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外星飞船的激光扫过,远在百里之外的太空飞船和导弹,瞬间炸开。携带的行星炸弹也炸裂,亮起比太阳还耀眼的光芒。

    “威力还不小。”

    蜥蜴头乐呵着,如同看烟花般,欣赏着太空中的爆炸。

    哪怕行星炸弹产生的电磁波,也不会对他们的超光速飞船造成影响。这里是太空,更不会有什么冲击波的影响。

    嘀嘀嘀……

    在他们交流之际,警报声响起。

    “怎么回事?”

    “纳米虫。”

    蜥蜴头吐吐细长的舌头,在仪器上敲动几下,将量子雷达的显示画面调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纳米虫在腐蚀飞船的船体。

    “这小家伙有点不服气,还特别聪明,纳米虫都研究出来了,偷偷靠近我们,差点阴沟里翻船。屏蔽飞船周围的电磁波,打开飞船上的电磁脉冲和干扰器,清理掉这些纳米虫。”

    这种事,他们见得太多。

    抓捕非智慧生物都会有反抗,抓捕文明生物,不被反攻击才有蹊跷。面对比较聪明的红级智慧生物文明,一不小心被反杀的事,屡见不鲜。

    ……

    刚果雨林深处。

    陈默和墨女穿着战甲,正在雨林上空与外星抓捕器纠缠。

    飞了地球大半圈,还是被轻松找到,陈默意识到根本无法逃跑。抓捕器的速度,比他的战甲更快,只能毁掉抓捕器。

    “打不过。”

    战甲的激光束扫在外形捕捉器上,陈默一颗心就往下沉。

    双方的实力,不在一个级别上。

    这是一个比他们先进很多的文明,随便一个机器,已经让他使出浑身解数。

    陈默试过各种武器来摧毁这两个抓捕器。

    高能量的激光在这个奇怪的抓捕器上,仅仅只能留下一道痕迹。导弹根本无法到来任何损伤,小型的电磁脉冲机器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更别说冲击波和普通的打击。

    这个外星抓捕器,速度还比他们快,任凭他闪躲逃跑,都会像牛皮糖一样跟上来。如果被那些抓捕的绳子缠上,陈默想不到逃脱的可能。

    刚才墨女被缠住,墨女直接切断手臂和战甲才逃脱。

    陈默感觉自己像抗拒被抓捕的小猫,哪怕现在逃脱,也逃不出地球这块小地方。

    第一次有这种无力感,让他无比难受。

    “默哥,太空的飞船和行星炸弹被毁,纳米机器人的控制器也消失了。”墨女提醒。

    “嗯。”

    在陈默的预料之中,也许他的武器,对外星人而言,只是一个笑话,造成的威胁不大。

    “激光的功率太小,切断这种材料的能量不够,无法毁掉它们。”墨女依然紧紧跟在陈默身边。

    轻松切割钢板的激光,作用不大,纳米机器人有电磁干扰,导弹没有作用。

    陈默一边闪躲,脑子在飞速想着应对之策。

    小渔怀有身孕,还在安全屋内等他回去,如果他被外星人抓走,家就没了。他自认为强大的科技,在高等文明的外星人面前,像普通的玩具,不堪一击。

    还是不够。

    陈默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现在不是拍电影,他没有英雄光环,文明之间的鸿沟与差距,不是靠他愤怒吼几声,反抗几下就能逾越的。

    完全不同的两个等级的碰撞,任何计谋和想法都是枉然。

    如果给他时间,他可以凭借创业小项目的科技优势,迅速发展。

    可惜,外星人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墨女,如果我不在,帮我照顾好小渔她们。”

    陈默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

    “默哥,什么意思?”

    墨女声音无比焦急,还有点慌。

    “我也不清楚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我不在的时候,你按我说的路发展科技,研发超光速飞船、更强的材料和武器。”

    “为什么说这些?”

    “我们执意抓一只小猫时,它能跑的了吗?”陈默盯着眼前的机器,咬着牙说道。

    这是他不愿意承认的事,但事实就是这样。

    “如果这次我逃不掉,你以后听小渔姐的话,照顾好她们,不要让她们受伤害。”陈默声音无比沉重。

    哪怕他不甘心,也无可奈何,像是在交代后事。

    对方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抓捕机器,就让他用尽浑身解数,除非他死在这里,否则逃不掉。

    ……

    全球各地突然出现奇怪的机器抓人,已经引来全球恐慌。

    各种图片在社交网络上和朋友圈中疯狂传输,加上几万人被抓,失踪,舆论根本压不住,短短一个小时,已经造成海啸般的轰动。

    外星人抓人。

    外星人来地球了。

    各种舆论伴随着照片和视频出现,没多久,他们就发现,不明机器就像昙花一现,抓到人离开后,根本找不到任何痕迹。

    “控制舆论。”

    “引导舆论。”

    几个大国的官方通话后,达成一致的共识。

    为了避免恐慌蔓延,造成社会情绪崩溃,不得不这样。

    几个国家集体停下手头的战事,投放各种特效视频和消息,将社会舆论往谣言和电影特效上引导。

    一时间,舆论的水变得浑浊,扑所迷离。

    亲眼看到的,知道是真的,没有亲眼见过的,半信半疑,至少将恐慌压制在最小的范围,以后等事情过去,社会慢慢接受事实的存在,时间上有缓冲,不会给社会造成太大的动荡。

    只有当局者,才会知道其中的恐怖之处,外星人就在太空中,而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如同一窝蚂蚁,任由外星人抓捕。

    “样本抓捕完毕,就剩这个文明先驱者了。”

    托雷尔目光炽热地盯着光幕,如中了大奖一样兴奋。

    刚才他又仔细看了一遍第四颗星球的那个人造城市,确实和陈默战甲身上的标志一样,而且也问了抓来的几名宇航员,确定这个人就是文明先驱者。

    有一个好的实验体,收获不小。

    “我的差不多了。”蓝师收回记录仪器。

    作为星际考古的小组,他们的团队不会抓捕任何生物,主要就是记录这些文明的发展轨迹和资料。

    若是已经毁灭或消失的文明,他需要记录文明的物种,语言,文明程度、技术、特性和位置。若还存在的智慧文明,他需要记录那些资料和文明的位置,让后人方便回到这里探索,并记录文明的成长。

    等这里的智慧文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可以被宇宙联盟的势力收编,纳入宇宙联盟的归属内。

    “这小生物还挺难缠,玩得差不多,该收网了。”托雷尔调出一个控制光幕,点了几下。

    大西洋的海面上。

    随着时间推移,陈默的心情就越沉重。

    逃,逃不掉!

    打,打不过!

    这个机器更像是在逗他玩,像逗猫,任何人面对这种情况,都是一肚子气,但除了无力,还是无力,这种感觉非常憋屈。

    突然,正与他缠斗的机器停顿在空中,倏地加速,撞向陈默,数十根手指大小的绳索朝他缠过来。

    陈默脸色陡然剧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