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战兵遇到伏击,现在怎么办?”

    三霁有些不淡定看着全息投影的光芒。

    他们的战兵在青水星被伏击,这是难以置信的,本以为一场顺利的抓捕,没想到招来这么大的事。

    托雷尔比较淡定:“别急。三涯肯定联系舰队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

    “从前线赶到这里,需要十个原点时。”三霁说道:“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对方的人似乎不多,而且战斗有限。虽然战兵只有一个小队,但撑过这段时间应该不是问题。我们还有两艘武装飞船作为防备。”

    托雷尔注视着光幕,神情比较冷静。

    “三涯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没让我们先撤退。而且三涯是队长,两艘武装飞船不可能丢下他的。”

    “那我们还找不找那个生命?”三霁问道。

    “肯定要找。”托雷尔毫不犹豫说道:“王这次下令舰队对这个区域展开这么猛烈的攻击,就是为了那个生命。”

    “那么重要吗?”

    “是的,他的价值,可能比整个青水星还要高。那个生命的生命等级,可能比我们还高。他从一个低级生命跳级进化,如果能找到其中的钥匙,你知道其中的好处吧?”

    “他的生命等级比我们还高?”

    三霁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的文明属于宇宙的中层,如果生命等级比他们还高,就是宇宙的中上级了。

    “只是猜测。从身体素质和智慧来判断,他的生命层次不应该是低级生命。”托雷尔平静说道:“若是真的,抓到他,我们的好处很大。”

    三涯很难受,这些偷袭者有一个特点,没有选择和他们近身战斗,而是打一枪换一地。

    一追上去,对方就逃掉。

    这种打法很恶心,但也让三涯猜到一个问题,对方的近战能力不行。

    很快,他就发现他的猜测是对的。

    其他战斗上,三眼文明的战士和对方近身交手,很快就分出胜负。

    蓝血文明是近身战斗出名,一个两个近身弱可以理解,但现在整体都近身弱,这是不应该的。三涯已经怀疑这些是不是蓝血文明的伏兵。

    “他们近身战斗力弱,尽量拖住他们,近身和他们纠缠。”

    三涯提醒完毕,手掌摊开,直指契商逃离的方向。

    一道直径一指粗的紫色激光束,像晨光穿破森林,横跨整个战场,异常耀眼。

    激光扫过的大地,留下数万米长的焦线。这道紫色激光束,从天边扫过,直接抹杀了数名在天边看热闹的观众。

    数者身体无一不被切断,最惨烈的一位,身体从腹部被切断没有立刻死去,血液喷洒在空中,两段身体掉落,一边痛苦挣扎,最终砸落在地上,失去动静。他穿着战甲在距离数万米以外的地方看热闹,还没来得及反应,直到剧痛侵袭全身,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紫色激光扫过的地方,尖锐的惨叫声撕心裂肺。没人同情这些围观者,战斗者没时间同情,围观者更多的是恐惧,一些识趣的围观者,开始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不敢在围观。

    被激光扫来,能量防护罩自动挡住,契商感觉战甲的速度明显下降,不敢迟疑,几次变向突进折行,避开激光照射的消耗。

    契商也在烦恼,战斗中他发现,三眼文明的近身战斗力超乎他的想象。

    刚才和三涯对打了一个回合,那一个回合差点要了他的命。

    长说,高等文明生命的大脑和神经构造不同于他们,在反应能力上,有着先天的优势,这是他们靠努力无法弥补的。

    近身战斗,在速度和反应上,高等文明生命有巨大优势。

    开始他不信,认为他们并不逊色于三眼文明的类人,近身战斗同样不弱,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很天真。

    现在三眼文明的战兵已经稳定下来,只要应付好他们的远程攻击,他们占据仅有的一点优势就会慢慢消失。

    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不利。

    后方的三涯已经追上来,对方似乎想用激光激活他的能量防护罩,让战甲的能量可用能量通道降低,让战甲速度下降来拖住他。

    再次挡下三涯的一记激光,契商一个L型俯冲,引爆一个拇指大小的烟雾弹,迅速远遁。L型俯冲是一种空中战斗常用的技巧,可以迅速脱离战甲的平行视野,配合遮挡视野或者干扰雷达的武器,简单实用。

    “长,可以开始了。”

    拉开与三涯的距离,契商快速联系长。长是现在自由者组织的首领,也是自由者里面最有威望和最长者。

    “好。”

    战甲的通讯仪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陈默在青水城的废墟中连续跳动,不断变换位置,躲避着来自天上的攻击。来自天空中的攻击,有些范围很小,但威力大,有些爆炸的方位,有几平方公里,所以有时候不得不打开贴着地面飞行,来躲开攻击。

    他不想暴露位置,这个阶段,加入混战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要去的方向,是飞船的下方,那里距离飞船最近,如果需要,他可以第一时间冲向飞船。

    轰轰轰!!

    几道爆炸在身边炸开,陈默连续几个突进转折,堪堪躲开,站在废墟的一个墙角边。

    上空就是战场。

    战场很大,以三眼文明的飞船为中心,范围囊括青水城上空几千平方公里。对于高超音速飞行的战甲而言,这点地方并不算大。

    靠近飞船的范围最为激烈。

    战甲的武器,打击面是以平方公里算的,在地面上,只有一个个深坑和焦土,还有无数倒塌的建筑。

    站在隐蔽的墙角,陈默安静观察战场,现在自由者明显有些无力,近身能力太差,远程打击的手段有限,只要三眼文明的战甲师躲开,自由者就无可奈何。

    在陈默看来,自由者肯定有后手,否则这么一点人,不可能成事。

    现在,有两个战甲师就在他前上方的天空战斗。

    三眼文明的战甲师越来越远,战场慢慢靠近青水城郊外了。

    珅有些狼狈,心头一股气。他是三眼文明的战兵,从来没见过这么猥琐的战法。一击不中就远遁,偏偏他还无法抓到对方。

    对方的战甲虽然奇怪,他没见过,体型也不像蓝血文明的,但速度还不错。

    而且最恶心的是,对方的武器,都是恶心的烟雾弹,腐蚀性药剂或者烟雾,通过各种手段来对付他们,不过现在情况已经出现一些变化。

    熟悉对方的手段后,他们已经变成进攻的一方。

    掌握主动的珅一个闪身突进,随手一记飞弹,炸开的腐蚀烟雾,封锁住对方逃跑的路线。

    嗤!!!

    手中的长刺刺入对方的脖子,随手一搅一扯。

    一团红色血雾从战甲内喷出来,贱在珅的战甲上,连惨叫都没有。紧随其后,一脚横扫,身首分离的战甲朝地面爆射,砸开一个直径三米的坑洞。

    “对方的血是红色的,不是蓝血文明。”珅看着手中长刺的血迹,脸色瞬间黑了:“他们是青水星的低等生命。”

    珅的话,立刻引来团队屏道的愤怒。青水星的低等生命偷袭他们,还死掉几名队员,让他们感觉有一种被虫子攻击杀死的感觉,非常憋屈。

    不仅仅是三眼文明的战甲师愤怒,自由者这边也因为同伴被杀而愤怒。战斗变得更加惨烈,自由者都在拼命。对三眼文明而言,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战斗,但对自由者而言,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战斗。

    珅甩甩手中长刺的鲜血,目光投向其他地方。

    忽然,珅的视线一滞,在他下方废墟的角落里,他看到有个特别的东西。战甲视野放大,一台经过伪装的战甲出现在他眼中,一套背着‘蛋’的战甲,看起来像驼背。

    陈默已经察觉到珅的目光,战甲解除伪装色,抬头,两人目光碰到一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