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十天的推演速度,让战争推演的局势变幻非常快。挥兵占据东南亚后,岚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而是箭头南亚次大陆。

    动作之快,匪夷所思。

    东南亚推演的战局还没有完全稳定,就挥军推向南亚。

    而且岚整编队伍和武装配制的速度异常快速,不假思索,但却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在占领重要城镇后,不给任何喘息机会就开始下一轮的计划。

    两支队伍,在岚的手中,如同饿狼般贪婪,无休止的进攻。

    计算机演算的速度很快,世界地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蓝。有着脑控指令,一道道指令从岚这里不断地发出。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持续。

    恐怖的推演速度。

    只要策略发布出去,墨女的超级量子计算机会根据双方的布局和策略来自行推演,由墨女创造的独特的战争算法,在数据上,尽量模拟真实战争的发生。

    行军蚁集团原作战部的智囊,指令也没有休止过,战争的进度太快,一分钟十天的推演速度,他们需要不停地决出最优策略。

    北美参战的条件触发,北美大规模军队已经加入太平洋战场,准备和岚控制的军队正面碰撞。

    接下来,西太平洋将成为主战场。

    王海愁眉紧锁。

    他最大限度地高估岚的实力,但还是低估的对方。

    这种恐怖的布局速度,让他头皮发麻。

    他没有关于岚的资料,对岚不了解,岚肯定也没有他们的资料。但岚的这种布局很可怕,几乎是将目的放在明面上,战略范围太大,沿着东南亚的沿海,一路向西。

    对方似乎能提前知道这些地区的薄弱位置,遇到的阻力不大。

    南亚的战争打响了。

    被英联邦长期奴役的南亚,在虎狼之师面前,不堪一击,而英联邦,此时正疲于应付欧洲的战争。仅仅是十分钟,战争沙盘上,南亚次大陆就变成蓝色。

    换算下来的真实时间是一百天,不到四个月,整个南亚沦陷。

    他们甚至都来得及思考有效的对策。

    屠杀,奴役,统治,二十分钟,长期被殖民统治的南亚就落入岚的控制之内,一**区域开始变色,正在蔓延。

    很可怕的手段。

    岚将整个南亚抢过来,而对南亚而言,只是换了一个更凶残的主人。

    这一刻,观战者无不色变,因为在南亚所在的区域,岚控制的士兵数量和武器,正在疯狂上涨。

    一股深深的寒意,席卷整个战争沙盘。

    “他想控制中东,包围亚洲。”王海心头发冷,孤军深入,奴役南亚,谋取中东,对方几乎赤果果的战略目的:“调动苏联的兵力去挡住他的脚步。”

    一旦让对方控制中东,后果不堪设想。

    ......

    局势的变化就在一瞬间,虽然小局部有变化,但在大体上,众人都能看到,蓝色的面积还在扩大。

    “危险了。”陈默轻声说道,目光还在沙盘上:“亚洲这里危险了。”

    “为什么?”身边的小渔好奇问道。

    “你看岚在东南亚位置派遣的间谍数量和双方战力对比。他未控制地区,都在内战内耗,完全利用所在地区的内部矛盾利用,而沿海主要地区都被控制。

    他对人口,士兵,武器装备,后勤和建设的统筹非常合理,在金钱的支出和调度上,做到配制合理,建设速度也最快。而且他控制西太平洋主要岛链,切断了北美对亚洲的武器装备援助通道。”

    陈默指着沙盘给小渔讲解。

    “这是一场战争沙盘游戏,类似‘红色警报’,但设定,规则和变数,却比红色警报的难度级别高出几万倍,需要大量的策略和统筹。王海让上千名指挥者入场,负责局部的战争决策,而作战部参谋统筹大局和大方向的决策。而岚,只有一个人。”

    众人以为这场战争推演,是岚和王海之间的事,但有心人都可以发现,是岚一人,面对行军蚁集团整个参谋部。

    其他观战者,都感觉到事情不太对。

    虽然他们不懂战争,但也多多少少听过。战争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不可测,整体的地利正在向岚倾斜,人和更不用说,亚洲主要的强国,都在内战。

    反观岚这边,几乎每过两分钟,就会缓缓推进一点。

    温水煮青蛙。

    锋芒毕露中又带有诡异的算计,进退有度,让人完全捉摸不透风格。

    “欧洲完了。”

    陈默看向战争沙盘的另一端,一场大战役的碰撞后,欧洲的版图变蓝是速度加快了,只有一些小地方在苟延残喘,欧洲完了。

    而此时,距离推演开始,不过是一个多小时,按照换算,不到两年的时间。在短时间内,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陆续出现。

    现在只剩三个主战场,北美,西欧和亚洲。

    ......

    欧洲完了。

    观战者看到欧洲的版图变蓝,心头散发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寒意。若历史的战争让岚来操刀,恐怕地球的历史都会被改写。

    “你们说他接下来会干嘛?”被众人拥簇的老人突然开口。

    “整编队伍。”一直安静站在老人身边的左千终于开口:“他在酝酿一场大战,接下来是关键,有好戏看。”

    左千一开口,场上的众多观战者,全部将目光投向沙盘。

    他们看到,各个战场沙盘上,队伍正在集结整编,东南亚,南亚,东北亚,西太平洋岛国,欧洲,地中海。

    所有人都不淡定起来。这么大规模队伍整编和调度,简直可怕,这需要多么可怕的统筹能力,才能从容布局这一切。

    岚再次让观战者见识到,什么叫做统筹。

    规模大到可怕的战略调度和整编,各个不同兵种之间的防守位置调动,从新布局防守,让众人无不脊背发凉。

    然而,在众人惊叹岚恐怖的调度能力时,他们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事实。

    后期补给,武器装备和技术等,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岚似乎已经提前想到这一切,提前布局好需要准备的一切。

    在短短五分钟内,数百万的人员调度,原本让人看不清头绪的调度,在众人眼皮底下慢慢成型。队伍整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在队伍整编完成之时,观战者才恍然惊觉。

    一切都自然而然,似乎这一切,对岚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事。

    利刃出鞘,只要队伍完成整编,就是双方的大会战。

    岚的战术布局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钢铁洪流,伞兵,步兵,骑兵,空军和,海军和炮兵,兵种穿插,每个地区的队伍配备,都有着各自的差异。

    队伍整编成型之际,一股极度冰冷的气氛在观战者之间弥漫。这场战争沙盘,仿佛让他们看到历史的另一个结局。

    暗自庆幸当年不是这种结局的同时,又无比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全新的局势。

    在岚将队伍整编完成之际,世界版图中,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局势分部,而且颜色鲜明,非常显眼。

    颜色越深的地方,兵力越雄厚,外围观战者可以直观确认双方的布局,只有双方战争推演的参与者,只能根据收到的信息,来根据信息判断对方的部署和预判对方下一步的策略。

    这是战争中的信息不对称。

    信息不对称,也是博弈中的一种手段,所以情报尤为重要。

    虽然这是‘原始’的战争模型,但对战术和决策要求非常细腻,没有宇宙战争,一打就是一个星系那么粗暴。

    各种策略的运用,让岚乐在其中,将这种推演当成一种娱乐,保持对战争细节的敏感度,还是挺有意思的。

    那些战甲师单挑对打的游戏,都弱爆了。

    只有这种策略的战争运营,才是真正的游戏,谋略家的游戏。

    “这场游戏,该结束了。”岚看了眼沙盘,以及标记的对方的布局,咧开嘴嘿嘿笑起来,丢下最后一道指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