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若夜空中转瞬即逝的流星。

    陈默每天陪着家人,难得没有去实验室。只有小渔三女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笑容从她们脸上消失,但每天还要若无其事。

    她们都知道,陈默下决心的事,无法改变,大吵大闹无济于事,只会让陈默分心,到时候危险性更大。

    其中的煎熬,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恨不得那天晚点到来,但却感觉时间从来没有过的飞快。

    墨女从浴室出来,身上穿着睡裙,线条都勾勒出来,凝脂白玉的脸颊还冒着水汽,如出水芙蓉,不施脂粉却极具魅力,美得惊心动魄。

    收拾一下,墨女就光着脚丫,离开房间。

    痛感越来越强烈了。

    嘶!

    陈默敲敲脑门。

    从量子生命球完成开始,他的大脑就开始隐隐作痛,开始以为是劳累过度的问题,他没在意,但这短时间陪着小渔她们休息,却没有缓解,反而更痛了。

    现在他发现,这是创业小项目的问题,像某种暗示。

    随着时间推移,大脑那种疼痛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剧烈。但陈默没有表现出来,每天忍着大脑的痛楚,用最好的状态陪伴着家人。

    对这次试验的成功率,他还是有信心的。但即便如此,试验中的不确定性也还是太大。

    明天就是实验时间。

    拖不了太久,他的脑袋越来越痛了。

    “默哥。”

    墨女推门进来,打断陈默的思绪。

    陈默收起量子生命球的投影,忍着大脑的不适,应了一声。在墨女身上打量起来,今天墨女特意穿得比以前性感,让人无法忽视。

    “默哥,我漂亮吗?”墨女款款到陈默身边,眼睛弯成月牙。

    “每天都很漂亮。”

    墨女轻轻坐在陈默的大腿上,平静中带着一点娇羞。

    动情了。

    “抱我回去。”

    “好。”陈默抱起墨女,朝她的房间回去。

    这段时间,小渔和赵敏心情奇差,每天愁容满面。

    只有墨女还像以前一样,只是照顾两女的情绪,在私下时才会和陈默多说话,像没事人一样陪着他。

    两人亲密的次数,比以前频繁很多,陈默也没感觉奇怪。

    陈默不知道墨女在想什么,但也高兴,至少墨女看起来状态很好。他更希望看到她们每天高高兴兴的模样,而不是满脸愁容。

    对她们的要求,除了放弃实验,其他的任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你去陪小渔姐和赵敏姐吧。”趴在陈默的怀里,墨女声音中带着疲惫。

    “你先睡。”

    陈默手掌在她的背上轻轻抚拍着,直到墨女睡着,才轻轻起身。门口关上那一刻,墨女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紧闭的房门,有着浓浓的不舍。

    ……

    “敏姐,我们该怎么办?”房间内,小渔在小声哭泣,她不敢当着陈默的面哭,现在赵敏是她唯一倾诉的对象。

    “我也不知道。”赵敏有些六神无主。

    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现在她自己也需要人安慰。墨女应该去陪陈默了,她们都没意见,她们做不到像没事人一样陪着陈默,只有墨女可以。

    “为什么他宁愿抛弃这个家也要去冒险?那个臭负心汉,混蛋,渣男,恨死他了。”小渔哭得更凶了。

    赵敏苦笑。

    小渔骂了陈默一个晚上了。

    咔嚓!

    房间门的栓子和门锁突然打开,小渔瞥见陈默进来,急忙擦干眼泪,躲到被子里,她不想让陈默看到她现在的模样。

    “你怎么进来的?不是栓上了吗?”赵敏冷着脸看着陈默。

    “如果连自己老婆的房门都进不来,怎么当负心汉,渣男啊?”陈默笑道。

    “还有脸笑,给我出去。”

    赵敏急忙,怒气冲冲推着陈默,转手就被陈默拉住,抱起来扔回床上。陈默顺势躺在大床中间,双手压着两人不让她们动,一脸贱贱的笑容。

    “有时候感觉齐人之福挺好的。”

    小渔抬起头,眼眶的泪水还没干,却无比期待,还有乞求:“你改变主意了?只要你改变主意,你想做什么都依你。”

    赵敏眼中也尽是期待,显然同意小渔的想法。

    “可能暂时无福消受。”

    “为什么?”两女挣扎起来,抓着枕头拼命往砸在陈默脸上,发泄心中的痛苦:“永生那么重要吗?比我们都重要吗?比这个家都重要吗?你让我们怎么办?”

    砸了十分钟,似乎累了,两人才停下来。

    看到陈默宠溺的笑容,心狠狠地抽搐一下,没有再闹。三人就躺着,简单地躺着,没有说话,像一种无声陪伴,恨不得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一切如同往常一样。

    陈默睁开眼睛,揉揉发痛的脑袋,痛感比昨天更强烈一点。从房间里出来,早餐就在桌子上,一家人都在。

    一份热腾腾的粥,香气扑鼻。

    似乎大脑的疼痛也缓解一点点,让陈默心安不少。

    “谁做的?真香。”

    “妈、敏姨和墨女姨难得共同下厨的,爱心早餐哦,多有口福,我都嫉妒了。以后天天这样,那老爸不是幸福死了。”无双酸溜溜说道。

    “吃你的饭。”小渔敲了敲无双的脑袋。

    无双吐吐舌头,继续埋头大吃。地球人无数人崇拜敬佩的天才少女,在小渔她们眼里,依然还是一个孩子。

    至于陈默父母,看着美满的家庭,每天的笑容就从来没消失过。

    早餐在温馨中结束。

    ……

    太空中,巨大的机械球结构还在安静运转。有特殊的防护,量子生命球结构周围不用担心被宇宙流石光顾。

    量子生命球结构外,一艘印着行军蚁集团标志的飞船漂浮。

    陈默、小渔、赵敏、墨女和岚在飞船上。

    这是一个极度重要的时刻,无论结果如何,对行军蚁集团都有巨大的影响。

    陈默眉头紧皱,不是担忧,是大脑实在是痛,比早上更加剧烈,但小渔等人在场,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他不知道再过一两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也许就像在创业小项目里面,脑域开发时的痛楚那样煎熬,到时候就真的忍受不了。

    小渔转头看向陈默,两人四目相对,似乎看到陈默的想法,小渔没有选择开口。

    “墨女,启动量子生命球。”

    “好。”

    环形结构中的灯接连亮起,陀螺仪状的量子生命球开始加速转动,巨大的机械结构,在太空中拖起的光影美不胜收。

    陈默穿上战甲,刚想离开,三女就拦在他面前,眼中尽是哀求。

    她们在尝试最后的努力。

    最难消受美人恩。

    “没事的,等我回来。”陈默轻声安慰后,不顾她们哀求的目光,迈步朝飞船的舱门过去。

    忽然,变故骤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