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赵敏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发呆,眼泪止不住地流。

    她和陈默的合照。

    无数次在夜深人静时呆呆看着,回想着从遇到陈默开始的一点一滴。开始以为只是知己好友,后来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深陷其中。

    一见陈默误终身。

    这是她最好的写照,但这些年来,舆论、公司发展的压力,寻找陈默的希望,无数的担忧,都在她身上,她从来不后悔。

    至少在他回来时,能看到他的事业完整,家庭安康,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叹息一声,赵敏这一刻将所有的压力释放掉。

    “该睡了,明天又是一个好的开始。”

    赵敏刚想放下手机睡觉,房间的大门就开启,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

    “你……你怎么来了。”

    赵敏急忙关闭手机,还不忘拉拉睡裙滑落的肩带,收住点点春光。这些年,有着高科技和各种护肤品的保养,赵敏的身型和皮肤并没有任何变化,更像是熟透的蜜桃。

    “你刚才哭了。”陈默关上房门,朝她走过去。

    “那是我的事。”这一刻,赵敏有点心跳加速,说话有些颤抖:“不……不早了,我要睡觉了,你快出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你房间的装饰不错。”

    陈默顾左右而言他,脚步朝赵敏的过去。不过房间的装饰,确实挺好看,陈默曾经送给她的那套婚纱,就在卧室旁的衣帽间里,异常显眼,其他装饰都是低调奢华,光滑内敛。

    “你怎么这样啊?小渔知道,我会很难做的,你快出去。”赵敏用恼火的目光来掩饰内心的慌乱,不断朝角落里缩过去。

    “小渔准奏了。”

    “……”

    两人四目相对,赵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即便在商场上,她是一个无以伦比的女强人,但在感情方面,只是理论强大,却没参与过实践的新手。

    “准奏什么,我不懂,快走,你别过来啊,这是我的地盘。”

    看到陈默坐在床上,赵敏彻底乱了分寸,手忙脚乱推着,只是那点力气,对陈默根本无济于事。

    “你再推,不怕我真的走?”陈默将赵敏拉过来揽在怀里。

    这一刻,赵敏安静下来,不敢再动弹,女强人也乖巧得像小猫咪。

    “这些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自愿的。”赵敏不敢直视陈默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将脸别到一旁。

    “现在也自愿?”

    “你个王八蛋,谁自愿啊,滚。”

    赵敏瞪了她一眼,触碰到陈默戏谑的目光,急忙错开。

    忽然,赵敏整个人僵在那里,认命地闭上眼睛,一双柔荑无处安放,最终还是抱住陈默的腰,任由他胡来。

    “我这辈子,算是毁在你这个王八蛋手里了。”

    一个小时后,赵敏瘫在陈默怀里。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如愿以偿了。

    “我终于知道小渔为什么让你过来了,现在浑身散架一样,明天我完蛋了。”赵敏恨不得将头埋起来。

    陈默厚着脸皮一笑。

    “还笑,快滚滚滚。”赵敏已经羞得不行,有气无力地推着陈默下去。

    “喂,你们怎么都这样啊,拔那什么无情啊。”陈默彻底无语了。

    “总之今晚不能在我这里,不然明天我没脸见人。”赵敏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推着陈默下去:“你去墨女那里吧,雨露均沾。快滚!”

    “……”

    陈默差点吐血三升。

    次日。

    陈默早早就起来锻炼,这些年,特别是荆戈跟着以后,锻炼已经成为他的铁律,个人实力在战争时期,可能不那么重要,但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而且在战甲体系发达的时代,个人实力强大,可以增加很大的威望。

    到了早餐时间,一家人已经在餐桌上,赵敏才扭扭捏捏出来,步伐有些怪异,不敢触碰众人的目光,只是恨恨地瞪了陈默一眼。

    “敏姨走路好奇怪诶。”

    小无名天真的话一出,让赵敏一个趔趄,差点心神大乱。

    “小孩子,赶紧吃饭。”小渔红着脸,将一个剥好的鸡蛋小无名手里,脚下狠狠地踩了陈默一下,还撵了撵。

    “恭喜敏姨,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无双打趣道,碰到赵敏警告的眼神,急忙吐吐舌头。

    “叔叔,阿姨,早上好。”赵敏见陈默父母朝她看来,忍不住打了一个招呼,掩饰自己的慌乱,差点无地自容。

    “赵敏姐,别叫叔叔阿姨了。”小渔柔和笑道:“一家人要改口了。”

    小渔是家里的女主人,虽说关系大家都知道,但现在小渔主动说出来,无疑是给赵敏一个很大的台阶,意义变得不同,气氛也和谐很多。

    陈默对小渔投去一个愧疚的眼神。小渔这样懂事,无疑要自己受一些委屈。

    “爸,妈。”赵敏迟疑一下,开口道。

    “诶。”

    听到赵敏生涩的称呼,陈父陈母的惊喜无可复加,这些年虽然他们将赵敏默认成一家人,但陈默不在,一直名不正言不顺,如今陈默回来,小渔又接受,一切都顺理成章。家里和谐,他们无疑是最高兴的。

    “山河,赶紧去拿红包出来,还有我妆台的那个翡翠手镯。”陈母催促着身边的陈父,喜悦之色言溢于表。

    “墨女那份也一并拿出来吧。”小渔提醒道,丢给陈默一个警告的眼神,看的陈默有点无辜,但不敢说话。

    “好。”

    儿子回来了,一家团圆,现在还多了两个儿媳妇,陈山河别提多高兴,当即起身小跑回去拿礼物。

    一个简单的仪式,赵敏和墨女接过红包和手镯后,家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喜悦起来。陈默回家,这是最大的喜悦。过去近八年的担忧,全部消散了,家里再一次有了主心骨。

    小渔瞪了陈默一眼,狠狠地掐住他腰间的肉,一家人看在眼里,只是偷笑一下。

    “赵敏姐,墨女,你们有什么想要的,就告诉老公,让他满足你们,今天你们最大,什么愿望都行。”

    “就拍个婚纱照吧。”赵敏想了想说道。

    “墨女呢?”小渔看向墨女。

    一家人都看向墨女。

    墨女的身份最特殊,是智能生命,他们从来没问过墨女有什么真正想要的愿望,但她无疑是家里最重要的一员。

    “和赵敏姐一样吧。”

    “这个不算,你不说,也会和赵敏姐一起拍婚纱照,你说另外一个愿望。”小渔说道。

    “我想要一个真正的身体,像人类一样的身体,可以吗?”

    墨女迟疑一下,声音有些希冀,她第一次出现这种强烈的愿望。虽然她有意识,但没有真正的知觉和身体,她总觉得不完整。

    小渔和赵敏都看向陈默,像墨女这样确实很无奈,但能实现这种愿望的,她们能想到的只有陈默。

    “可以的。”陈默肯定点头:“我帮你造一个人类的身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