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文大叔,西尔安大叔,你们回来啦?”

    回家的路上,他们遇到不少生命的问好。鳄文和西尔安也都挥手问好。

    在他们居住的小镇里,两位大叔还是有点名气的,因为他们到周围的星系跑运输,有自己的宇宙小飞船和高级战甲,在镇里算是富有。镇里很多生命,若想要周围某个星球的特产零食,都会找他们带一些回来。

    小镇里的年轻生命,很多都将他们当做榜样。

    “阿克斯,你要买的硫酒,给你买了,你平常少喝点。”

    “好嘞,谢谢啊。”

    “鸟头大叔,你们载着的生命是谁啊?新伙计吗?”

    “空难的幸存者,被我们捡回来的倒霉蛋。”西尔安操着八哥嗓子说道。

    “你好,倒霉哥哥。”

    “……你好。”陈默脑门满是黑线。

    “秃头扒皮,你进货的凖引擎,这几个小引擎还贼贵,加运输费一共十三万,还差我五万尾款。”鳄文的飞行车在一个小店门口停下,将一个小盒子丢给秃头老板。

    “谢谢啊,又省我三万,小崽子上学要学战甲了,好一点的战甲,对他以后好,不能马虎。”秃头老板递给鳄文一张星币卡。

    两位大叔还兼职代购,一路上东西都派出去,才驾着飞行车回自己的房子。

    鳄文和西尔安一起住,房子足够大。

    他们都单身,目前属于创业阶段,所以家里就他们俩。陈默被两位带回屋内,就被机器人抬到沙发上。

    “你怎么办?要不要治疗?恢复液治疗,费用不低。治疗费的话,我可以先帮你垫付,等你家人过来,再给我。”鳄文问道。

    “应该治不好。”陈默说道。

    “还有恢复液治不好的伤病?”西尔安惊讶说道:“那怎么办?”

    “伤情特殊。”陈默苦笑。

    “那你记不记得家里的通讯号?联系你家人来接你。”

    “号码记得,我家在鲸鱼双鱼座,好像在六百亿光年之外。”

    “我去,这么远,超远距的量子通讯,费用贼贵,虽然我们想帮你,但暂时没希望了。”

    西尔安的八哥嗓子尽是遗憾。

    “前段时间,我们小河星系的河外量子通讯总基站出了故障,量子通讯现在出不了小河星系,要等宇宙通讯集团总部的工程师来维修,听说要一段时间,你是真倒霉。”

    “……”等就等吧,陈默只能认命。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陈默。”

    “还是‘倒霉蛋’好听。”

    “我觉得‘幸运儿’好听一点。”

    “……”

    鳄文和西尔安两位嘴碎,但人很好,对陈默颇为照顾,还给陈默买了一套智能轮椅,陈默暂时安定下来。

    鳄文和西尔安家里,有几个机器人,倒是可以帮他活动。

    不过坐在智能轮椅上活动,还是挺惬意的。

    “小猫咪,你不能靠可爱打架啊,注意你那耿直的走位,战甲师可不只有地面站,还有空战、太空战,太空可没有天南地北上下左右的。”

    “小巨人,你的力量很强,但紧靠力量不行,你再强的拳头也打不穿战甲。而武器一下就刺穿,要熟练运用你手中的所有武器,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还有小鱼人,动作不到位,格斗基础要重新训练啊骚年。”

    陈默坐在轮椅上看着一群少年战甲训练,时不时嘴碎一下。

    一开始少年对这个瘫痪大叔还不在意,但陈默教了一个少年打败他们后,一群少年就争先恐后来找陈默教学。

    陈默也乐在其中。

    在太空里,一个人漂浮几个月,他无聊到差点疯掉,现在可不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意识控制不了战甲,他的嘴巴可以说话。

