视仪寻找敌方位置的成员倒在血泊中,刚刚伸出窗户的脑袋,多了一个血洞。

    没有人再敢将的脑袋伸出掩体之外,躲在掩体下瑟瑟发抖。

    恐惧在蔓延,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半个小时,五百多名成员死亡,他的队伍被一边倒的屠杀,甚至没用见过对方一个人。

    “将军,将军。”

    一名武装成员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屋子内显得尤为刺耳,只见一名成员爬过来,满脸恐惧,在他手中,还多了一颗手指大小的带血子弹,是刚刚射杀成员的子弹。

    子弹构造很不同,精通枪械的他们,自然见过这种子弹。

    “将军,是智能子弹。”

    轰!

    智能子弹,这一刻,拿司感觉脑子轰然炸开一样,整个人傻了。

    这种子弹他们都听过,与枪支打交道的他们,都接触过。这种子弹,几乎百发百中。

    全球拥有智能子弹的国家很多,购买兵蚁装备的装备就行,但兵蚁装备就是那家公司的。

    行军蚁集团。

    无限的悔恨充斥着拿司的脑海,但没有后悔药,他这次冒险,还是遭来报复,行军蚁集团根本不打算给他们任何机会。

    完了。

    拿司眼中带着绝望。

    而与此同时,两个身影从树林里走出,亮着红外线的眼睛,在黑夜中尤为显眼。

    ……

    钟雷拿着夜视望远镜,望着远处矿山的爆炸声夹杂着冲天火光,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的这个笑容,让旁边的两名队员不寒而栗。很少见雷哥会有这种表情,每次出现这种笑容,从来不会有好事。

    枪声和炮弹的声音密集,听不到惨叫声。

    钟雷只是拿着望远镜在安静等待,过了好一会,枪声才弱上不少,渐渐平息。

    “结束了,走吧。”钟雷放下望远镜,登上车离开。

    ……

    飞船……外星人……手铐……牢笼……默哥……

    嗒!

    时间一到,墨女突然睁开眼睛,像是惊醒,身体的机器功能已经脱离休眠状态,开始运转,神情疑惑和不解,还有些不确定。

    刚才那种场景是?

    在床上呆了十秒,墨女才抬头。

    早上六点半,她内置是这个时间结束机器休眠。

    从床上起来,墨女如同往常一般,进入浴室擦了一遍身体和脸,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裙子换上。

    这是上次和小渔姐姐去逛街,她自己买的裙子。现在墨女不会像以前一眼经常穿着紧身的职业装,平常都是休闲一点。

    梳了梳略有凌乱的头发,墨女才穿好拖鞋离开房间,让保姆机器人开始准备早餐。

    墨女则自己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本书认真看起来。

    一本哲学书。

    平常和陈默一起没事时,她就看书,这是她养成的爱好。

    学习自我意识那段时间,有时候小渔没佩戴意识传感器,她无法通过小渔的感觉接触外界,就自己阅读。

    在她形成自我意识,学习部分情绪情感后,就能自己阅读,然后通过自己的意识去理解不需要触觉知觉的文字或者图像,自己思考文字表达的情绪内容。

    阅读有助于她自我意识的成长。

    久而久之,她就喜欢上阅读,什么书都看,哲学,艺术,诗歌,散文等,都是一些文学书籍。她可以通过网络去获取,但网络信息获取和书本感觉不同。

    平常陈默不去实验室在家,或者和家人出去游山玩水时,她都喜欢带一本书。

    她还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默哥的文艺女机器人’,小渔姐姐看到这个名字,还笑了她几次。

    ……

    小渔坐在床上,一脸余悸。

    还好只是梦。

    她被刚才的梦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回想刚才梦里发生的事。

    陈默还在睡觉,小渔看看时间,没有吵醒他,便轻轻下床洗漱。

    从房间出来,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墨女。

    这五年间,小渔重回大学学习一次,让墨女模拟思考方式的同时,她自己也深造一次。

    五年来,小渔已经习惯了。

    墨女现在自我意识已经非常完整,性格形成,情绪上不用她教,会自己阅读,画画,除了平常接触式的体验,其他事情都不用她教。

    所以现在,小渔还会偶尔戴戴意识感应器,让墨女体验一下触觉感觉方面的事,但不会经常用。

    “小渔姐姐,早餐我在做了。”

    “嗯,我现在去做瑜伽,要不要体验一下?”小渔看了一眼厨房。

    “好啊。”墨女放下手中的书本,轻轻点头,似乎想起什么,开口道:“小渔姐姐,你昨晚戴感应帽子睡觉了吗?”

    “没有。”小渔回房间的梳妆台上拿出意识感应发箍,仔细戴上。

    “那就奇怪了。”

    “怎么啦?昨晚有什么事了?”

    “我昨晚做梦了。”

    小渔一脸惊奇,五年来,她第一次听墨女说她做梦了,人工智能意识也会做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默哥被外星人抓走了。”

    小渔惊奇的神情僵在脸色,变成不可思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