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看着关于火星和行军蚁集团的新闻,神情很不甘心。

    他们的航天局,是最先探索火星的机构,如今却被行军蚁集团强势宣布火星的所有权。

    除却火星之外,整个太阳系,适合人类登陆进行地外研究的行星不多。

    官方正在处理战事,无暇顾及这些事,只是象征性的反对,他们作为专业人员,知道这里面的严重性。

    如果行军蚁集团真的霸占火星的所有权,对全球的地外研究机构而言,将是一个灾难。

    等战事结束,华夏将成为第一个进入星系空间的国度,享有无限的资源和先机。他们和其他国家的地外空间研究,将全部受限在行军蚁集团的规则之下。

    这对他们的未来星际空间探索和发展,会是一个巨大的限制。

    “联系其他国家的空间研究机构,发起一场全人类的宇宙空间大会,制定空间规则。”吉姆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他必须团结除华夏空间研究人员之外,其他所有国家组织的空间专家,来反对行军蚁集团这个荒唐的所有权声索,以此让行军蚁集团作出让步。

    ……

    “你想联合我们给行军蚁集团施压?”

    欧洲航天局,杨·韦尔纳听到吉姆这话,眼神闪烁,举棋不定。

    现在全球空间研究界,确实对行军蚁宣布霸占火星的事很气愤,但在行军蚁集团那种恐怖科技能力之下,没人能翻起浪花。

    “现在只有联合起来,给行军蚁集团施压,站在道德和规则的制高点,否则时间拖得越久,火星彻底被改造,外界就会默认他们的声索,到时候会更加麻烦。我们占据绝对的制高点和人数,只要联合投票,肯定是我们赢,其他航天局肯定也会同意我们的决定。”

    电话那头传来吉姆凝重的声音。

    似乎下定决心,杨·韦尔纳目光一定,开口道:“行,地点在哪?”

    “日内瓦吗?”

    岛国鹿儿岛,江户城听到会议的地点,眼睛眯起来乱转,在思索其中的利弊。

    行军蚁集团提出对火星的所有权,大大震撼全球的空间研究机构。

    但行军蚁集团拥有操控小行星轨道的能力,那已经是目前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对抗的技术,也没办法限制。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道德和规则的制高点,对行军蚁集团进行压制。

    行军蚁集团会不会理他们,这是一个问题。

    但这似乎是他们夺回火星该有的权益唯一的方式,若什么都不做,就是默认火星属于行军蚁集团,那不是他们想要的。

    至少全世界的舆论和道德制高点,在他们这边。

    江户城嘿嘿一笑:“可以。”

    ……

    “默哥。”

    墨女打断正在看着视频的陈默。

    “全球宇航局和空间机构,要联合起来,举办人类宇宙空间大会,集体向我们施压,重新制定地外空间的利用规则,地点在日内瓦。”

    墨女将吉姆联合其他机构负责人的通话和录音放出来。

    陈默神情毫无波澜。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如果外界不反对,那才是不可能的。在他们针对火星提出所有权时,就知道会有一些麻烦上门。

    “怎么办?”墨女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陈默简单说了一句,继续将目光放在火星的视频上。

    火星亿万年荒芜的地势,早在小行星撞击时,被摧残得面目全非。

    默海中,波光粼粼的海水,近看已经出现一丝绿意。

    水质净化菌和制氧菌,投入默海,这种能在恶劣环境快速分裂和生长的真菌,没有天敌,没有限制,在高级生长剂的作用下,开始疯狂生长分裂。

    现在整个火星的海洋,已经遍布制氧菌和其他几种投放的改造菌,火星海水的情况在快速改变。

    如今在火星的大气中,用测试氧气浓度的仪器,已经测试到氧气的存在,虽然浓度不高,但却真实存在。

    随着制氧菌的数量越来越多,大气中的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也正在快速被消耗,要不了多久,就能达到适宜生物生存的浓度。

    越过与默海相隔的山地,这里是一片平原。

    这里曾砂砾遍布,满目黄土,小行星的撞击,铺天盖地的灰尘曾淹没这里,雨水侵蚀,让这里的土壤稍稍湿润。

    在万古不曾变化的土地上,今天出现一丝变化。

    一株小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土地上。

    多子草,一种繁殖速度极其快速的草,在没有阳光时,能在较低的氧气浓度大气,高温低温等环境中生存,一旦有阳光,它们能在短短三天内成熟,然后疯狂繁殖。

    亘古死寂的火星,已经出现生命的迹象。

    菌落和植物最基础的生存条件形成,等火星大气层上空的火山灰全部清除,阳光落在火星上,陈默投放的植物种子,将会开始疯狂地生长繁殖。

    ……

    当天晚上,全球航天局和空间机构联合发出号召,召开人类宇宙空间大会,商讨定制全新的宇宙空间利用规则。

    大会邀请全球空间研究机构参与,包括飞蚁航天中心的空间研究学者和行军蚁集团的陈默,还特意强调,希望陈默一定要到场。

    似乎有意扩大,消息一出,全球媒体开始疯狂报道。

    短短一天,宇宙空间大会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世界。

    “傻子都知道,这是一场针对陈默,针对行军蚁集团的鸿门宴,傻子才会过去参加。”

    “如果连参加一个国际会议的魄力都没有,那陈默也是一个废物,还有脸声称火星是他们所有吗?”

    “火星本来就是全人类的,独吞属于全人类的财产,不敢出来辩驳吗?”

    “全球的精英特工,估计都盯在那里,若能在那里干掉陈默,那就赚大了,就看陈默敢不敢亲自过来了,如果陈默出现,那就精彩了。”

    “他要是有魄力参加会议,我就服他。”

    “我猜陈默不敢,怕死是人之常情,陈默又不傻,他那么厉害,应该会更加珍惜自己的命。”

    “缩头乌龟不配拥有火星。”

    “对,陈默这种胆小鬼怎么配得上火星?还不如躲在家里吃奶。”

    “如果陈默不敢过去,将被全球人唾弃和嘲笑。毕竟怕死的胆小鬼和缩头乌龟,怎么配掌控火星?”

    整个互联网上,全部关注这件事。

    无数人开始带节奏,还有一些看热闹的起哄。

    除了各地的战事,行军蚁集团宣布对火星的所有权,所以人类宇宙空间大会的消息传出,几乎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目标。

    陈默会不会到场,几乎成为所有人猜测的事。

    如果陈默到场,那么他可能面临无数的暗杀;若他不出现,到时候全球的人,都不会认同行军蚁集团对火星的所有权,无数舆论将会在这里大作文章。

    这一刻,全球的目光都放在行军蚁集团身上,等待陈默的回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