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的布局动作超乎想象的快,让所有的观战者大吃一惊。场上很多智囊,对二战都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同时做过无数次的推演。

    这种高强度的闪电战和不顾一切的推进速度,让人感觉发寒。

    这种在不知道敌人布局的情况下发出的闪电战,和不计后果的推进,一旦被切断包围,那么结局会很危险。

    相比岚,王海这边的布局则显得稳重一些。苏在发展,‘东方战线’也在第一时间被建立起来,不断加强防守,同时在疆域内层层布局。

    这不是还原历史的战争,二战只是战争模型基本的背景架构,在双方换掉指挥的情况下,同样的开始,会是怎样的结局,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同兵种的运用,金钱,人口,天气,武器和科技等方面的差异,任何一环都要考虑清楚。统筹者需要对自己实力的有一个非常深刻的了解。

    从而利用这些因素的优势,用战略和策略来对自己的情况运营,利用己方的条件,来进行战术布局,让己方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战争就是一个运营和统筹的游戏。

    同样的兵种,武器,金钱,技术,人口以及地形,通过不同的布局配制,可以形成完全不同的战斗结局。

    岚一开始展现出来的布局速度,让观战者叹为观止。

    ......

    岚是第一次推演这种星球战争,对他而言,这种级别的模型,几乎是原始时代的战争模型。宇宙联盟成立之后,文明与文明之间的战争,大都是星球之间的战争。

    哪怕普通的战甲师穿着战甲,有足够的反物质弹,这种原始的战争能在几天之内结束。

    不过这种战争推演起来倒是挺有意思的。

    他不管两方的历史定位。

    战争没有对错,胜利者就是‘正义’的一方。

    这种‘原始’的战争,对策略和战术的运用非常注重,对他而言,战争变得更加细腻。每个细节都要注意到位,和宇宙战争的差别太大,但仔细斟酌又是殊途同归。

    战争的艺术,在于对大局的掌控。

    任何一个布局和策略,都有可能影响到全局的发展。战争是一种大型的策略游戏,这种策略游戏,最考验的是统筹者的谋略和战争运营,要根据己方已有的优势,去消耗吞食敌方的力量。

    岚不断在心里计算着各个领域的实力,包括兵力,医疗,金钱,技术,武器装备,人口,后勤,间谍等,利用这些实力的发展,来统筹战争的布局,从而推演战争的进程。

    这种布局类似围棋策略,但又高于围棋。围棋在有限的‘目’之内,规则确定之下,任何一步都能通过计算机计算出最优解,但战争不同。

    战争是人性的矛盾场,人性的不确定,是战争最大的变数。

    所以围棋可以计算,战争无法计算,只能模拟。

    岚需要根据在推演过程中,考虑到各种不确定的因素。

    自‘欧洲闪电战’开始后,获得的各种信息不断在眼前的屏幕滚动,哪怕一个士兵的意外死亡,都出现在他的信息里。

    恐怖的信息接收量。

    岚的大脑如同精密到可怕的计算机芯片,大脑中不断闪过各种策略。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对比,岚只有一人,而王海那边是整个作战部的智囊,包括作战人员,有上千人负责统筹各种信息,而且在双方的势力上,各种有生力量都是不对等的。

    不过,岚从来不会去抱怨什么不公平。

    现实中的战争,没有公平可言。如果连这点都看不透,他也不用坐在这里。

    他只能利用自己的策略,来让这场对战赢得漂亮。

    除了胜利,其他的都是虚假的。

    狭长的眼睛,尖锐的脸颊,进入状态的岚,如同一只孤傲的狼王,变得前所未有的危险。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所有信息和情报,以及电脑推演的世界局势,在他脑海中闪过。

    一个个兵工厂和军事**,不断成型。

    忽然,他的眼睛定格在亚洲东南部,一条线路在他的脑海中成型。

    这里。

    ......

