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玥见战斗结束,在陈默周围的武器和战甲师都停下来,才加速靠近陈默。她的战甲没有厉害的武器,也没有像样的防御武器,只敢在这种空隙时间靠近。

    因为她看到了,陈默控制住了一名战甲师。

    刚才的战斗,让她无比震撼。

    没想到当初在训练场上训练那么久的,是一个这么可怕的战甲师。

    现在她只能赌一把,赌对方会带她离开这里。赌对了,她可以获得自由,赌错了,她就永远留在青水星,或者死在这里。

    从她以前和陈默的交谈中,她有种感觉,陈默应该会带她离开。

    陈默看到穿着训练场战甲的人冲上来,刚抓住三涯,现在可不是随便让人靠近的时候,左手抬起,对准泷玥,打开公共频道说了两个字。

    “站住。”

    “是我。”泷玥被陈默冷漠的声音震住,急忙开启战甲的头盔,高空冰冷的大气,拍在她的脸上,让陈默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能不能带我离开?”

    泷玥的语气很真诚,还带着哀求。

    这是她离真正的自由最近的一次,曾经不曾想过离开青水星的她,那种渴望变得无比强烈。

    陈默记得泷玥,多次见过,这个有白鲸一样皮肤的女类人,给他的印象并不坏。

    确认身份,陈默便没有在理会,将关注点放在处理现在的局面上。

    从观察和打斗中,陈默发现三涯的实力不弱,而且他控制三涯后,周围的队员都停止动手,飞船上正攻击他的武器也都停下。

    种种迹象表明,在这支三眼人的小队中,他手中这个战甲师的地位应该不低。

    三涯第一次感觉浑身发冷,战甲的能源核心被摘下,他就是卸掉指爪的猫咪。他的命,被控制在一个比他低级的生命手中。

    这种感觉很屈辱,被人控制的感觉非常不好,还是被低级生命控制。无论此次后果如何,他注定被嘲笑。

    曾经他高高在上地对陈默品头论足,如今他的生命就控制在别人手中。他不再是随意支配低级生命的战甲师小队队长,第一次体验到死亡的恐惧。

    “有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别杀我。”

    “让飞船停下,打开舱门。”陈默提着三涯的后颈,平静说道。

    现在三涯被他控制在手中,所有武器都不敢在对着他,连旁边的队员也只能干瞪眼。

    “你逃不掉的。”

    “逃不逃的掉是我的事,要么下令,要么死亡。”陈默声音没有情绪波动,从对方的回答已经确定,对方在这支队伍中,确实有话语权。

    说完,陈默手中格斗刺的光芒更加亮眼,抵在三涯的脖子处,杀气弥漫。

    只要三涯敢说一个不字,陈默就会毫不犹豫下杀手。这些话,都是用公共频道说的,现场所有战甲都能听到。

    “停下,打开舱门。”

    “三涯队长,他们会逃掉的。”一名队员无比焦急提醒。

    “如果不停下,我自己破坏飞船舱门进去,到时候你们全部都要死。”

    陈默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

    在他手中的紫色的远程脉冲激光凝聚,瞬间迸发,指向另外的一艘飞船。只见那艘飞船的能量防护罩,在陈默手中的远程脉冲激光下,有如纸糊般炸开。

    飞船在恐怖的激光照射下,一分为二,从高空中解体,化作一个爆炸的火团。

    “不可能。”

    三涯大惊失声,他从来没想过,陈默手中的激光这么可怕,居然轻而易举破开飞船的防护罩。虽然他们这次过来的飞船,并不是军方的战舰,但能量罩的强度绝对不低。

    只有超越蓝级的远程脉冲激光,才有这种恐怖的威力。

    陈默手中的武器,已经超越蓝级了?

    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陈默是如何得到这么强大的战甲的。

    “要么停下,要么死。”

    这一次,飞船上的三眼人浑身发冷。他们不敢再怀疑陈默的话,陈默没有选择毁掉飞船,只是因为他需要用到而已。

    不仅是三眼人,连自由者都一脸惊慌。三艘飞船,陈默毁掉一艘,剩下两艘,如果将飞船彻底毁了,他们谁都跑不掉。

    “停下可以,你不可以杀我们。”三涯已经确定,他们失去最后的筹码。

    “我对你们的命不感兴趣,最后一次机会。”陈默将格斗刺抵在三涯的脖子上,格斗刺已经穿透战甲的材料,靠近皮肤。

    三涯能清楚感觉到陈默的不耐,若再有一句话废话,他不怀疑陈默会杀了他。

    “立刻关闭武器,停下飞船,这是命令。”

    这一次,两艘非常的驾驶人员不敢在迟疑,当即停止飞船的起步。

    ……

    战火已经停止,只剩下两艘飞船停在二十万米的高空中。契商带着一个看起来瘦弱的战甲师过来,停在陈默两公里远处,不好靠近。

    “兄弟,可否见见?”契商朝陈默发了一个信息。陈默控制对方的重要人物,中止这场战斗,对他们而言,可以减少很多伤亡。

    “不用了。”陈默没有理会,看见飞船舱门开启,提着三涯就朝舱门飞过去。

    “兄弟,可否用另一艘飞船,帮助更多类人离开。”

    “不行。”陈默直接拒绝,现在不是善心大发的时候,类人越多越复杂,对他而言累赘越多。

    见此,契商只是叹息一声,便让人组织队员快速进入飞船内,不敢再打扰陈默。

    泷玥有些紧张,又无比期待,在陈默飞向飞船时,她也催动战甲跟上去,进入舱门,泷玥发现陈默并没有拒绝她进来,心头大喜。

    急忙到陈默身边,亦步亦趋跟着,时不时看看陈默的背影,不敢有任何脱节,也不敢有其他动作。这一次进来,她将离开青水星,他可以看看青水星之外的宇宙,她不再是一个被文明圈养的生命。

    一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以后终于能看到。

    托雷尔站在飞船的大厅内有些恐惧,那个曾经被他当成虫子一样抓回来的生命,在过去几个原点月内,变得这么恐怖。本以为这次过来能将陈默抓回去,却没想到,反被俘虏了。

    如果陈默要报复他,不敢想象接下来他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看到陈默拎着三涯进入飞船的大厅,托雷尔浑身发冷,身体不自觉缩了缩,不敢抬头与陈默对视。

    再一次看到,他没有了在地球看到陈默那种平淡的心态。如果他的猜想正确,陈默应该是比他们还高级的类人,他对陈默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已经没有。

    陈默只是在托雷尔身上停留了一下,便没有再理会,他认出了托雷尔,但现在不是翻旧帐的时候。

    打量一下飞船内,确认没问题,陈默就将三涯丢到地上。

    三涯战甲的能源核心已经被解除,对穿着战甲的他而言没有任何威胁。若是需要,陈默可以杀死这里的每一个人。

    “现在将飞船的控制权给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