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都在围着实验台,好奇盯着实验台上的方形机器,都在等待。

    拓山等人在等到,看看祖先让他们一直保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而陈默在等待,这个方形机器上,有没有关于这个空间的任何线索。

    “默哥,检测完毕,是一台计算机,电源没了。”检测的机器收起,墨女就开口。

    “给它连接电源。”

    陈默机器人给方形机械连接电源,就按了一下方形盒子上面的一个凸起的位置。他刚才看了,方形机器只有两个位置有不同,一个是那个镜头,还有就是这个凸起,应该是启动键。

    果然,方形机器上小镜头的灯亮起,在背后也出现了一个动静,盒子的机器动了动,露出一个接口,随后,一个巴掌大小的显示屏升起。

    接口的造型是六角形的,区别于现有的接口,陈默暂时没弄明白接口的线路,所以无法用数据连接这个机器。

    “真的行了。”

    最激动的就是拓山和木尨两人。祖先留下来的东西,传了几百年还能启动,由不得他们不激动。这里可能藏着他们先祖的历史,还有先祖的文明结晶。

    机器运转的轻微的声音从盒子内传出来,显示屏已经亮起。

    放了上千年的计算机,居然还能正常使用,陈默也有些惊叹。蛮山族的先祖刚那么大魄力进行星际迁徙,也是技术的魄力吧。

    小屏幕上显示的是蛮山族的文字,陈默看不懂,就将目光投向木尨。

    “能看懂这些文字吧?”

    “能。”

    “都念一次。”

    “航行日志?基础教育知识;高级教育知识?蛮山历史;光算机?技术资料……”

    木尨指着一个个图标读出来。

    有些图标让木尨满脸疑惑,词不达意,陈默也一知半解。

    因为有些词组,木尨只认识字,并不理解它真正的意思。在他学过的知识中,并没有这个名词,也没有这种印象。

    这些图标,陈默判断,这是蛮山文明祖先留下来给他们的知识,里面凝聚着整个蛮山文明的知识和智慧结晶。这种方式与创业小项目有点类似,通过这种方式的传承,只要保持语言完整,后人再次启动机器时,就能一点点解读这些知识。

    “知道它的意思吗?”陈默点开技术资料的一篇资料。

    “不懂。”木尨摇头。

    上面的字他认识,但很多数学符号没传承下来,他不认识。这些文字和符号组合起来的公式,他更不懂。他的知识储备里,并没有这些知识,也没见过。

    意识翻译器是翻译木尨理解的意思,然后传达给陈默,现在木尨不懂,陈默也不懂。

    语言的障碍出来了。

    这还是刚刚开始,很多东西涉及专业术语,木尨没学过这些知识,无法传达专业知识。就无法通过意识翻译器来翻译完整的意思给陈默。

    “有点麻烦。”

    看来他需要掌握蛮山族的语言,才能完整解读这个方形机器内的资料。

    “这些深奥的知识,你无法解读,我需要你将你们的文字教给我,由我来解读。”陈默指着方形机器说道。

    “可以。”木尨毫不犹豫答应。

    陈默启动这个方形机械后,他对陈默已经彻底信任。

    ……

    泽奇穿着战甲缓缓降落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走进一栋小建筑里。

    整个星球只有一栋建筑,其他地方都是一望无际的荒芜。看到神情清冷,正在静坐在大厅的紫韵,泽奇的步伐下意识放慢,将手中的信息放到桌子上。

    这个星球不是紫韵居住的星球,是紫微星给重犯的独立星球牢狱,紫韵就是这个星球关押的犯人。

    紫韵这次丢失一个小宇宙,紫微文明高层震怒,给了她最高的黑洞级惩罚,被卸了战甲,被关在这个星球上,等待惩罚。

    “你来做什么?”紫韵睁开眼睛,神情清冷。

    “我查到了两个消息,来告诉你。”泽奇说道。

    “说。”

    “第一个消息是找到三眼文明被抢的其中一艘飞船,确定是青水星被圈养的低等生命抢走的,另一艘没有消息。”

    泽奇将一段影频放出来,就是契商的口供录像。

    “他说不认识另一个抢夺飞船的战甲师,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他们想认识,但被对方拒绝了,之后分开了。我们查了附近星系的记录,没有另一艘飞船的踪迹。”

    紫韵看了录像,陷入思索。

    从录像看,这个低等生命并没有说谎,而且从她观察青水星逃离的影频来看,那个神秘的战甲师不是低级生命,而是超过三眼文明的高级生命。

    如果对方不去周围的星系,以光速飞船的速度去其他星系,时间太久,需要上百天甚至数年,除非对方有队友接应他们离开,这种可能性有很大。

    “第二个消息呢?”

    “我们调查时,有一个特别的发现。在原点星系前往阿美星系的光速航路上,发生了一场空间乱流,疑似出现空间涟漪和小宇宙尖叫。”

    泽奇将一张相片投放的光幕上,相片有点模糊,但能看到轮廓,还有一个点。

    “我们在光速之外,收集了这场空间乱流内的光影还原,发现疑似有一艘飞船就在空间乱流之内。我算了算时间,与神秘战甲师从青水星逃走,光速到达这个空间乱流的时间吻合。但在阿美星系,并没有发现这艘飞船的影子。”

    “你是意思是,那个神秘战甲师在前往阿美星系时,陷入空间乱流被带走了?”

    紫韵看了看相片,神情万年不变的清冷。

    空间波动是以光速传递的,一般飞船维持光速飞行,是不会陷入空间乱流中的。而万一陷入空间乱流中,就有可能被带到宇宙的任意角落,不说凶多吉少,但他们再想找人,是难上加难。

    “存在着这种可能,而且还有疑似的小宇宙尖叫现像,我猜测会不会他们进入小宇宙内了?”

    “猜测?”

    “因为无法确定,只能是猜测。你将这件事告诉紫微星,让紫薇星降低对你的惩罚,不然来不及了。”

    “这是丢失小宇宙的惩罚,紫微星的规则,高层不会因为你不确定的消息破坏规则,说出来就是愚蠢,别天真。”紫韵摇头,神情冷漠。

    “黑洞级惩罚,你可能会死的。”

    “这是我的事,你走吧。十天后,我就要接受惩罚,你在这里没用,帮不了我。”紫韵冷冷说道。

    泽奇一滞,最后叹息一声离开。

    直到泽奇离开,紫韵才重新将目光放在光幕的相片上,泽奇的那张空间乱流的相片,目标太小,即便他们技术先进,影像依然模糊,只有一个小光点,但轮廓确实像一艘飞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