    教教这些小少年学战甲战斗基础,还是可以的。

    陈默知识渊博,精通各种知识,甚至精通战甲技术和战甲战斗,教的基础都非常实用,让那些少年的战甲战斗快速提高,短短两周,他就成为镇里小少年崇拜的目标。

    加上西尔安嘴贱,现在他这个倒霉的瘫痪大叔,在小镇出名了。

    陈默每天都在想着控制身体的办法,不过进展不大。

    第四维度的思维模式,他暂时没摸索出来,创业小项目内也没有关于第四维度的内容,只有一些不确定的理论研究。

    多看书多看报,心灵鸡汤陈默也看了不少,甚至都开始思考人生了。

    学了一大堆人生大道理,还有哲学,最终还是发现一点用处,他的第三根手指能动了。

    之后,陈默就专挑哲学下手,那东西玄之又玄,但思维模式和逻辑可以打开与众不同的角度。

    “小乌的基础不错。”

    陈默看着场中一名刻苦的兽人族少年,是一个豹人,一条细长的黑色豹尾尤为显眼,在众多少年的训练中,他的战斗水平明显高不少。

    “小乌进步很快,你的战甲改装一下会更强,过来,我把你战甲的改装构思给你,回去让你父母给你找人改装。”

    叫小乌的兽人族少年听到陈默的话,非常激动,迅速落到陈默身前,认真听起来,引来其他小伙伴羡慕的目光。

    记录下来后,小乌道谢就急忙离开,去找父母给他改装战甲。

    ……

    “大人,属下建议将触手伸入暗森林域中。”枭蠡对岚道。

    “怎么说?”岚一愣。

    “暗森林文明看似强大,但派系间内斗严重,他们也想结束这种局面,奈何没有强力人物能服众。传言内部各派系都在扶持各自的势力。如今暗森林域的虹桥引发混乱,战斗更加严重,未来可能分裂。

    而属下所在的安氏超星系团,位于暗森林文明的偏僻地带,没有强势文明,我们可以占据安氏超星系团,作为虹桥的纵深。未来若暗森林文明发生变故,我们能有战场主动权。”

    “据说,暗龙皇子在无尽海之死,是暗森林文明内部所为,顺位继承的比较强势的继承人,都被秘密清理了。剩下的几个顺位继承人,都是派系的傀儡,暗森林文明内部现在很不稳。”

    这一次说话的是赤槿。

    岚点头。

    不仅是暗森林文明,其他几个神级文明,经历几亿年的发展,内部都有各种明争暗斗。只是有强势人物压着,如瞳青,就强势将黑瞳文明捏成一团,减掉枯枝烂叶。

    暗森林文明天骄不出众,自然压不住一些老牌派系,派系之间的斗争,很容易被外界乘虚而入。

    骷髅星系的虹桥,是通往暗森林域的通道,将宇宙的空间距离拉近数百亿光年,这条通道必须牢牢掌握在他们手中。

    现在开拓战略纵深,并没有不妥。

    “我只需要率领夜枭战部,就能拿下安氏超星系团。”枭蠡自信满满,眼中饱含对战斗的渴望。

    不用担心反物质能源和暗物质,他的战部比以前强大很多。他原本就对自己的战术指挥非常自信,加上这段时间岚的教导和打磨,现在他的战术指挥早已更上一层。

    超能力觉醒,在他的战部中补充了一批顶级战甲师,加上他们丰富的战场经验,夜枭战部的战斗力,早已不同以往。

    岚当即有了决断。

    “好,枭蠡率夜枭战部进入安氏超星系团,赤槿协助战术决策,虹桥防守移交给护木战部。”

    枭蠡在安氏超星系团小有名气,如今由他扫荡安氏星座,内部生命的反抗不会太大。若是其他外敌入侵,会激起安氏超星系团的同仇敌忾,到时候阻力会很大。

    枭蠡欣然领命。

    现在特殊时期,他们是半路加入行军蚁集团。即便大人对他们很信任,但底下的生命或多或少会有芥蒂。

    想要更好融入这个集体,他们需要一场大胜,来证明他们在行军蚁集团的价值和地位。

    至于大胜是什么?

    安氏超星系团一整个超星系团拿下来,成为他们未来在暗森林域的着力点。

    岚的命令,第一时间送到各个战部手中。

    骷髅星系的虹桥,在短时间内完成换防。

    枭蠡率领的夜枭战部,悄然进入安氏超星系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