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三不敢轻举妄动,以前他以为进入星球安全署,经过艰苦的训练,自身的实力足够强,今天发生的事,彻底打破他这种妄想。

    他能判断,维杰斯是一个不输于他的高手,但就是这样一个高级战甲师,一个照面被格杀。

    那种冷酷无情的感觉,让他切身体会到恐怖感。

    追过来的其他人都不敢动,全力戒备着白色战甲,生怕被他注意到,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白姳全神戒备着白色战甲,她的压力最大,因为这个白色战甲的眼神在她身上,而且离她最近,她能感觉到的恐怖感更清晰。

    自离开基地以后,她第一次体会到恐怖的死亡威胁,仅仅是一个战甲的眼神。

    危险到极端的人物。

    荆戈给她的那种恐惧,超越以前她体会到任何一次。

    她开始怀疑,是不是其他几个神级文明的顶尖高手,也知道魔焰文明的项目成果了。

    局面被荆戈刚才的一手镇住,开始僵持。

    近十名战甲散落在高空各处,都面向白色战甲,但没人有动手的意思,都在全神戒备。有百公里外的战斗和爆炸映衬,这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死寂,更加紧张。

    一个白色战甲,与近十名高级战甲师对峙,没人敢动,画面很诡异。

    他们都知道,白色战甲在拖时间,让那个神秘的刺客战甲师逃跑,但不敢去追,这个时候谁先去追,刚才维杰斯就是下场。

    死寂僵持几分钟,确定陈默安全离开,荆戈在场上扫了一眼,施施然转身,催动战甲离开。

    从头到尾,没人敢动。

    直到白色战甲消失,压力才消失,场上是战甲师都在心里暗松一口气。

    安三将目标锁定在白姳身上,这场灾难必须有人负责,而且还被对方杀死一名队员,重伤几位。现在的医疗条件,只要不死都能痊愈,但被杀死的那名队员,他要有一个交代。

    目标被掳走,白姳失去纠缠的兴趣,给队员下令后,转生离开,只是星球安全署的警员不可能让他们轻易离开。

    战斗再次爆发。

    ……

    绕路一圈,陈默的战甲换了几个风格涂装,最终才绕回新星战甲公司。

    降落在战甲平台上,陈默就拎着经过伪装的战甲师进入公司大楼的顶层。顶层被他规划为私人空间,公司的员工不会进来。

    “沫沫抹~~~”陈默刚回来,小兽就跑过来,三下跳到陈默的肩膀上,后期地看着他拎着的战甲师。

    “拣回来的。”陈默将手中的战甲师一丢,开始检查。

    陈默很好奇,这家伙到底搞了什么事,让那群战甲师不惜一切代价,要毁灭他。

    战甲一般只受主人控制,不过在主人昏迷的情况下,还有一个紧急模式,从外面打开战甲。陈默读过宇宙联盟的战甲设计标准,知道紧急开启的方法。

    战甲打开,露出这个战甲师的真面目。

    一个灰色皮肤的类人,身高在1.6米左右,偏矮,身体精瘦,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感觉没有脂肪全是肌肉,眼睛狭长入刀。陈默翻看了一下他的紧闭的眼睛,黑白分明。

    他的嘴角,全是灰色偏蓝的血液,显然受伤不轻。

    陈默用仪器对他扫描了一次,内脏受伤。宇宙联盟医学非常发达,一般受伤,只要不死就还能轻易救活,让你迅速恢复健康。

    喝过修复药液后,陈默就开始等待,不过他卸了对方的战甲,免得对方突然反击。

    “沫沫抹~~”

    小兽跳到这个未知战甲师的战甲上,伸出小手指了指手臂处的位置,眨着眼睛看着陈默。

    “有东西?”

    陈默来了兴趣。

    当初在青水星,可是小兽帮忙才让他找到一个残破战甲,他才快速逃离三眼文明的控制。

    让小兽感兴趣的东西,陈默很好奇又是什么宝贝。

    用短脉冲激光切开战甲手臂处的部件,在暗格处,一枚手指大小的药剂安静躺在上面。药剂的容器非常特别,被机械结构包裹,但又不是武器,显然很重要。

    陈默在猜测,那些人追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药剂。见陈默掏出药剂,小兽才满意,跳到他的肩膀上,安静趴着。

    荆戈回来了,手中提着一个箱子,让陈默有些奇怪。

    这拦别人还有箱子送的?

    “什么东西?”

    “零食。”

    荆戈打开箱子,一包包各种食物堆在箱子内,是各种包装的肉类零食。看到零食,小兽立刻兴奋跳过去,抓起一包熟练撕开,坐在荆戈肩膀上吃起来。

    “零食?你居然会买零食?”陈默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稀奇,有点不可思议,一向冰冷无情的荆戈,居然会买零食。

    “土豆的。”荆戈冷冷说道。

    土豆是陈默给小兽取的名字,这个圆滚滚的小家伙,平常除了吃,就是吃,一个典型的小吃货。

    “你刚才离开,就是为了去给土豆买零食?战斗都不看。”

    “没意思。”

    “好吧。”陈默接受这个事实,荆戈的脑回路,确实与众不同:“后来怎么样了?”

    陈默只看到荆戈杀了一人,剩下的不知道,他没注意。

    “杀了一个,就老实了。”荆戈瞥了眼被救回来的灰皮人,拎着抱着零食的小母兽到一旁,自顾拿起刻刀安静雕刻。

    对荆戈沉默寡言,陈默早已习惯,继续坐在一旁,等到救回来的灰皮人苏醒。

    十五分钟后,灰皮人狭长的眼睛动了动,慢慢睁开,脑海中不断闪过昏迷前的一幕幕。很快他就注意到屋子内的陈默和荆戈,还有一只可爱的小宠物。

    他记得,昏迷前被人救了,之后就不省人事。

    从地上爬起来,灰皮人对着陈默做了一个合十的动作,表情虔诚。

    “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陈默仔细打量着灰皮人,至少醒来后,反应不像十恶不赦之辈。

    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承诺,灰皮人弯腰抓起地上的战甲手臂,拿到手才发现,手臂的槽被烧穿,药剂已经被取出,里面空空如也。

    “你找的是这个?”陈默拿着刚才掏出来的药剂,在灰皮人面前晃了晃。

    “是的,这个送给你,当是报答救命之恩。”灰皮人再次合十敬礼。

    “这是什么东西?”陈默好奇问道。

    “魔焰文明开发的一种能让生命更强的超能力开发药剂。”灰皮人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什么玩意?”陈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灰皮人一愣,他发现陈默没有想象的那么兴奋,要知道,为了这个东西不泄露,魔焰文明可是不择手段。

    “这是魔焰文明的超能力开发药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