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无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脑科。

    如今的地球,医疗技术发达到极点,除非关乎生死的大脑手术和神经手术,否则其他疾病,都已经不用住院。

    即便的缺胳膊少腿的伤势,也能用恢复液治疗,让肢体再生。

    今天医院只有一台手术,所有的应急资源都准备充分,所有脑科专家,都在1号手术室门口等候。

    一个冷冻舱就被机器驮着,出现在手术室外。

    跟随而来的,还有陈默、墨女以及岚等人。早已在等待的脑科专家,当即围上去,跟随冷冻舱进入手术室,而岚就停在手术室的门外。

    “老板,交给你了。”岚的声音有些沙哑,仿佛在哀求。

    “会的,等我好消息。”陈默郑重说了一句,转身进入手术室内。而岚一动不动,看着手术门的眼神,有些呆滞。

    “岚先生,先去坐一下吧,手术要很久。”泷玥迟疑一下,低声说道。

    “谢谢,不用,我在这里等。”岚轻轻摇头,目光一刻不离大门。

    他的声音情绪明显带着低落和担忧,背影有些萧索。泷玥没再去打扰岚,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不合时宜。

    手术室内。

    陈默按下冷冻舱的解冻按钮,覆盖在青月身上的冰霜慢慢褪去,露出一具修长的银色身躯。皮肤如水银般细腻光滑,没有多余的赘肉,紧闭的眼睛只剩下狭长的缝隙,用银月类人的审美,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病人之所以选择冷冻,是因为这种重大疾病的病人,不适合休眠,只适合冷冻。冷冻更能确保大脑的死亡细胞不会扩散。

    “各项身体机能活性恢复。”解冻完成,墨女汇报了一遍身体的机能情况。

    陈默伸手碰了碰青月的皮肤,很柔软,能感受到皮肤中出现温度。陈默是第一次触碰到女性的银月类人,和人类差不多,只是肤色和身材不同。

    “开启生命维持系统。”

    “开始神经麻醉,大脑休眠。”

    陈默检查一遍数据,确认没问题后,下达指令,旁边的麻醉师,一丝不苟开始注射生物体休眠药剂和麻醉药剂。

    场上每个专家都清楚眼前这个女性生命体的重要性。

    早在五年前,他们加入到这个项目组,就拿到这个女性生命体的病情资料。研发五年的脑科医疗技术,所有的病例的治疗和研究,都是为了这个女性生命服务。

    参与项目的专家,都在私下猜测过这个女性生命的身份,开始众人以为是老板的女人,而且这种想法一直保持到今天。

    直到刚才他们进入手术室前看到岚,他们才真正清楚,这个女性生命,是总教官的女儿。

    头盖骨在短脉冲激光的切割下,完美被切开,大脑清楚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银月类人的大脑结构和人类不同,大脑是透明的彩色,晶莹剔透,就像宇宙中的星图连接。

    在场的脑科专家,早在几年前就拿到关于青月的资料,看过这个大脑的全息图,但真正看到,还是非常震撼。

    大脑隐现着荧光,色彩斑斓,如同宇宙间的星河,无比神秘。

    宇宙间进化出如此复杂美妙的大脑,众人不得不赞叹生命的神奇。

    “标记大脑坏死区域。”陈默说道。

    纳米机器人被放入大脑中,休眠中的生命体,不用担心他们身体对纳米机器人出现排斥反应。全息图中的大脑,两根手指大小的区域被标记出来,直通大脑内的区域,这也是治疗难度大的原因。

    一块粗盐大小的碎片穿透头骨,进入大脑。

    而且因为无法第一时间冷冻救治,大脑坏死区域扩散。可以确定,只要晚一个小时救治,人就无法救了。

    太空事故,碎片的速度非常大,这块小碎片没有彻底毁掉大脑,已经是一种幸运。

    给他们手术的最佳时间有20个小时,一旦过了二十个小时,坏死的脑细胞再次恶化,危险系数就会变高。

    “标记受损的神经。”

    “取样培养脑细胞和血浆细胞。”

    “扫描大脑,构建全息大脑。”

