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名战甲师悬浮在大楼外,战甲的类型和大小各不相同,但涂装相同,在胸口处,还有一个标志的图案。

    还撰写着宇宙联盟通用的文字。

    星球安全署。

    战甲头盔褪去,露出五张不同的脸。

    为首的是蓝色皮肤的类人,耳朵尖锐,头发金红,布满血丝的眼睛在四处打量。其他四个,两个类兽,两个类人,皮肤造型也各不相同。

    “确定是这栋楼吗?不是说是屎绿色的吗?怎么变成银白色了,还挺好看。”安三对比一下资料,大楼的造型不变,但颜色变了,屎绿色不见,只有银白色,看上去顺眼很多。

    “是这栋,新星战甲公司没变。”旁边一名成员说道:“新星战甲公司是绿禾文明的资产,绿禾文明王室方确认,这是他们赠送给对方的报酬。”

    “那就进去吧。”

    安三领头,降落在公司一层的门口,而陈默也和荆戈从里面出来。

    “几位,有什么事吗?”陈默淡淡开口。

    安三看了眼资料,正是他们要找的陈默和荆戈,不过他的目光在陈默和荆戈身上的战甲上多停留了一下。

    危险的感觉。

    以他多年在星球安全署和各种星际罪犯打交道的经验,他从两人身上感觉到深深的威胁感。

    这说明,两人的实力肯定不弱。

    “我是星球安全署的队长安三,这是我的证件,有些话想问你。”安三将一个电子身份证件放出来,表明来意。

    “星球安全署?”

    陈默一愣,随手查了一下,就确定星球安全署的职能,相当地球的国际刑警,隶属宇宙联盟。

    “里面说。”

    陈默和荆戈转身进入屋内。

    安三略有些惊讶,他担任星球安全署的队长到现在,很多生命听到星球安全署,无论有鬼没鬼,总会有些不自然。但陈默和荆戈太平静,感觉根本没将他们当一回事,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见。

    陈默让牛木倒了一点饮料给安三等人,自己平静坐在沙发上。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是关于乔格里被谋杀未遂的事,你说说过程。”安三直入主题,直视陈默的眼睛,似乎要看穿陈默的内心。

    可惜,陈默只是随意瞥了他一眼,没当回事。

    “这是我飞船记录的,从他求救到回到绿禾王室的整个过程。”

    陈默将一个芯片递到安三面前。

    “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的飞船空间跳跃刚好出现在那,他向我们求救,并承诺报酬,我出手救他,送他回来。至于细节,影像记录比我说的清楚。”

    坦坦荡荡。

    安三与陈默的眼神触碰中,他没有从陈默眼中看出任何的波动,也没有任何慌忙和惊惧,似乎不怕他们的问询。

    “你们从哪个文明而来,来石甘星做什么?”

    “我们来自华夏文明,宇宙探险,飞船反物质耗尽,来石甘星系补充,顺便落脚休息。”陈默不急不缓说道。

    “华夏文明?全宇宙记录在册的共有九千亿个文明,八万七千亿颗智慧生命星球,名叫华夏文明的很多,你说的位置在哪?”安三将宇宙星图的大概分部放出来,让陈默指所在的位置。

    “我的老家在哪,这和你们调查的案件有关吗?”陈默平静问道。

    “有无关系,由我们判断,不是你。”

