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哥。”

    恬静轻柔的声音在飞船的船舱中回荡,

    所有人狂喜,仅仅两个字,落入众人耳中,仿佛天籁。

    飞船的全息投影中浮现量子生命球平台上的画面,一点点幽蓝色的光点汇聚,在平台的上方悬浮着,一个女人身体的轮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组成。

    墨女的面容逐渐清晰。

    陈默当即启动战甲,朝飞船的舱门掠过去,进入压力舱后,立刻被送入太空中。

    小渔和赵敏紧随其后。

    墨女还活着,这是最大的幸运。

    量子生命球的平台上,墨女的身体悬浮着,一动不动,身上闪烁不定的蓝色幽光还没有稳定。

    陈默飞到墨女身边停住,将她的身体抱在怀里,小渔和赵敏两女紧随其后到达平台上。

    “你感觉怎样?”陈默焦急问道。

    “不能动了。”墨女即便不能动,看到陈默依然很惊喜。

    “怎么会这样?”陈默瞳孔大缩。

    小渔让纳米机器人覆盖在墨女身上,形成一套战甲,将她身体护住:“先别管那么多,回飞船上再说。”

    ……

    陈默呆呆看着仪器的数据,一堆乱码,无法查找原因。

    实验室现有的仪器,无法查探墨女的身体状况。墨女现在的身体,超出了他们认知的生命科学范畴。

    陈默在墨女的手臂上捏了捏:“有感觉吗?”

    “有感觉。”

    “这里呢?”陈默将手掌放到墨女腰腹的位置。

    “也有。”

    有知觉但不能动,墨女现在就像高位截瘫的病人,无法控制身体,甚至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这种情况很奇怪。

    理论中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

    陈默敲敲刺痛的大脑,偏偏墨女的身体状况,无法用常规生命科学来解释,绝对不是神经受损之类的问题,因为墨女现在的身体里,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神经。

    “你现在想想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墨女想了想才说道:“感觉自己无所不能,但又什么都做不了。”

    墨女现在的身体非常特殊,在她的身体上无法留下任何创伤,尖锐之物划过伤口能在瞬间恢复。

    其他神奇之处,需要墨女掌控身体后,才能慢慢去探究。

    “默哥,不用烦恼的,墨女已经很幸运了,而且墨女可以用战甲来辅助身体运动的。”墨女躺在床上,直勾勾看着陈默,似乎看不够:“默哥的理论是对的,这种技术可以成功。”

    “还想着那个破技术,赶紧想办法。”小渔看着陈默的眼神极其不善。

    “我在想,你们先出去。”陈默强忍着大脑的刺痛,在思索到底哪个环节的问题。

    ……

    研究室外,岚无比震撼。

    老板将项目告诉他时,他就从未相信这个项目能成,因为太疯狂了。

    将生命体内的每个粒子,瞬间转化成为量子态,然后量子重组身体。

    即便宇宙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可以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但对这个项目,他感觉是天方夜谭,想都不敢想的技术。

    开始陈默要试验,他以为会出大事,结果墨女夫人截了老板的胡,让他安心不少。

    现在墨女夫人重组身体,给他带来的震撼,无以伦比。即便墨女夫人的身体现在不受控制,但实验依然算成功了。

    重组的身体,就是永生躯体,不死不灭。

    岚自认为见过世面,但这一次试验颠覆了他的三观认知,此刻就像一个满脸问号的小朋友,脑子里除了震撼,其他的都是一片浆糊。

    ……

    陈默找遍了创业小项目的资料,但关于量子生命的资料少之又少。

    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思维境界上认知的原因。

    智慧生命无法理解更高维度生命的存在和能力,就像细菌无法理解智慧生命的存在和能力一样。

    墨女的思维认知还停留在现有的第三维度中,而身体可能是更高维度的存在。

    就像病毒控制人类的大脑中枢,只用病毒的认知方式行动,发挥不了人类的躯体和大脑智慧的作用,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忽然,陈默狠狠抽了口凉气。

    大脑的刺痛再次加剧,就像有人几十根针在扎他的大脑,根本无法深入思考。

    就在此时,一通电话铃声打断陈默。

    杨思青月的。

    “她这个时候联系我做什么?”陈默一脸不解,还是接通电话。

    “小渔夫人可以帮你。”

    一接通,耳边就传来杨思青月平平淡淡的一句话。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陈默一愣,满脸问号。杨思青月知道他在做什么?还遇到困难了?

    “你知道我在做什么?”

    “不知道,但我知道小渔夫人可以帮你。”

    双方都安静下来。

    地球上,杨思青月放下通讯仪,银色的皮肤光泽暗淡,银环眼中透着疲惫,显然消耗不小:“真是个恐怖的男人。”

    看着挂断的电话发愣,陈默忽然想到什么。

    难道和她的超能力有关?杨思青月一直不肯透露自己的能力,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揉揉眉心,陈默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因为大脑的刺痛感很强,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临界点,但感觉不会太慢。

    他没有办法,只能听杨思青月的,让小渔试试。

    ……

    冥体域,空间连接器内的小宇宙深处。

    一颗巨大的星球坐落在太空中,星球上庞大的金字塔结构建筑林立。在上百个巨大的金字塔建筑中央的上空,悬浮着一个天空之城式的岛屿。

    印满图腾的宫殿内,兽首人身、蓄着胡子的老者盘坐在中央,这里是像是举行某种信仰仪式的地方,老者就是冥体文明的族长。

    忽然,老者睁开眼睛。

    一个灰色战甲在他背后落下,里面的战甲师出现,同样的兽首人身,浑身毛发是透明的,体内荧光流转,比老人体内的更加光亮,明显比老者年轻,按照冥体文明的年龄,是一名中年兽首人身。

    “族长。”吾焜恭敬行礼。

    “消息是真的?”

    “真的,情报人员无意中发现的,确定是在石甘星系与瞳青交易的那个神秘势力,他们很可能掌握了超能力技术。其他文明应该没发现他们在那里,否则可能早就有动静了。”

    “超能力开发技术。”老者目光中闪烁着神采:“让冥荼带舰队过去,将技术带回来。”

    “冥荼吗?族长,他有点危险。”吾焜说道。

    “他最近有什么异常?”

    “没有,今天他吃了一块五子糕,买了一朵冥花。这几百年来,他都在学习,推演沙盘,练兵,然后做一些生活琐屑的事,没有异常。但从他的沙盘推演和带兵风格判断,他很危险,杀心很重。”中年人说道。

    “刀锋利,不能因怕伤到手而不用。”

    “明白,族长。”吾焜点头应是,退出图腾宫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