    陈默看到岚选择岛国那里挥军南下时,有些惊讶。

    岚放弃了当时看起来羸弱的中原,选择东南亚和南亚地区。

    这个选择决策出乎意料,画面如此熟悉,这是十年前那场世界大战的变数,熟悉的场景。作为对历史熟悉的人,都清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世界环境。

    任何一个重大决策,都会影响到战争的变化。

    虽然陈默没有系统学习过战争推演,但他也接触过,对战争的理解非常深刻。

    而且他大脑计算却非常恐怖,可以随时计算出各种可能。岚这个策略的目的,在他脑海中也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战争不是千篇一律的,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相同的战争,就像没有相同的叶子。在战争的历史模型中,任何一个决策,都是蝴蝶效应,将后续的发展变得完全不同。

    抛弃历史的正义,这场战争推演只有输赢,双方可以不择手段。

    ......

    “有没有一种熟悉感?”李成之提醒。

    场上其他智囊全部点头,有神情凝重的,紧张的,严肃的。

    岚的一个决策,让接下来的发展变得完全不同。不碰东北亚,南下直取东南亚,完全不同的决策。当年抗战时,他们死死拖住岛国的步伐,成为胜利的关键。

    现在这个决策,与历史完全不同。

    可以说,战争模型内,蝴蝶的翅膀已经扇动。

    按照战争背景的模型之内,

    “与十年前那场大战类似,首先选择南下,东南亚和大洋洲是他的目标。”

    时代背景之下,战争模型中,岚控制的一方,虽然国家数量上不占优势,但科技和武器都比较先进,而且步伐统一,目标一致的,这是他最大的优势。

    现在亚洲这部分完全改变进攻策略,场面变得迷惘起来。

    “我们当时羸弱不堪,地大物博,资源庞大,他们垂涎已久,为什么他不碰呢?”一名智囊非常疑惑。

    从发展的角度而言,他们这里是必争之地。像一头垂死的大象,随便咬下一块肉,都能饱餐一顿。

    “内战。”站在中间的老人幽幽开口,有些叹息:“他想让这里继续内部消耗,内战中,这里不会攻击他们,主兵力枪口无法一致对外。”

    众人都定格在战争沙盘之上,一下子沉默下来,身体发寒。

    “为什么不让北美那边加入?”

    看兵力可见,北美那边的实力已经非常可观。同盟这边,有北美,苏联和东欧,在实力上,可以说同盟占据优势。

    但局面却很不相同。

    “按照历史背景战争设定,北美没受到攻击,他们没触发北美全面参与太平洋战场的条件,北美没全面参战前,只做防御和发展,兵力目前不受王海控制和指挥。”一名参谋将可能的猜测说出来。

    其他人纷纷点头,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沙盘。

    ......

    王海团队现在无比紧张,对方的动作出乎意料之外。

    岚选择从东北亚退兵,直取东南亚,避开亚洲战场的纠缠,而且内部在消耗,他们现在无法调动兵力去阻拦,没有触发必要的控制条件。

    北美那边出现同样的问题。

    “这是有条件的战争背景来推演战争,我们属于被动防御的,北美参与作战的触发条件应该是被攻击,然后才会宣战。”一名参谋人员说道。

    “派间谍伪装主动破坏北美军事**。”

    眼前的战争沙盘,规模很庞大,但不可控因素很多,他们这边国家很多,理论上实力比较大,但限制条件很多,没有岚控制的轴心方只有几个国家兵力,但很团结,武器强大,所以在战斗力上不同。

    战争是一场博弈。

    他必须触发他这方所有的兵力的进场条件,没有出击限制,理由可以不择手段。

    现在是战争推演,任何决策都是变数。

    智囊团队正在利用计算机,包括自己手头上获得的资料,来疯狂推演,希望能对岚的下一步进行分析推算。只是双方掌握的信息,肯定不对称。

    “岚又动了,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南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