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悬空,繁星满天。

    正值深秋,云稀风清,是观星的好日子。

    10月13日晚上,一个不平凡的日子,新闻报道,今晚,猎户座最大的流星雨将如期而至。

    这将是有史以来,检测到的最大的流星雨。

    各个社交平台和朋友圈内,都在推送流星雨的话题,许愿祈祷,但凡闲来无事的人,都约了同学朋友,到视野开阔的地方看流星。

    学校的操场上,一群群躺在足球场草地的学生,正望着夜空谈人生理想,话友情恋爱,论国际大势,辩时空宇宙,非常热闹。

    视野开阔的海边,一个个露营观星的驴友,正守着篝火,时不时看看天空,有说有笑,等待流星雨的到来。

    一对对海底边的情侣,正相互依偎,彼此守候。

    无数专业摄影师,早已带好设备,在视野开阔的地方架起相机,期待这一场难得一见的猎户座流星雨。

    天台、公园、校园、高山、草原。

    学生、都市白领、摄影师、天文爱好者、研究人员。

    无数人在等待。

    “等一下流星来了,许什么愿好呢?”

    “废话,当然是世界和平啦。这场许愿活动,就是为非洲和南美洲的混乱发起的。”

    “世界和平,关我啥事?”

    “如果流星是为愿望而坠落,那么只要一抬头,你就能发现人生有如流星雨一般灿烂。”

    “许愿我一夜暴富。”

    “许愿上天赐给我一个大帅哥。”

    “人们以为对流星许愿能心想事成,却不知那转瞬即逝的流星只是上帝为陨落的人留下的眼泪。上帝要为这个世界大哭一场吗?”

    流星雨没有真正开始,网络上,社交平台上和朋友圈里,已经出现各种许愿的评论和讨论。各种图片就在社交平台和朋友圈传开,各种奇葩愿望,各种满腹牢骚,各种无病呻吟。

    这是一个全球的话题,也将是这么多年来维持最久,数量最多的一场流星雨。

    非洲南美两洲,沉浸在混乱的斗争中,战争的边缘,其他国家和地区,正等待这场浪漫的流星雨,一场暴风雨前的狂欢。

    世界还很平静。

    距离流星雨到达地球,还有三个小时,地球没人关注,月球已率先迎来陨石雨。

    来自猎户座的太空陨石正以13万千米每小时的速度,正面撞击月球。

    即便在蚁洞的天文学家,都对这种高强度的陨石雨暗暗咋舌。还好月球表面没有大气,否则这种撞击产生的冲击波,肯定不小。

    每一颗重量40公斤的太空陨石,就相当二十枚巡航导弹,现在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陨石正在对月球表面轰炸。

    这是有监测史以来,发现的最大的陨石雨,成千上万的陨石正在坠落。

    包括施东廷在内,现在驻扎在月球的6名科学家,都聚集在月球基地的卫星中心内。

    他们都在等待,看看有没有陨石落在基地附近。没有经过大气燃烧的陨石,比落入地球的陨石,更具备研究价值,对他们的研究非常有帮助。

    “不知道会不会有陨石落在基地附近?”毕世晨感叹说道。

    “要不要向地球发回警报?这场陨石雨,恐怕比想象的要大很多。”另一名科学家说道。

    “警报早就有了,地球的人,现在都在等着看流星雨,只有浪漫,警报可没几个人在意。不过如果被陨石坠落砸中,只能说中彩票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

    施东廷则是坐在主椅上,认真关注着各种情况。

    现在他是基地长,现在特殊情况,他要时刻关注基地的情况,万一一颗陨石坠落在他们基地所在这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指挥长,卫星检测到,有一颗陨石,坠落在距离基地80公里的F14区平原地带,地球已通过请求,可派遣机器人前往搜寻。”

    月球基地的人工智能,将陨石坠落的地方标记出来。

    施东廷精神一震,腰板挺直。

    场上的几名科学家都神情激动,纷纷看向施东廷:“指挥长……”

