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梦。

    陈默坐在沙发上,听完小渔和墨女的描述,便知道两人做了同一个梦。

    同样的外星人,同样的飞船,同样是抓了很多人离开地球,包括陈默在内。

    同一时间,同一个梦,这可不是巧合。

    “这是心灵感应现象。这种现象,一般出现在同卵双胞胎,母子和长期居住一起的情侣身上。你们两人的情况特殊,长期的意识连通,造就脑波在某一时刻偶然的同步,所以出现心灵感应。”

    这种现象,陈默以前经历过。

    他记得以前读高中时,梦见老妈的左手食指受伤了,结果第二天打电话回家才得知,老妈的手指在昨天晚上做菜时切伤,流了不少血。

    听完陈默的讲述,小渔更加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可能是某一种量子纠缠形态,现在难以解释的现象还有不少。”

    “那算是我梦到的,还是墨女梦到的?”

    在没有意识感应装置的情况下,墨女做梦,智能生命意识做梦,这只有在电影内才有的,小渔无比好奇。

    “我也不知道,叠加态吧。”

    陈默耸耸肩。

    “不过可以确定,墨女能做梦,说明她的自我意识非常成熟。”

    “以后会不会经常出现心灵感应?”

    “不确定,要以后观察才知道。不过你们的心灵感应现象倒是给我一个灵感,心灵感应与超光速的量子通讯,倒是可以研究。”陈默说道。

    “要不要我给你做实验啊?”小渔眼睛弯成月牙。

    “不用,墨女帮忙就行了。”陈默拍拍小渔的脑袋,这个实验和以前的研究又不同,小渔也帮不上忙。

    目前的技术中,并没有超光速通信的技术。

    超光速通信技术,陈默只是在创业小项目的书架上,见过书本的封面,权限不够,无法获取技术来看。

    其中有《超光速以太粒子通讯》、《心灵感应与量子纠缠》和《量子定向跃动》等。

    这些都是超光速通讯的技术。

    以太物质距离陈默现在的研究还很遥远,可能涉及到宇宙的时空本源,量子定向幽灵跳跃也暂时无法研究,倒是没想到,给墨女创造自我意识,误打误撞碰到心灵感应这一块。

    或许这个超光速通讯技术,可以自己研究出来,而不用创业小项目提供的技术作为参考。

    ……

    拿司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在他旁边,是拿萨的尸体,战斗一开始的那个爆炸,他的弟弟就死在爆炸中,模样有些凄惨,脸部血肉模糊,连那个标志性的裂嘴伤疤都被血迹覆盖。

    现在拿司无比绝望得看着索木,满脸悔恨。

    “没想到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是没想到。”索木不置可否。

    “能让我死得明白吗?”

    索木耸耸肩,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你应该很明白,你们好像抢了不该抢的东西,没办法。”

    “果然是这样吗?”

    拿司一脸的嘲讽与悔恨,一次冒险,他半辈子打下的地方就损失殆尽,在那些人面前,他的武装,如同吹起的肥皂泡,不堪一击。

    “一路走好,你的地盘和装备,我收了。”

    索木笑眯眯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拿司的脑袋,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嘭!

    枪声响彻黑夜。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拿司,索木不忘补了一枪,才对着枪口吹口气,转身进入背后的营地。

    见索木进来,钟雷才愣愣抬头,露出一个笑容:“人是你们杀的,我们没见过面。”

    听到这,索木也笑起来,心照不宣。

    “我不认识你。”

    钟雷和他握握手,带着两台机器人,转身离开营地。

    ……

    占领行军蚁集团稀土矿的拿司兄弟武装被屠杀殆尽,拿司兄弟被枪决。

    消息像长了翅膀,传遍世界。

    全球轰动。

    “这是行军蚁集团的报复吗?”

    “要说和行军蚁今天没关系,打死我也不信。”

    “行军蚁集团太狠了,太强硬了,直接一声不吭,将所有人员屠杀殆尽,恐怖至极。”

    “……”

    全球出现各种评论,吵成一片。

    虽然是索木武装动手的,但这背后没有行军蚁集团的身影,绝对没人相信索木武装能轻松屠杀近千人的拿司兄弟武装。

    一些西方国家吵成一团,要以‘战争罪’为名将行军蚁集团告上国际法庭,一些媒体开始指责行军蚁集团参与这次屠杀行为。

    面对外界各种猜疑,行军蚁集团公告只回复短短一句话:事件与行军蚁集团无关,行军蚁集团不知情,也未参与。

    虽然这么回应,但外界可不这么认为。

    其他抢夺矿产的几个武装,得知拿司兄弟武装被屠杀后,吓得当即下令撤离,将矿区还给行军蚁集团的人员。

    暗中那些蠢蠢欲动的人,都被这种果决的手段吓了一跳,不敢再轻举妄动。

    “动作挺快的。”王海看着全息投影的钟雷,惊讶说道。

    “动作不快,难道要留着过年吗?这可不是我们公司的办事效率。”钟雷嘿嘿一笑,不以为意:“杀了一只鸡后,其他猴子不就老实了?”

    这次屠杀拿司兄弟武装,是借索木武装的手完成的,充其量是部落武装之间的斗争,外界根本没有直接证据抓到他的头上,更不要说行军蚁集团,根本就不怕。

    知道行军蚁集团不好欺负,现在觊觎行军蚁集团资产的人,恐怕都要再三权衡利弊。

    “你那边如何?需不需要装备支持?。”钟雷不在刚才的事上纠结,对他而言,那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已。

    “暂时不用。”王海摇头:“不过普通装备要准备一批,蓝眼接下来要壮大,那里差不多要乱了。”

    “好的。”钟雷答应下来。

    ……

    希图注视着地图布局,天蓝色的眼睛,带着思索的神采。

    地图是周围几个势力的武装对比,其中安扎卡武装和辛门武装的战斗已经在白热化阶段,两家长期世仇,伤亡不小。

    两家根本不知道,旁边一头狮子正在注视着他们的斗争。如今两家弹药消耗不少,也到了该他们准备动手的时机了。

    “明天他们战斗开始阶段动手,首先消灭安扎卡武装。”希图天蓝色的眼睛眯起,舔舔嘴唇。

    “为什么不先弄死辛门部落,他们似乎更简单一点,实力弱,补给相对不足。。”阿布舍好奇问道。

    希图不以为意笑起来。

    “先消灭厉害的枪手,弱的放到最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