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被陈默喊进来,有些信心不足。陈默都束手无策的情况,她也不确定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对墨女有效。

    但现在她除了试一试,好像别去选择。

    整理情绪后,小渔迅速进入朝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墨女在她的眼中,是一团巨大的意识体,和以前相比变化巨大。现在墨女整个身体都是那种特殊的意识体,以前只存在大脑的位置。

    这种情况,小渔第一次见到。

    意识体中的幽蓝色粒子密密麻麻,比以前多无数倍。

    “墨女,你放松。”

    小渔的手心慢慢靠近墨女的太阳穴。

    触碰的刹那,小渔的手掌像触电一样缩回来,神情震撼。

    她刚才那瞬间,似乎看到了整个宇宙形成,众生万物。无尽的画面在她眼前发生,她像神一样俯瞰宇宙。

    还有特别奇怪,难以解释的东西,感觉能控制一切,哪怕刚才只是看了一瞬间,小渔就有一种眩晕感和呕吐感。

    若时间更长一点,她的大脑无法接受承受那么恐怖的信息量。

    “怎么啦?”陈默诧异问道。

    “我在墨女的意识里看到宇宙万物,还有一些特殊的画面,我无法解释。”

    “什么特殊画面?”

    “语言描述不了,很奇怪,以后再和你详细说。”小渔不再理会陈默,将注意力转向墨女:“墨女,你不要想太多事,就想一件事,想你最开心的事。”

    “好。”

    做好准备,再次接触墨女那一刻,小渔的表情变得古怪,脸腮粉红,恶狠狠地瞪了陈默一眼,仿佛在说回家再收拾你。

    不明所以的陈默一脸莫名其妙。

    实验室内变得死寂,小渔和墨女一动不动。

    陈默站在旁边安静等待,眉头越皱越紧,他大脑的刺痛越来越强烈,现在每分每秒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硬生生抗住。

    小渔处于一个很奇特的状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描述自己的状态,仿佛和墨女合而为一。

    只是墨女有点直女,想的开心事太劲爆,两女意识想通,现在小渔感同身受。

    恨死陈默了。

    小渔已经下定决心,这件事过后,回家她要好好收拾陈默。

    意识体粒子的运作没有规律可言,仿佛无数的丝线缠绕跳动,每时每刻都不相同。然而这种意识体的活动,却让人深深着迷。

    小渔的精力消耗很严重,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帮到墨女。

    但陈默找她过来,肯定觉得她可以。

    忽然,小渔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在自己的意识中,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果然!

    结果让小渔大喜。

    她能感受到,墨女的躯体上,手指也随着动了一下,虽然动作很小,但确实存在。

    第一天,墨女的半截食指能轻轻动一下。

    第二天,墨女的食指已经能活动。

    第三天……

    ……

    “冥荼,你在这里多久了?”族长询问道,面容慈祥和善,仿佛是在询问自己的晚辈。

    冥荼沉默许久,冷冰冰说道:“四百七十三年两个月零三日。”

    “时间真的快。”族长感叹说道:“这些年,你的努力我都看到,你是一个好孩子,我对你的期望很大,所以很多资源都投在你身上,而你也没有让我失望。我们文明出色的将星不多,未来你就是文明的中流砥柱了。”

    对族长的话,冥荼低着眼皮,面无表情。

    “这一次,去征服双鱼鲸鱼座复合体,抓住他们的主人,将他们所有的技术带回来,那是一个偏僻小角落的文明势力。”

    “嗯。”冥荼眼皮也不抬,冷淡回应。

    直到冥荼接了军令离开,老族长才收回目光,闭目养神。

    太空外的飞船里,冥荼穿着战甲,顺着飞船开启的舱门,极速掠入。没多久,密密麻麻的舰队,就消失在原地。

    “双鱼鲸鱼座么?”

    冥荼看着手中的情报。

    一个偏僻小角落的文明,需要他们大动干戈,派遣如此庞大的舰队和兵力,前往几百亿光年外抢技术。

    若这技术不是特殊技术,傻子都不信。

    只是他对技术什么的,兴趣不大。

    “出发。”

    ……

    小渔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墨女身上。

    陈默除了关注墨女的情况,同时也在准备着第二次实验。

    三天来,他强忍着折磨人的痛苦,一天比一天严重,他都感觉快到临界点,随时可能爆发。这一次,他要自己上去,否则继续下去,他再承受不了这种恐怖的痛苦。

    现在他快没办法思考了。

    “你还要做实验?你疯了,能不能等墨女这边的情况恢复再做?”

    小渔有些崩溃。

    这三天来,她为了墨女恢复,在耗尽心力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墨女。

    使用能力的高强度精神消耗,每次都让她累到虚脱,但休息完毕,就继续沟通墨女的意识来进行治疗,周而复始,每次都让自己疲惫不堪。

    这种治疗之下,还是有一些效果。

    努力三天下来,墨女两根手指也能动了。

    但现在墨女没恢复,陈默却告诉她,他也要去实验。本来帮墨女恢复的精神疲惫她还能承受,现在加上担忧,让小渔有些崩溃。

    不仅是小渔,赵敏也满脸不解。

    “等不了。”

    “为什么?”

    “……”

    陈默苦笑,不知道怎么回答小渔的问题,没办法回答。

    忽然,陈默身体一阵摇晃,趔趄一下伏倒在地上。

    创业小项目出现了新变化,其中弥漫着一种奇特的幽光,陈默也无法描述它属于什么颜色,因为颜色不定,但个人的感觉,这种光和墨女重组身体时相似。

    创业小项目暗示他进行实验已经够明显了。

    刺痛,恐怖的刺痛,比当初脑域开发痛苦十倍的感觉再次袭来。陈默的大脑,像无时无刻被人撕裂千万遍,然后重组重新撕开。

    陈默抱着头大口大口喘气,喊叫不出来,身体的血管全部突起,像随时可能破裂一般。

    没人能想象他现在承受的痛苦。

    小渔和赵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住了,顿时慌了神。

    “老公。”

    “陈默,你别想用苦肉计吓我们。”赵敏说这句话时,心里也没底。

    无论她们怎么呼唤,都无法得到陈默的回应。大脑的痛苦,让陈默没有兴趣说一句多余的废话。

    超状态下,小渔伸手靠近陈默的太阳穴。

    仅触碰到的瞬间,小渔尖叫一声缩回手,脸色苍白,差点没晕过去。

    她终于明白,陈默这些日子来承受多大的痛苦,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陈默不顾她们的劝阻,执意要进行实验了。

    “立刻送我去量子生命球,启动它。”陈默用仅存的一丝意志说出一句话。

    “敏姐,快送老公过去。”

    “好!好。”

    小渔帮墨女恢复,精力消耗过度,加上刚才碰到陈默那一下,如今面无血色,根本不可能操控战甲。赵敏已经确定情况不对,二话不说,抱起陈默往飞船的舱门飞奔而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