    青月的手术麻烦,还有一个原因是脑细胞培养和克隆问题。

    生命层次越高,细胞克隆难度越大,这是确认的。因为越高级生命,基因密码和结构越复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失败。

    银月类人,就是顶级智慧生命族群,基因密码和结构,比人类复杂太多,细胞培养和克隆难度很大。

    为了攻克这个难题,陈默专门到创业小项目内,拿了《高级智慧生命细胞克隆技术理论》和《高级智慧生命细胞组织培养技术理论》等多种相关技术,用于研发银月类人的细胞培养和克隆。

    耗时一年多,才解决青月的细胞培养和克隆问题,制作了专门用于培养银月类人细胞的药剂。

    “受损区域标记完成了。”

    墨女点了点全息投影,彩色的全息大脑上,出现一块灰色的区域,是坏死的大脑区域。灰色区域沿着神经密集的网络,被分割成12个部分。

    标记的区域内,脑细胞已经全部死亡。

    最难的那部分,是在大脑中间的位置,就是碎片周围,那里的脑细胞死亡速度快,形成了一个葫芦形的坏死区域,是手术最难的部分。

    需要切除坏死区域后,用纳米机器人搬运工培养的脑细胞,去填充修复。

    “开始切除坏死的脑组织。”

    “5号异形手术刀,切除标记的A部。”陈默将全息大脑放大。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医院的走廊,一直是死一般的寂静。这里只有岚和泷玥,还有岚的保镖红螃蟹,没人说话,都在安静等待。

    每过一个小时,空气就沉重一分。

    岚一直站在手术室大门之外,修长的背影有些单薄,萧索。

    泷玥和红螃蟹看到,久久不言。平常,岚给他们的印象是猥琐阴险,心狠手辣,严格睿智。但今天,他们也看到教官最脆弱的一面。

    三百年来,岚无时无刻都在等待着今天的到来。

    那场事故,让处于最巅峰时代的他彻底颓废,他选择逃避,不愿意面对现实,每天开麻痹神经的饮料来麻醉自己。

    他逃避了三百多年。

    他无数次梦到,有技术能复活自己的女儿,这个希望他也怀揣了三百多年。

    但这一天到来了,他反而有些恐惧。

    萧索的背影下,隐藏着他未知的恐惧,恐惧手术失败。

    如果手术失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来没想过这一天。若真的存在神明,这一刻他也愿意跪下来求神明。

    每一秒,对岚都是一种煎熬。

    十八个小时不停不歇,在手术室门外的灯熄灭时,岚的身体轻轻颤动,手掌不自觉紧了紧。

    在手术室大门开启那一刻,岚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紧紧闭上眼睛,久久不敢睁开。

    他看到了陈默,但没从陈默的眼中看到喜悦。

    许久,岚才睁开眼睛,换若牛顿环般的眼瞳,带着绝望,似乎准备接受现实。

    “手术不完全成功。”

    听到这一句,岚绝望的心情被拔出来,同时一颗心也吊起来。

    不完全成功,意味着成功了一部分,他的女儿有希望。

    躺在病床的青月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脸庞依然安静,头骨部分的手术切口被恢复液修复,恢复原样了,除了一头银发不见,其他的看不出异样,呼吸和心率都正常。

    “她大脑坏死的损伤,理论上修复了,但她没醒。”

    “那月儿什么时候能醒?”岚盯着女儿,声音有些颤抖。

    陈默叹了一声。

    “她被冷冻了三百多年,而且还是大脑重创的情况下,可能是意识深层的问题,类似植物人,醒来的时间我也无法确定。我用治疗植物人的方法,利用神经电流刺激过她的大脑神经,没醒,想是深层的意识沉睡,需要寻找其他让她醒来的办法。”

    岚摸着青月的手,有点紧,感受到手掌的温度,眼眶里出现热泪:“至少比让她躺在冷冻舱里好,她现在有醒过来的希望。”

    “默哥,如果真是意识问题的话,有一个人可能有办法让她醒过来。”在众人情绪低落之际,墨女悦耳的声音打破低落的气氛,一瞬间,墨女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谁有办法?”陈默惊讶问道。

    “小渔姐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