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手中的动物看起来像黑虎,又有些区别,它的爪子非常尖锐,如同小镰刀一般,散发着黑色的寒光,婴儿胳膊大小的尖牙,像地球生命中的剑齿虎。一双猩红的眼睛,非常残忍。

    这头黑虎的力气非常大,陈默穿着‘自由黒蚁’,没有力气的概念,但他知道,若是在不穿战甲的情况下,这头黑虎可以将他撕碎。

    他堪比蓝级生命的身体强度,在这头黑虎面前都有些吃力。

    此时陈默像拎小猫一样,抓住黑虎后颈部的皮毛提在半空中,任由黑虎挣扎咆哮,无动于衷。

    这里距离飞船并不远,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刚才陈默从战甲雷达上看到这里有事,就过来了,恰巧看到黑虎扑食的一幕,只是对象是一个类人,他就动手救了下来。

    缱绻在树干,带着警惕的类人,体型有点精瘦,身高只有一米五,算是矮小,暗红色皮肤,皮毛护着下体,有点像电影里的蛮人,即便体型小,看起来也很有力量感。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瞳,晶莹透亮,看一眼就让人印象深刻。

    陈默确定这是一个小孩,眼睛那种懵懂和干净,是成年人没有的,也是无法装出来的。

    嗤!

    陈默开启‘自由黒蚁’的格斗刺插入黑虎后颈,本来还在拼命挣扎吼叫的黑虎,瞬间没了动静,四肢僵直在半空中。

    随后陈默手掌一松,将黑虎丢到拓离旁边。

    砸在身边的**吓得拓离往旁边一跳,还不忘用标枪警惕着,确认**死亡,他才敢放松一点。

    两人四目相对,就这样对峙着,拓离盯着陈默战甲的眼睛,依然是警惕的模样,标枪已经抓在手中,而陈默透过战甲看着他。

    眼前有些诡异的画面。

    一个不知名的黑红色铁甲兽不仅可以飞,还能轻松杀死**。在这个奇怪铁甲兽面前,**像完全没有反抗力的小宠物。

    **庞大的身躯倒在他脚边一动不动,给他带来视觉和心灵的双重震撼。

    被称为丛林的王者**,在对方手中像一只小动物,就这么简单被杀死。

    这只铁甲兽这么强大吗?

    他从来没听爷爷说过丛林里有这么强大的铁甲兽,还会飞。

    拓离变得更加警惕,爷爷说过,在丛林里,任何野兽都有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野兽杀死。

    “你好。”

    陈默开口,用的是宇宙联盟的通用语言,只是回应他的是拓离一脸的警惕。

    在拓离看来,他的声音,是一种动物的吼叫声。

    听不懂?

    在意料之中,对方是原始的装扮,文明都没有彻底开化。

    咔嚓!战甲打开,露出陈默穿着紧身服的真面目,修长的身形,肌肉的轮廓在紧身服下很明显,线条流畅。

    看到陈默的真面目,拓离浑身一震,神情由警惕变得震撼。

    刚才杀死**的不是什么铁甲兽,而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战士。虽然他们的皮肤和眼睛不同,但彼此间差不多的模样。

    眼中的警惕消失,拓离看着陈默的眼神充满崇拜和感激。陈默不是铁甲兽,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一个能轻松杀死**的战士,从**口中救了它。

    天生对强大战士的崇拜,让拓离看着陈默的模样,两眼放光。

    “这个。”

    陈默从战甲内拿出一个耳机式的神经意识翻译器轻轻递给拓离,他的动作不敢太大,生怕这个类人以为他存在恶意。

    等拓离犹豫着接过翻译器后,陈默拿出另一个翻译器。

    “戴上。”

    陈默将翻译器放到耳边,慢慢挂在耳朵上,然后指了指拓离手中的翻译器。

    看着这个奇怪的东西,拓离有些迟疑,但对方似乎没有恶意,还救了他一命。想了一会,学着陈默的模样戴上翻译器。

    “你好。”在拓离戴上耳机后,陈默再次开口。

    耳机是通过脑电波波动来传达意思的,让类人之间不存在语言障碍,即便拓离不懂得宇宙联盟和地球的语言,陈默也可以和对方顺利交流。

    自己能听懂陈默的话,这个认识让拓离神色一亮。

    第一次碰到这么神奇的东西。

    陈默看到拓离神情的变化,知道他听懂了:“你叫什么名字?”

    “拓离。”拓离迟疑一下说道。

    “拓离?你知道这个星球叫什么名字吗?”

    “星球?”拓离神情疑惑,最后还是摇摇头。

    “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可以吧?”刚才陈默的雷达发现,十里外的山洞里,有规模的类人群落。这个孩子,应该就是群落里的孩子。

    “可以。”

    拓离点头答应。

    因为发现陈默不是铁甲兽,又救了他一次,还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他对陈默的戒备少了很多。

    “走吧。”

    陈默重新回到战甲内。

    炫酷的战甲,看得拓离两眼发光。回过神,拓离有些渴望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在他们群落,**是非常珍贵的,能获得**的牙齿,是最强大的象征。

    部落里只有荆戈有**的牙齿,是荆戈单挑一头**,将**打死获得的,荆戈也是部落里最强大的战士。

    而且**的皮毛和肉,都非常珍贵,这个**,够他们吃很久。

    “想要?”陈默指着黑虎的尸体。

    “嗯。”拓离毫不犹豫点头。

    “走吧。”

    陈默抓着黑虎的后颈肉,让拓离在前面带路,朝他的部落过去。身高三米,体长近六米的黑虎,在地上留下长长的拖痕,黑色的血液浸满土壤。

    路上,拓离像一个好奇宝宝,不断打量包裹着陈默的战甲,这身铠甲在他看来,非常酷炫。越是见识到战甲的厉害,他对陈默的崇拜就更加深,对陈默的问题知无不言。

    陈默也趁此机会,了解了一下拓离部落的大致情况。

    一个原始的部落,叫蛮山部落,拓离的爷爷是部落的族长,其他男的大都是战士,最强大的战士叫荆戈,能单挑黑虎。

    拓离的本事就是跟荆戈学的,虽然身材瘦小,但速度不弱,可以轻松在丛林中穿梭。

    大约半个小时,陈默就拖着黑虎的尸体,跟着拓离进入部落的范围之内。

    一个山洞区,山洞前还搭建许多木质的屋子,整个区域都被十几米高的树干围起来,底部堆满荆棘,像是一个小围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