    “小月,计算运输机器人到达F14区所需要的时间。”

    “两个小时。”

    “派遣7号运输机器人前往坠落地,将陨石带回来。”施东廷当即决定。

    ……

    香炉湾别墅。

    受控核聚变普及,新能源汽车普及,许多重度污染的工业也被淘汰,环保政策的作用很明显。

    现在大城市内,光污染不严重的地方,也能清晰看到繁星满天的夜空。

    陈默、小渔、赵敏等人,也在草地上一遍等候一遍玩耍,气氛愉快。有机器人负责烧烤,几人可以自由地玩游戏。

    无双已经过了十岁的生日,长高很多,亭亭玉立,非常精致,长相上比她妈妈小时候漂亮很多,小脸还有点婴儿肥,看起来非常可爱。在学习方面,年过十岁的无双,差不多学完高中的知识,所以现在什么都懂。看起来像一个小大人。

    不过有一点不变,爱吃赵敏送的糖果,从小就爱吃,和赵敏的关系亲密无间。

    几人正在草地上,抽牌贴纸条。

    “爸爸,你什么时候和妈妈生一个弟弟给我玩?”无双边抽牌边开口。

    “额?”

    “呃!”

    陈默和小渔对无双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惊愕,赵敏却在一旁乐得不行。

    “墨女姨不能生啊,不然让墨女姨和爸爸生了。”

    “哈哈……”赵敏忍不住笑出声。

    “人小鬼大。”小渔直接弹了一下无双的脑袋,自己也忍不住乐起来:“生弟弟是给你玩的吗?”

    “弟弟就用来玩的。”无双摸摸被小渔弹的脑门,笑出酒窝,直接抽走小渔手里的一张牌,合成一对放到牌堆里:“妈妈,你输了,贴纸条,咯咯咯……”

    “你居然乘机偷看妈妈的牌?”

    “这叫转移注意力鸭。”

    “哈哈哈哈……”

    陈默和赵敏都忍不住笑起来,墨女也轻轻笑起来。

    “妈妈,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说,家里男丁稀少,他们不好催你和爸爸,但你们要抓紧给我生一个弟弟玩啊,不然……”小姑娘眼珠子乱转,笑容特别甜。

    “不然怎么样?”

    “不告诉你,我悄悄和敏姨说。”

    “还学会搞神秘了。”小渔又弹了弹她的脑门:“去给妈妈拿瓶饮料来。”

    “遵命。”

    游戏结束,几人就坐在草地上聊天,看着天空,无双赖在赵敏身上,有说有笑。

    他们现在也只是房子比普通人大一点,生活还是很平常,陈默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偶尔抽空休假出去玩玩,或者应酬,这种和家人看星星的机会也难得。

    “敏姨,我和你说说我看到流星要许的愿望,有很多个,要不要听鸭?”无双趴在赵敏身上,笑着说道。

    “妈妈不能听吗?”

    “不能,我只跟敏姨说。”

    小渔哭笑不得,有时候她都怀疑这女儿是不是她亲生的。

    无双附在赵敏的耳朵旁,悄声细语,没全部说完就被赵敏挠痒痒,两人闹成一团,没多久,战火就蔓延到小渔和墨女身上,无双就是这个家的调味剂。

    陈默看着她们玩闹,说不出的轻松。

    忽然,一颗明亮的流星划过星空,一闪而逝。

    “流星雨来了。”

    第一颗流星出现时,无数看到它划破星空的璀璨时刻。天台、操场、草地、沙滩,清风徐徐的山顶,带着咸味空气的海边,无数人仰着头,许下自己的愿望。

    正在地球之外,陨石流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靠近地球大气层。

    如果有人能看清楚陨石流的情况,一定会震惊,陨石流其中夹杂着大小不一的飞船残骸,一个个破碎的残骸,一个个冷冻舱,一具具奇特的尸体,正朝地球大气层飞速靠近。

    一场震惊世界的流星雨,即将上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