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愣愣看着一个个女孩跑过来,将手里的花放到他手上。

    这里已经成为全场的焦点,很多蛮山族的人是第二次有这么多女孩同时给一个男人,第一次是以前发生在荆戈身上。

    很快,蛮山族就认出陈默这个主角。

    村子外的那艘巨型飞船,现在看过去都显眼。蛮山族的村子又不大,平常有什么消息,一传就家喻户晓。

    陈默是天外来客,来的时候,一招杀死一头成年黑兽,救下族长的孙子拓离。

    这些在蛮山族的村子里都不是秘密,陈默的身份他们早已经知晓。蛮山族天生对强者崇拜,陈默自然让他们佩服,又是和祖先一样的天外来客。

    村子里这段时间,一直在议论陈默这个天外来客,女孩们自然也听过陈默一招猎杀一头黑兽,救下拓离的事迹。

    二十多个女孩,都将手中的花送给陈默,旁边的荆戈和拓离只是静静看着,不做反应。在他们看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直到没有女孩过来,陈默还是一脸懵逼。

    “呵。”

    荆戈看到陈默的模样,冷酷的模样有点变化,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荆戈这一声‘呵’落在陈默耳中,尤为不同,带着浓浓的幸灾乐祸的味道,陈默脸都绿了。旁边的拓离,盯着陈默手中的花,一脸崇拜。

    “她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是来给你的吧?”

    陈默看向荆戈,还是难以置信。这里只有他、荆戈和拓离三人,他严重怀疑是不是让他转交给荆戈的。

    荆戈没理他,自顾吃着烤肉。

    “先生,没有给错呢!荆戈已经几年没有女孩给花了。”拓离提醒陈默,就是给他的,最后忍不住笑了。

    陈默从他笑声中听到幸灾乐祸。

    “为什么?他不是最强战士吗?”陈默疑惑不解。

    “因为荆戈刚成年时,就接到很多女孩的花。他连续三年拒绝了所有姐姐的花,然后又不爱说话,冷冷的,后来姐姐们不敢给他了。”

    拓离说得小心翼翼,还时不时注意荆戈,生怕挨揍。

    只是荆戈从头到尾就没有理他。

    “为什么拒绝?”陈默惊奇看向荆戈。

    拓离耸耸肩,表示不知道。荆戈也没理他这个问题,显然是不想回答。

    “我现在怎么办?”

    陈默拿着二十多朵花不知所措,现在场上虽然还是很热闹,但很多蛮山族人的目光投向陈默低声议论,俨然成为半个焦点。

    “你喜欢哪个姐姐,就将花送回去给她。”拓离说道:“最多五个呢,你看茼姒和螣娜姐姐这两朵花,都绑着兽骨坠,说明她们只选了你一个诶。”

    “我有爱人。”

    陈默看着手中的花,无比头疼。这‘幸福’来得猝不及防,陈默第一次遇到。早知道就不要幸灾乐祸,结果发生在自己身上。

    “多娶几个姐姐也没事啊,先生那么强大,肯定能照顾她们。”

    “呃……”

    陈默看到拓离纯净的目光,败下阵来,和他说也没用。

    “你能不能帮我把花还给那些姐姐,让她们重新选啊?”陈默低声问道。

    “你将花送回给她们,就是承认她们,她们以后就跟着你了,要送回去吗?”拓离摇头。

    “还是不了。”

    陈默抬头看见远处偷偷看着他的一群女孩,头皮发麻,现在场面有点尴尬。

    其他被女孩选的青年,开始陆续开始将花返送回给女孩,只有陈默没有动静,而陈默又是接到最多花的青年。

    现成无数青年都羡慕着,关注着陈默的动静呢,万一陈默选走他们看上的女孩,到时候就要和陈默战斗争夺了。听说陈默能一招猎杀黑兽,他们肯定不是对手。

    拓山已经过来,悠哉游哉的,面容喜悦:“先生,族里那么多女孩对你倾心,你选哪几个?”

    陈默嘴角扯了扯,这感觉像一个媒人拉着几个女孩往他这里塞一样。

    “我有爱人,不能选。”

    拓山了然。

    “先生,您何时能离开我们这里呢?”

    “呃?什么意思?”陈默一愣。

    “先生,我不是赶你走的意思,是想说,若先生短时间内无法离开,甚至终其一生无法离开这里,何不如先祖那般留下后人,也可传承下去。”拓山急忙解释。

    他不得不怀疑,陈默像先祖一样落入这里,已经无法离开,如果是这样,陈默就要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陈默能一招猎杀黑兽,又有那么强的机械技术,若是陈默选择在这里延续,对他们蛮山族的帮助肯定很大。

    “我能离开,而且不会太久。”陈默哭笑不得。

    “若先生真喜欢,也可以带着她们离开的。以先生的能力,养几个女孩应该不是问题。是女孩不够俊吗?她们都是族里最优秀的女孩呢,族里的青年可都对你羡慕地紧。”

    拓山指了指周围羡慕的目光。

    蛮山族女多男少,这是长期的环境选择,所以蛮山族允许一夫多妻,这样有利于繁衍。族里的青年,都希望能娶到几个优秀的女孩,现在她们都选陈默了。

    “不是因为这个。”陈默现在没办法解释,两方的观念不同。

    见过的外星人物种多了,陈默早已不是地球时的审美,世界观也不局限在同一个种族上,但让他与见不熟悉的人成婚,那是不可能的。蛮山族青年之间也有一些是因为感情,但更多的是想繁衍传承下去,而陈默对这种事,是感情的问题。而且他有家庭,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那真是可惜。”

    拓山有些遗憾。

    陈默拒绝所有的花,让选择陈默的蛮山族女孩有些失落,但也只是失落,每年都有这种情况。除非两者有感情的,其他的女孩,更多的是想嫁给强者,而陈默拒绝了。

    挑选的时间过去,接下来是擂台时间,族里优秀的女孩,成为很多青年争夺的对象,而女孩送出去两朵花,被两个青年同时选择,两个青年就要打斗。

    第一阶段结束,需要争夺的女孩有六十多名,因为陈默一个人收了二十多朵花又放弃选择,今年需要争斗的人数比以前少了不少。

    陈默和蛮山族的族人一样,都在底下看着他们争斗。生存环境苛刻,他们不得不以这种方式保持血性,增加自身生存的能力,这是一种无奈的妥协。

    不得不说,蛮山族的战斗技巧很好。

    这里是丛林环境恶劣,他们必须要用最快的方式猎杀自己的猎物,所以攻击的都是针对弱点,而且出手干净利落,没有半点多余的花样。

    这是几百年丛林生活积累下来的战斗技巧,是最简单,威力最大的技巧。

    不过蛮山族里青年之间的战斗,下手都有分寸,没有往死里来。

    一个小时,随着最后一场争夺落幕,这场祖庆的选夫活动结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