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在陈默的计算机实验室里捣鼓着,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一丝不苟。

    从小就启蒙,无双掌握的知识,已经超过传统的教授博士,陈默让墨女将掌握的知识,毫无保留教给无双。

    此时的无双非常认真。

    以前都是墨女姨和爸爸给她出课题,让她完成,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课题,而且父亲也让她自己开发研究,所以她非常用心。

    有时候会从学校逃课出来做实验。

    这种爱好研究的‘不良习惯’,还是被妈妈严肃警告了,勒令她现在不准像爸爸一样长时间呆在实验室,必须按部就班学习除数学、物理、计算机以外的其他课程。

    即便是一项疼爱她的爸爸,这件事没反驳妈妈。

    所以她只能乖乖听从小渔的安排,在规定的时间才能进入实验室。若逃课被小渔知道,那她以后一段时间,连父亲的实验室都进不来。

    在无双专心捣鼓之际,实验室的大门开启,陈默和墨女走了进来。

    “无双,时间到了,回家吃饭。”陈默到无双面前站定。

    “爸爸,再等一下行吗?”

    “不行,晚回去,你妈妈找我麻烦,赶紧的。”

    “爸爸,你也怕老婆啊。”

    “嘿,小丫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怕老婆?别拖时间,不然下次不能进来了。”

    “好吧。”

    无双有些不舍地保存计算机上的资料文件,有模有样地脱下实验袍,跟着陈默离开实验室。

    “你的课题研究到哪了?”

    车上,陈默询问。

    无双的课题,他让墨女辅导关注,偶尔问问,不懂的,有墨女给她解答,偶尔陈默也会问问她的学习情况。无双现在的研究,就是一个学习过程。

    无双拆开一个棒棒糖含在嘴里,想了想才道。

    “我想了想,量子虚拟现实游戏相当创造一个量子虚拟世界。现在我学到的知识和技术,一下子跳到完全的量子虚拟现实世界层次,做到完全的虚拟现实是不可能的,所以先从简单的做起。”

    “从易到难,方向对了。”陈默点头道:“那简单做起,是从哪做起?”

    “我先结合传统VR技术和脑控技术,做出初代的虚拟头盔,然后再一步步的改进。”

    “墨女姨告诉你的?”

    “才不是,我自己想的。”无双傲娇说道。

    “挺聪明的。”陈默摸摸无双的脑袋,赞赏说道:“等你完成作品,就和敏姨说,敏姨肯定给你开一个大型的产品发布会。”

    ……

    小渔给陈默盛了一碗汤,坐在他身边,无双和墨女也在桌上,一家人非常和谐。墨女虽然不吃饭,但也会陪着他们。

    “今天炖了鸽子汤,尝尝味道如何。”

    “挺好喝的。”陈默喝了一口汤,看了一眼身边心情有些落寞的小渔:“火星项目在等结果,我休息几天,今晚陪我出去散散步?”

    “好。”小渔点点头。

    火星改造项目,已进行到最后阶段。

    该准备的一切,陈默都准备完毕,现在是等待结果的时候,火星志愿者的试验成功,陈默就能进入新的研究阶段。

    所以陈默给自己放一个小假,安静等待。

    吃完晚饭,陈默就带小渔和墨女离开,外出散散心。

    三人走在海堤边。

    小渔搂着陈默的手臂,安静走着。

    她的心情不太好,陈默能清晰感觉到。小渔这段时间有点心事,作为最了解小渔的人,陈默自然察觉到,所以才会陪着小渔出来。

    平常的小渔,可从来不会将心事埋着,什么事都会和他说,无论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

    “老公,背我好吗?”小渔抬头,眨着眼睛看着陈默。

    “行,上来吧。”

    小渔的身体紧紧贴在陈默后背,头埋在陈默肩膀上。陈默能清晰听到小渔轻微的呼吸声,耳朵后面还有一点暖意。

    两人性格默契,结婚后一直维持着感情的新鲜感,依然像热恋中的情侣。

    陈默慢慢走着,享受着这份安宁。陈默也能感觉到,小渔的情绪正在慢慢好转。

    “老公。”

    “嗯。”

    “为什么我老是怀不上宝宝?”小渔在陈默耳边轻语。

    她想生二胎,陈父陈母想多一个孙子孙女,包括她爸妈,也想多一个外孙。可是几个月下来,她算好排卵时间,夫妻生活比以前还频繁一些,没避孕措施,肚子就是没动静。

    这也是她闷闷不乐的原因。

    “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吗?”陈默问道。

    “嗯。”小渔微微点头:“是不是我身体出问题了?要不要去检查?”

    “可能是我的问题。”

    陈默回想创业小项目的作用。

    创业小项目让他的大脑进化过几次,上次完成超光速通讯技术,出现一滴金色的液体改造他的身体,他不得不怀疑,是这些原因,导致他身体出现一些变化。

    “可能生殖隔离了。”陈默笑道。

    “这次说正事呢,没开玩笑的。”小渔轻轻打了一下陈默,有些生气说道。

    “没开玩笑,可能是我的问题。”

    “你壮得跟牛一样,能有什么问题?是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注射什么药剂了?”小渔一惊,紧张问道,连生气都忘了。

    “没,我又不是科学疯子。对自己身体有危险的事,我才不干,确定药剂无害,我才会使用。”

    陈默托着小渔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大腿,安抚她的情绪。

    “老公有一个秘密,可能是它导致的,等做完火星改造项目,我全部告诉你,好不好?”

    “嗯。”

    小渔重重点头,搂着陈默的手臂变得更紧。她也不问什么秘密,陈默该让她知道,从来不会瞒着她,她也绝对信任陈默。

    “那我以后还能不能生宝宝?”

    “能,肯定能,等火星项目完毕,我研究研究,怎么让老婆生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

    小渔又羞又喜。

    “这事都要研究,研究狂魔,又想拿你老婆当试验品啊?”

    “不然我去找别的女人研究?”陈默戏谑问道。

    “你敢?咬死你。”

    小渔气急,一口咬在陈默的肩膀上,不敢太用力。

    “开心点的小渔,才是老公的宝贝,以后别闷闷不乐的,有什么事就和老公说。”陈默说道。

    “嗯。”安静下来的小渔,乖巧地趴在陈默的背上,郁闷的心情烟消云散:“老公,背着我累不累?”

    “不累,你轻的像羽毛。”陈默轻松说道:“要什么礼物,老公背你去买。”

    “口红,玫瑰花。”

    “还是这么没出息。”

    “我老公这么厉害,你老婆这么没出息,我比你有出息。”

    “好像挺有道理的,逻辑严密。不过你这个逻辑有点像罗素悖论诶,就是理发师悖论,以前有个理发师……”

    小渔在陈默脸上亲了一下,安静趴在他背上,听着他‘长篇大论’的故事,无比享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