    安三随行过来的一名长着狗头的成员开口,情绪明显有些不爽。

    “呃?你们的态度似乎是来针对我们调查的?”陈默瞥了一眼开口的那名成员,他能感觉到,这意思就是针对他来调查的。

    此话一出,场面的气氛开始针锋相对。

    彼此都能感觉到来自对方的戒备,二对五,陈默和荆戈的气势上依然不落下风,一个平静,一个冷酷,五人就这样对视。

    这时候,双方都知道,只要有一个不对的动作,就是真动手的意思。

    气氛已经到爆发的边缘。

    安三感到无比沉重的压力,他注意到其他队员没有注意的细节,刚才气氛对峙的瞬间,他就看到陈默和荆戈的两个微小的动作。

    脚步微挪,身体前倾。

    那一刻,他能感觉到来自两人身上巨大的压力,他甚至有种感觉,只要有一个亮武器的动作,他们五人会在亮出武器之前死在这里。

    这两人是很可怕的战甲师。

    他们远远低估了这两人的实力。

    他忽然想起绿禾王室那边的口供,陈默在短时间内杀了七名追逐者,最终救下乔格里的。

    “别误会,两位。”安三开口,打破对峙的气氛:“只是好奇你们宇宙旅游多远了而已,其实我也想着以后宇宙旅游一次。”

    陈默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针锋相对的气氛被打破,安三五人的压力齐齐一松,像挣脱束缚的虫子。刚才不仅是安三,其他四人都感觉到来自陈默两人深深的压力,刚才和陈默顶嘴的队员,神情都阴晴不定。

    “两位说是来补充反物质能源,顺便休息的,不知何时离开?”安三仿佛没事人一样,开口问。

    “如果你们愿意资助我们补充满反物质能源的钱,我们可以现在离开的。”

    “呃……先生说笑了,你们有个人空间曲率飞船,还会在乎补充反物质能源的钱吗?”

    安三没有说假话,陈默说这种话,就好像说开得起豪车环游世界,却没有钱加油一样。只是他并不知道,陈默刚从小宇宙内出来,确实没钱,而飞船是自己造的。

    “我说真没钱,你们是不是会认为我的飞船是抢来的?”

    “……”

    安三察觉到陈默语言间的变化,现在没有刚才那么客气。但他不好多说,事是他们先挑开的,他现在也不好责备队员。

    “两位真是会开玩笑,今天就到这,谢谢两位的配合,以后有什么情况,可以联系我。”

    也不管陈默需不需要,安三写下自己的通讯仪号码放到桌子上,拿起陈默给他们的芯片,带着四名队员离开。

    离开新星战甲公司时,五人感觉周围轻松很多。路上,安三在想着刚才和陈默接触的过程。

    “队长,刚才对峙时,我感觉压力很大,有种被尖刺抵在后背的危机感,随时可能死亡。”一名队员还有些余悸。

    “我也有。”安三毫不避讳说道:“那两人是高手。”

    “他们看着不像是高级生命,为什么给我们那么大的危机?”

    “生命不可貌相,色系生命等级划分,只是大体上的区分,并不完全准确,即便同色系的生命,也有三六九等。神级文明中,无尽海文明的生命,血液是透明的,不在色系之内,他们依然是神族。”

    “呼,队长,你们看看这个影像。”

    五人中,唯一一名女性类人突然在战甲团队频道中惊呼出声,将一段影像共享到团队频道内。

    是陈默在太空中杀死七个追逐者的影频。

    看到影像内陈默干净利落刺杀的手法,安三在心头暗暗庆幸,刚才双方没有闹翻,不然他们真的有危险,刚才那种危险感是真的。

    高手,他们的感觉没错。

    若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能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杀死七名凶徒,或者说能不能在这段时间内不被凶徒杀死。

    看影频时,他们都不自觉将自己代入陈默的位置,想想都可怕。

    “以后勒巫说话时别那么冲,容易得罪人,哪怕我们是星球安全署,也不能随便得罪人。宇宙间比我们强大的生命比比皆是。”

    “知道了,队长。”

    刚才那名和陈默顶嘴的狗头队员急忙答应,刚才他也清晰感觉到一种危机感,所以后面不敢乱说话,现在看到这个影像后,心有余悸。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查不查他们?”

    “先不查,开始对方很客气,只是被勒巫刺激了一下。他们的战甲很高级,有个人的空间曲率飞船,又是高手,像某个高级文明出来的,高级文明不屑于用手段和阴谋去对付绿禾文明。”

    听完乔格里求救那段对话,安三排除了调查陈默的想法。开始陈默并不答应,后来听到钱才答应的,应该是为了报酬才出手的。

    他们的星球,似乎来了两个狠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