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乱了。

    各个小国部落之间的矛盾加剧,让冲突加剧。

    随着几个部落武装被消灭征服,几个部落开始壮大,其他部落武装不想坐以待毙,开始吞并壮大,彼此间的斗争通道打开。

    各个部落之间,要么被吞并,要么被消灭,如同斗蛊。

    部落武装的斗争开始从几个国家开始,向周边蔓延。

    一场规模空前的势力洗牌,在非洲大陆正式开始,先是部落之间的斗争,然后加剧到国家之间。从一开始几个国家的斗争,开始蔓延到非洲几个重要的国度。

    战争的星火,开始朝整个非洲大陆蔓延,进入失控状态。

    没有谁对谁错,野心出现并膨胀,混乱全面爆发,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已经倒下,即便联合国介入,也无济于事。

    非洲进入军阀混战的吞并时代。

    混乱并不止步在非洲这块土地,与之同病相怜的,还有南美。

    全球格局变化,南美的处境与非洲相似,没有实力强大的集团进入国际顶级强国行列。以巴西为首的南美集团实力孱弱,这里成为北美集团预定的后院。

    混乱从南美几个煤炭和石油经济为主的国家开始,经济崩溃,通货膨胀达到恐怖的高度,穷得只剩下钱,纸币成为最没用的东西。

    通货膨胀和经济崩溃,人民吃不饱,让几个国家开始骚乱,出现反官方游行,逐渐变成冲突。

    在有心人的操作下,战火开启。

    一些反对武装已经形成,开始与各国官方周旋,在背后的支持下,逐步壮大。

    从几个小国开始,混乱开始向周边蔓延。

    不久,一个震撼的消息传出。

    南美集团的主导人,巴西的总统被刺杀,这个消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整个南美大乱,战火出现燎原状态。

    全球两洲之地陷入战争的泥淖,空前的战争恐慌,弥漫在整个世界的心头。战争机器一旦开启,只有流下足够多的鲜血与硝烟,才会停下。

    开始了。

    各个强国如同闻到肉味的狼群,正在伺机而动。

    几个顶级集团没有明面上的动手介入,但暗中的手早已开始运作。所有人都知道,战争不是一朝一夕,现在还不到他们进场的时候。

    全球战争正在爆发的边缘。

    ……

    时维十月,序属深秋。

    在非洲和南美陷入战争的混乱之际,一个特殊的消息,引来全球其他和平地区的人们全部关注。

    一场来自猎户座的流星雨,将会在13号晚上9点准时降临地球。

    消息报道,这将是百年以来,地球迎来的最大的猎户座流星雨,维持的时间也很长,具体数量未知,基本全球黑夜时分,都能看到流星燃烧的尾巴。

    在两洲陷入战争之际,一条为战争许愿的话题,引爆推特和微博。

    在流星雨来临之际,对流星许愿,祈祷与祝福,希望世界各地的战争早日平息。

    话题传开,引来无数网友的关注,自发赞同这个话题。

    一起来看流星雨。

    一个唯美而浪漫的话题。

    然而,他们并不能预测未来,这场流星雨,将会给地球带来什么,又会如何改变人类的宇宙观。

    ……

    月球。

    和地球的喧闹不同,月球背面,始终保持着亿万年的死寂。

    这里的表面是真空,无法传播声音。

    但在蚁洞地区,地表已经出现多种大型基地建筑,包括建设的射电望远镜矩阵和光学望远镜平台。

    自望远镜矩阵开始以来,这里就开始不间断的工作,而月球基地内,包括行军蚁集团派驻的人员,常年至少有四五名成员在这里常驻研究,多时有十几人。

    还不包括前来月球旅行的人员。

    施东廷坐在基地指挥中心内,关注着月球表面各种机器人的运作和基地的各项机器运作问题。

    月球基地的扩建,一直都没有停止。

    这几年来,在月球地下基地在3D打印机器人和智能建设机器人的开拓下,已经形成一个足够大的封闭空间。

    在基地内,有很多生物实验室,都是在这里种菜和各种作物。

    如今在月球上,蔬菜方面基本完成自给自足。

    一名天文学家进入指挥中心,对施东廷飒然一笑。

    他就是目前在月球基地驻守的华夏天文学家之一的毕世晨,基地的驻守人员都叫他老毕,或者老B。看起来只是中年,戴着文人标志的眼镜,斯斯文文。

    “指挥长,13号,地球上有一场#一起来看流星雨#的话题活动,要不要出去外面体验一下?”老毕施施然在施东廷旁边的座椅上坐下。

    “外面抬头看不到流星,看不到地球,看不到太阳,除了低头看到月亮,抬头看到宇宙星空,周围都没有一点声音,蚊子都没有,看屁啊。”

    施东廷丢一个小番茄进嘴里。

    小番茄是基地的实验室自产的,检测过没有变异的有害蛋白质,可以放心食用。所以他作为基地长,每天有定量作为零食,这是非常难得的。

    “听说地球在为战争祈祷。”

    “战争祈祷也没用,祈祷战争停下来?不可能的。战争不扩散就幸运了,要是扩散,世界会更乱。”

    施东廷丢了两个小番茄给老毕。

    小番茄在空中的抛物线,和地球完全不同。

    “也是。”

    老毕将小番茄接住,丢入口中。

    “这次流星雨,看看能不能收集一些陨石标本。地球上落入地面的陨石,都是经过燃烧的,这里的陨石比地球的陨石,价值更高。”

    “这里的机器人,每一台都很珍贵的,没有地球的指令,我不能私自派遣机器人去寻找陨石。如果陨石落在附近基地,倒是可以取回来,这点权力我是有的。”施东廷说道。

    ……

    陈默站在别墅的阳台上,玩着前方的星空和大海。

    他的目光放在火星的位置。

    再过一段时间,点火器就要撞击火星,那是他行星改造的关键。如果成功,他就能进入行星改造的第二阶段。

    陈默看着入神之际,来到阳台,直接走到陈默的面前,轻轻靠在他怀里。

    “怎么啦?”陈默搂住小渔的腰问道。

    “网络上,有一起看流星雨的话题,我约了赵敏姐过来,明天晚上一起看流星雨。”小渔抬头,希冀说道。

    “好。”陈默点头答应:“这场流星雨挺大的,准备许什么愿?千万别许世界和平的愿望,因为现在实现不了。”

    “我的心很小,装不下世界。”

    小渔依偎在陈默怀里,安静看着眼前的黑夜与星空,非常享受这种时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