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看到枭蠡的战甲和长镰武器,目光中闪过惊讶。

    银环般的眼神仿佛失去焦距,陷入回忆中,有些感慨,有些追忆。许久,才从回忆中退出,目光还是落在枭蠡身上。

    “认识?”赵敏好奇问道。

    “想起一个故人,三百多年了。战甲涂装风格和武器和他一样。”岚叹了一声,见双方的战斗接近尾声,才点开通讯仪:“苦尧,先不杀他,我有点话问他。”

    苦尧本来打算结束战斗,听到岚的命令后,缓缓放下手中闪烁着幽光的长枪。虽然不知道岚大人有什么想法,但对岚的命令,他不会违背。

    战斗到了这个地步,胜负早已明了

    不过对方的顽强,超乎他的意料。

    此时的枭蠡,模样狼狈,手臂被斩断,切口光滑,在他的战甲上,还有几个洞口,尤其是腹部,已经被洞穿。

    战甲覆盖下的脸,有些疲倦憔悴。

    若不是高级生命,在太空中出现这种伤势,恐怕早已死亡。

    而在他的周围,之前他以为强大的队伍,如今七零八落,还活着,没有一个不挂彩的。

    对方的战斗力,强悍到变态。

    想到刚才恐怖的战斗,他还活着,简直是一个奇迹。

    顶级战甲师。

    他基本可以确定苦尧拥有顶级战甲师的身份。因为先天基因限制,他也没有觉醒超能力,所以顶级战甲师是他一直无法进化的天堑。

    没想到,与他对战的,是一名顶级战甲师。

    不止一个,而是一群。

    顶级战甲师,制式顶级战甲。

    双方战甲师碰撞那一刻,就是一个梦魇,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挑选并自信无比的战甲师,在对方面的,不堪一击。

    顶级文明?

    枭蠡感觉有些惨淡。

    指挥作战,他自信很强,他不是战术不行,而是装备技术和武器不如对方。因为攻打三大文明时,他们的反物质和暗物质消耗严重。

    如今正面决战,除了一开始交手的一个回合,后面的战斗,全面的溃败。

    那种无力感,是他组建战甲团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他曾自信,他的战甲团,战斗力不输于高级文明的军团,现在遇到真正强大的军团,他才感觉无能为力。

    一个宇宙的偏僻角落,居然藏着一个如此恐怖的势力。

    在枭蠡以为要死时,对方却停了下来。其他战甲师,全都不约而同停下来。忽然,战甲的公共频道传来对方的声音。

    “你们败了,投降吧。”

    枭蠡惨笑,没想到有一天,也有人对他说这句话:“阁下是在侮辱我们吗?战场上,只有战死,没有降兵。”

    听到此话,苦尧心头闪过一丝赞赏,无论如何,这种敌人都值得敬佩。

    “大人有话问你。”

    枭蠡愣住,本以为拒绝投降,对方接下来会毫不犹豫动手,没想到是这么一出。

    劝降吗?

    枭蠡稍稍迟疑,点开视频通话请求,只是对方第一句话,就让他惊讶。

    “刀枭族?”

    “阁下认识刀枭族?”枭蠡惊疑问道。

    刀枭族虽然古老,但已式微,族人极少,宇宙太大,生命太多,除了生命研究人员,普通生命根本不会关心什么族群的事,认识他属于什么生命的少之又少。

    “认识枭何吗?”

    枭蠡瞳孔大缩:“我父亲也叫枭何?你是问我父亲?”

    “你父亲?”岚浑身大震,怪不得战甲和武器都这么熟悉:“你父亲现在在哪?”

    “去世了,一百年前的事。”

    “哎!”岚叹了一声,带着无限的唏嘘:“我叫杨思卡尔·岚,你父亲的故人。”

    “你是银发?”枭蠡惊呼失声。

    他父亲给他讲过黑枫叶战甲团的故事。

    神秘的总参谋,以战甲团的实力,设陷阱坑杀顶级文明大河文明的四大主力军团,设计惊天大局,让大河文明被分食。

    因为他一头显眼的银发,戴着面具不知面目,所以被外界称为银发。

    可以说,曾经的黑枫叶战甲团是战甲团界中的传奇队伍,银发是传奇中最耀眼的那个。他父亲曾多次提起银发,真名就叫杨思卡尔·岚。

    “还打吗?”岚忽然问。

    ……

    空间泡泡,量子隐身刺客机器人,海量的反物质和暗物质,强悍的智能机械。

    综合一切来看,都是顶级文明才有的实力和技术。

    这个贫瘠的角落,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土生土长一个顶级文明出来,而且标准,完全与宇宙联盟接轨。

    除了逃亡过来的顶级文明,赤槿想不到除此以外的可能。

    上百万个反物质爆炸的火团在太空中连成一片,绵延数十亿公里,比恒星爆发更加可怕无数倍,若此地有星球,在这恐怖的能量辐射下,将在瞬间变成火球。

    量子雷达能清晰看到,他们投放的所有智能机械,被恐怖的光团吞噬,在瞬间气化,消失得无影无终。

    序曲谱成壮歌。

    这一幕,让场上的战甲师心头发寒。

    赤槿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以前的战斗,从来没有这么豪华的爆炸场面。

    顶级文明。

    哪怕是逃亡的顶级文明,也比他们高级文明强太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次攻击,将他们必胜的信心击碎。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对方的绝对实力,弱小的他们,在这种武力下无解。

    要么逃,要么战死。

    就在此时,赤槿手中的通讯仪响起,打开消息那一刻,呆若木鸡。

    ……

    杨思青月睁开眼睛,眼瞳中的银环更加透亮,直穿人心。

    很快,杨思青月就恢复以往的恬静,慢慢从能力开发舱中迈步出来,接过机器人递来的慧服,旁若无人套在身上,遮住春光。

    之后才看向陈默。

    “成功了吗?”陈默问道。

    “成功了。”杨思青月微笑道。

    “看你的模样,应该得到心仪的能力。”

    “算是吧。”杨思青月声音还是同样的平淡温和,并没有因为能力开发成功而情绪波动大。

    “我也该出去了。”

    陈默没有去问杨思青月的能力,她不主动说,陈默没必要去打探。

    战争正在进行时,陈默作为首领,虽然不指挥作战,但还是要关心一下,不然说不过去。杨思青月安静跟在陈默身后。

    “老板,你能不能解释为什么生命会有超能力?”杨思青月忽然问。

    对杨思青月突然的问题,陈默很惊异。

    在陈默印象中,若不主动和她搭话,她很少会主动和别人交谈的。杨思青月性格恬静,如同得道圣人,善若水而不争,心若处子,任何事都不徐不缓的,仿佛一切都不介意。

    没想到居然主动提问。

    但对这个问题,陈默只能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生命是最神秘的课题,涉及到生命的研究,目前宇宙文明只掌握到生命物质的原子级别,没掌握到生命的非物质层次。”

    他想起小渔能看到的意识体,那种介于虚与实之间的存在,看不透摸不着,让人着迷。

    “物质存在的对面是意识存在。想解开超能力为何存在的未解之谜,或许需要深入生命意识层面的研究。或者,你可以试着去哲学里找答案……”

    忽然,陈默手中的通讯仪响起,打断两人的对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