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乌被截住了,两个战甲师,穿着星球安全署的战甲。若是被抓住,落在星球安全署手中,可不是那么好玩。

    “头,我被星球安全署的人给截住了。”那乌在拼命逃离,可惜对方像异性虫族的鼻涕虫一样恶心,死死黏住他,摆脱不了对方。

    “想办法逃离,回基地汇合,若无法摆脱,就暂时不用回基地,可以想办法逃到其他星球,再联系我。”

    频道中传来维杰斯的命令,其他六名战甲师都听到指令。

    如今爵诩大概率死亡,任务完成,接下来他们会拿到一大笔星币,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够他们舒舒服服过完一辈子。

    如何逃离是一个大问题。

    那乌心思百转,想着如何摆脱星球安全署的追捕。

    星球安全署的制式战甲都是蓝级战甲,与他们相当,可不是那么容易摆脱。

    忽然,看到雷达显示另一个方向追逐而来的战甲,那乌心生一计。那个战甲师并不是星球安全署的制式战甲,说明对方不是星球安全署的人,可能是刚才那个豹女战甲的人。

    赌一把。

    那乌转头,朝那个方向飞过去。

    白术看到魔焰文明逃跑的战甲师朝他这边飞过来,先是一愣,很快就笑了。

    刚好,省得他花力气到处追。

    速度再次加快,朝那乌过去。

    两分钟后,两人就在高空中相遇,距离不过20公里,20公里距离,对两人的战甲速度而言,只是三秒钟。

    白术毫不犹豫激活激光武器。

    “五号,星球安全署追过来,赶紧逃。”那乌用公共电磁频道喊出来,周围的战甲都可以接收到。

    “石帆,他们是一伙的,注意。”朔听到那乌的喊话,精神大震,急忙提醒队友:“我对付他,这个交给你。”

    “五号?”

    白术一愣,很快就明白那乌喊话的意思。

    驱狼吞虎。

    对方假装跟他认识,想用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来对付他。

    他们彼此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星球安全署战甲师的目标明确,今天在这里的,只要不是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都是罪犯。

    白术气急反笑,对方不傻,居然知道玩阴的。

    他想开口,但迟了一点,星球安全署的人认定他们是一伙的,攻击已经开始。

    微型反物质子弹内含的反物质只有几微克,在战甲战斗中属于‘常规’武器,作为战甲格斗中热武器稀缺的替代,它能穿透能量盾,遇正物质湮灭的特性,让它有足够的杀伤性。

    只要反物质的量控制好,反物质子弹的伤害范围,可以在不伤到自己的情况下,伤到对方。

    白术的神情凝重,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都是经过专业训练,可不好对付。

    在反物质子弹飞过来时,毫不犹豫减速,启动激光照射过去。连续不断的几声爆炸,让两人之间的区域陷入白茫茫的火海。

    几乎在瞬间,白术就开启能量盾,抵住微型反物质子弹爆炸的热量冲击。

    白姳刚才说了,若是遭遇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杀掉也无所谓。白术毫不犹豫加速,朝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靠近。

    手中一颗干扰烟雾弹捏碎,将两方笼罩在烟雾之内。背后的长刀出鞘,短脉冲激光启动,让长刀的刀刃上覆盖着毁灭性的气息。

    他更喜欢近战,更加刺激。

    轰!!

    音爆声炸开,一个瞬停,白术稳稳停在朔的身侧不远,长刀已斩下。

    朔被死亡的危险笼罩,脑子空白,几乎下意识后仰,肩部的两个小引擎加速,希望能多躲过斩落的刀,但还是迟了,能量盾在恐怖的短脉冲激光下不堪一击,长刀穿透能量盾,直指朔的脖子。

    短脉冲激光覆盖的长刀,毫无阻拦斩入战甲,一个平整的切口出现在朔的脖子处,血肉在短脉冲激光下焦灼蒸发,而他的身体已经僵硬,身首异处。

    “朔!!”

    一道愤怒的喊声,惊醒整个星球安全署的战甲师。

    朔的死亡,完全激怒星球安全署的所有队员。

    彻底乱了。

    星球战甲师愤怒,白姳方要抓人拿消息,维杰斯方要逃离。

    一场高空大乱斗开启。

    有了那乌这个公共频道的喊声,还有朔的死亡,完全将战局搅乱,三方汇聚之际,瞬间大乱。星球安全署不理会哪方是哪方,今天在场的战甲师都是罪犯。

    三方乱斗,谁想逃离战场,就会被其他两方联手攻击。

    高空中的战斗混乱不堪。

    安三听到朔的死亡,彻底被激怒。

    星球安全署是宇宙联盟规则的执行者,这么久以来,从来没人敢挑战星球安全署的威严,今天居然有势力敢当着他的面,斩杀他的队员。

    “掩护我。”

    安三说完,战甲能量盾开启,手中的脉冲激光正在酝酿积累,越来越恐怖的能量在激光发射器中汇聚。场上战甲的雷达探测到这股恐怖的能量波动,无比色变。

    “司南,小心,快逃。”维杰斯在团队频道中提醒。

    脑子瞬间清醒的司南,急忙转身,开启能量盾逃跑。

    激光压缩,让光压和功率变强,即便远程激光,也能在一瞬间烧破能量盾。战甲的能量盾可抵挡光压和功率,是有一个上限阈值,光压和激光的功率超过能量盾抵挡的上限,就能烧穿能量盾。

    按照雷达提示的烈性能量强度,若是被安三这一下激光照中,不死也重伤。他只想逃远点,让激光光压和功率能在大气中衰减,可惜晚了一点。

    轰!!

    酝酿许久的脉冲激光炮,在安三撤掉能量盾的瞬间轰向逃跑的司南。

    能量盾在激光炮照射中的瞬间被穿透,连同战甲和身体也被穿透,胸前出现一个拇指大的洞,像被烧红的铁条穿胸而过,不给他挣扎的时间,安三手中的激光一扫,在司南身上留下一条恐怖的伤口,内脏被烧毁,活不了了。

    “该死。”

    维杰斯脸色异常难看,这是今天第二名成员死亡。一方是未知的势力,高手不少,一方是星球安全署,都不好惹,今天的场面有点失控。

    三方都杀红了眼,现在谁也逃不了。

    陈默愣愣看着躺在残垣下的战甲。

    雷达扫描,他能发现废墟中存在生命的地方,就顺手帮一把,将下面还活着的生命救出来。

    虽然他并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善良人,不会对这个城市死去的生命愤怒悲哀,但至少眼前发现还有活的生命会搭把手,毕竟是一个生命。

    来来回回,救了十几个,被救的生命,都会对他道谢,然后能活动的拖着重伤之躯逃离这个废墟,不能活动的只能安静躺在原地等待其他救援。

    眼前的生命是陈默在废墟下翻开的第十六个幸运者,只是这个幸运者有些特殊,一个穿着战甲的战甲师。

    陈默认出来,就是一开始被追击的战甲师。

    这场战斗,就是因为他而起的。

    这座城市距离爆炸中心有近百公里远,他刚才在爆炸中心,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连陈默都有些惊奇,他用什么方法逃离爆炸中心的?刚才他的雷达探测确定,爆炸前的瞬间,他是在爆炸中心的位置的。

    不过看情况恐怕不太好,这个战甲师有些狼狈,生命迹象很弱,若不治疗,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这里。

    救还是不救?

    一个选择出现在陈默心头。救下,他可能会得到这场争斗背后的秘密,但可能惹麻烦上身。不救,他只需要离开这里,就不会有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