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灰色的物质从地上扬起,快速蔓延,草地如同被灰色火焰吞噬的纸片,鲜艳的色彩在快速消失,灰色的面积在增加。

    咕唧咯嘶……

    没多久,沾染纳米机器人的三十一年刃蛛发出奇怪的叫声,失去原来的速度,在地上挣扎。三十一年刃蛛身上,一个腐蚀的伤口出现,慢慢扩大。

    纳米机器人的规模在迅速扩大,包裹着地上挣扎的三十一年刃蛛。没多久,被纳米机器人包裹的三十一年刃蛛消失,连遗骸都没有一点。

    画面极具冲击感。

    纳米机器人的增长没有停止,正在朝其他三十一年刃蛛蔓延过去。

    一分钟后,纳米机器人的灰雾团规模已经达到上百立方米,空气中像是悬浮着一个灰色的尘埃团,正疯狂朝其他地方扩散。

    所过之处,三十一年刃蛛都陷入痛苦的挣扎中,最后彻底消失。

    本来有序进击蛮山村子的刃蛛队伍,在纳米机器人的搅动下,瞬间失去分寸。随着纳米机器人规模的疯狂扩大,在村子前已经形成一道屏障。

    所有想冲过这个屏障靠近蛮山村的三十一年刃蛛,都在疯狂挣扎,然后在挣扎中死亡,最后被吞噬消失。

    没多久,纳米机器人就达到上万立方米的规模。

    蛮山村子内,拓山和一众战士看着眼前恐怖的一幕,神情震撼。他们看到的一切,完全超出他们所能认知的范围,只有传说中的神才有这种手段。

    刚开始还担心陈默能不能帮助他们抵挡三十一年刃蛛的灾难,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们将所有的担心全部消除。

    “族长,默先生是天神吧?”一名蛮山族战士仰望着空中的陈默,神情崇拜。

    “我也不知道。”

    拓山回过神,还是难以置信,机械他见过,飞船他也听说过,先祖记载过。但这种恐怖的景象,他是第一次看到,完全是神迹,他甚至不知道黑雾是什么,有什么用。

    纳米机器人的复制增长很恐怖,现在已经遍布整块空地,所过之处,不留任何生机。

    三十一年刃蛛不知恐惧,就像扑火的飞蛾,正源源不断朝护着蛮山村子的纳米机器人里面撞过来,然后被吞噬殆尽。

    嗡……

    没多久,纳米机器人突然炸开,分成许多股,朝山林各个方向蔓延流动。所过之处,树木被腐蚀消失,留下长长的轨迹,以及不断壮大的纳米机器人。

    一面倒的屠杀,三十一年刃蛛在纳米机器人面前,没有任何一点反抗能力,这就是降维打击。

    蛮山族族人的逃离已经停止,很快,族人都得知陈默挡住三十一年刃蛛的消息,越来越多的族人接到消息,停止逃离回到村子,不断往村子的东边聚集。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森林已经消失,树木全部不见,甚至是地上的落叶,也不留一点,留给他们的只是一个光秃秃的空地,还有飞在空中如同蚊群的纳米机器人。

    “默先生这么厉害吗?”

    “默先生一定是先祖派来拯救我们的天神。”

    “……”

    无数崇拜的目光投向高空中的陈默,充满炽热。

    拓离在飞船里,屏幕上也播放着三十一年刃蛛被屠杀的一幕,此时只剩下狂热和崇拜。他知道先生很厉害,但没想到这么恐怖。

    陈默浮在空中,静静看着纳米机器人的扩张。

    解决三十一年刃蛛的灾害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这对他而言只是消灭一场虫灾,举手之劳,若不是因为蛮山族在这里,他只需要一个原子弹或者氢弹,就能全部搞定这些怪物。

    纳米机器人的屠杀还在继续,一千平方米,两千平方米,五千平方米,一平方公里……

    密密麻麻的灰雾正在成指数倍增长,接触的地方全部变成死地,树木草丛全部被纳米机器人啃食干净。

    屠杀维持一个小时,纳米机器人的灰雾以蛮山族村子边缘为线,向东绵延十公里直径内,毫无生机,繁衍三十一年刃蛛的大湖巢穴,被纳米机器人重重包围,所有从湖里出来的怪物,都在瞬间被吞噬。

    见证整个过程的拓山,心头的震撼久久不能散去。

    这种恐怖的毁灭,让人不寒而栗。

    灰雾的杀戮过程感受不到一丝温度,没有任何情感,山林所有生命在这种灰雾面前,都被无差别同化,连一滴血都没有,生命在这一刻毫无价值。

    这种灰雾,比刃蛛更加冷血可怕。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他们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刻他才认识到,穿着战甲,性格平和的陈默有多恐怖。震撼的同时也在庆幸,陈默的存在,让他们的族人免遭灭族之祸。

    否则那些怪物进入他们的村子,他们整个村子都会被屠杀。

    孕育三十一年刃蛛的大湖被填满,不再有刃蛛出现,一场灾难,就这样轻描淡写被平息了。原以为蛮山族要遭灭族之祸,却没想到是这番场景。

    “天佑蛮山族。”

    回想被三十一年刃蛛屠杀的先辈和族人,拓山眼睛忍不住通红。如果不是三十一年刃蛛的灾难,他们不会蛮山族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现在三十一年刃蛛被轻松屠杀,如果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蛮山族就有希望在这个星球上安心地生活下去。

    “先生,请受我一礼。”

    见陈默落下,拓山双手握拳放到头顶部,闭着眼朝陈默鞠了一躬。

    这是蛮山族的最高礼仪,历来只有族里最尊敬的人,才会被敬以这种崇高的礼仪。这一鞠躬,代表着蛮山族最高的敬意,也代表着蛮山族将无条件守护的对象。

    “先生。”

    不仅是拓山,场上其他蛮山人,都做了和拓山一样的动作,对陈默鞠了一躬。

    在这个星球生存,三十一年刃蛛是最具威胁性的生命,这里环境恶劣,陈默这一次,无疑是拯救他们和他们的家人。

    “举手之劳。”陈默朝拓山回了一礼,淡淡开口:“刚好我有件事和族长商量。”

    “先生,你要我们做任何事,我们都不会拒绝的。”拓山神情严肃。

    “我要改造这个星球,你们想不想换一种生存方式?一种文明化的生存方式,和你们的祖先一样。”陈默说道。

    “真的可以吗?”拓山神情大震,激动问道。

    “并不是难事。”

    “先生,我代表蛮山族全部族人表示,愿意追随先生。”拓山脸色激动,见证陈默的手段后,他知道,这是他们族人的一次机会。

    “额?”

    陈默倒没想到拓山会直接选择追随他,不过也没有拒绝。

    “那现在就开始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