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念着的小渔,此时遇到麻烦了。

    在太空的不远处,两百多艘中型战舰对他们的船队虎视眈眈。

    一个星际海盗团。

    战甲团以接受各种委托任务、保护商队和探索星系星球来赚取佣金,而星际海盗团虽然也是战甲团,但主要以劫掠为生。

    为首的生命正在公共通讯频道警告:“拦路的赤蟒战甲团,坚持的原则是抢劫不过半。四成货物,四成星币交出来,爷们我放你们一条路。若不然,后果残酷到你们想哭。”

    小渔的宇宙环游经验少,在此之前,她为寻找陈默,也曾去过一次原点城,但遇到星际海盗团,她是第一次。不由看向苦尧,神情疑惑。

    苦尧淡定很多。

    他们神卫经过专业的太空战争培训,也打过太空战争,虽然星际海盗团是第一次遇到,但和打太空遭遇战好像没区别。

    “禀报神后,我们遇到星际海盗团,他们以劫掠商队和运输飞船为生。”

    “我们的飞船怎么停的,还被他们拦截?”小渔问道。

    “禀神后,是空间跳跃的干扰机器所为。”苦天恭敬道:“空间跳跃,星际之间有专门开辟的宇宙空间巷道坐标,曲率引擎折叠的空间,有空间子象限矢量坐标。他们在两个空间坐标之间的位置内设置干扰器,而一旦有飞船的跳跃坐标经过这个矢量坐标,就会被干扰停下来。这是战争时设置埋伏和陷阱的手段。”

    “必定能让飞船停下来?”

    “不是的,神后。”苦天一丝不苟给小渔解惑,他也清楚,神后对宇宙太空战争不太了解:“相当在大海中设置一个渔网,那条鱼经过撞上,那条鱼就倒霉。太空很大,只要不经过这个坐标矢量,就不会停下来。”

    小渔了解点头:“交给你们了。”

    “神卫领命。”苦尧郑重回应。

    自陈默解救他们族群以来,他们就对陈默的忠诚无以伦比,每个加入神卫的苦星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狂热分子。

    守护神王神后,成为他们一生的信仰。

    得知神王失踪后,他们比任何人都紧张,接到寻找神王的任务,他们没有任何犹豫,挑选最精锐的神卫进入队伍。

    每一个都经过超能力开发,顶级战甲师的战斗力,可不是一般队伍能比拟的。即便人数不算多,但战斗力可怕。

    “他们无动于衷,好像想反抗。”

    “反抗?几首运输飞船就想反抗?他们是不知道恒星为什么这么灿烂吧?”为首的匪头怒极反笑。

    “要不要直接毁掉他们?”

    “毁你母亲啊。”匪头一巴掌扇在说话属下的脑袋上:“我们是星际海盗,打劫的,毁了飞船和货物,我们抢毛啊?毛都没一根。”

    匪头大手一挥,智能机械涌出太空,朝船队而来。

    苦尧神情都不动一下,身上战甲覆盖,长枪出鞘,夹杂着死亡的光芒。

    他的身边,众多神卫的战甲覆盖全身,手中的武器似在兴奋,气氛中弥漫着嗜血的欲望。

    他们整个族群,都是神王赋予重生的,即便为神王献祭生命,他们也不会犹豫。在岚大人教他们战争战术时,每一个门功课,他们都按照岚大人的要求双倍完成。

    按照行军蚁集团武装部的标准,他们的训练量,达到极其苛刻的地步。

    然而,枯燥的训练并不让他们感觉厌烦和难受,和那种被圈养的日子相比,如今他们的族群生活自由幸福,有知识开智,可以吃饱饭,现在简直是天堂。

    只要在训练营和基地中,他们神卫,不是在训练,就是在训练的路上。

    他们的格斗训练教官是荆戈,每一个动作都要求严格,要到位。其他战部他们不清楚,苦尧给神卫的要求,必须是百分之百做到。

    连最严格的荆戈和岚,对他们神卫的训练,都非常满意。

    严格的标准下,近身遭遇战的优势,非常明显。

    除了守卫神后的五万神卫,其他神卫秩序离开飞船,整个过程悄无声息,杀气纵横。与之一起落下的,还有无数的智能机械和战争机器人。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

    一百万神卫的动作甚至没有任何迟滞。

    不等星际海盗动手,他们已经动了。

    对敌人,他们不想多一句废话。这是岚教官说的,一句话的时间,可以杀死敌人十次。

    “杀。”

    智能机械第一纵队,战争机器人在第二纵队,神卫紧随其后。而在最前面的,是密密麻麻的反物质子弹。

    “好胆。”

    匪头又惊又怒,他进入星际海盗这行以来,这是最奇葩的一次。被他打劫的船队,居然不逃,还率先对他们进攻。

    神卫的速度极快,在太空中托起光尾,到飞船雷达的反物质弹警告响起,他们才如梦初醒,战甲师仓促出舱。

    反物质子弹如雨点,雷达显示密密麻麻的警告,还有精锐的战争机器人和战甲,让匪头后背发凉。

    无声的爆炸在太空炸开,反物质弹能量淹没的智能机械和飞船,在太空中化作残骸。

    无数碎片横飞。

    抢来劫掠的星际海盗都惊呆了。

    战甲的雷达显示,密密麻麻的反物质子弹警告。

    光线本来微弱的太空,在反物质子弹爆炸那一刻,瞬间被光芒淹没。急促的警报声,激起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

    他们当星际海盗以来,从未遇到过这种阵仗。

    到底谁是星际海盗?

    这次好像踢到铁板了,五艘飞船没有打开物理防护,以及化作太空碎片,恐怖的进攻速度和手段提醒他们,对方不好惹。

    “怎么这么弱?”

    不知道哪个神卫在公共频道中说了一声,语气尽是失望。他们和枭蠡的战甲团交过手,以为战甲团是枭蠡那个水平,结果这么弱。

    嘀咕的语气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星际海盗听到这句话,差点没被气哭。他们以前打劫,那次不是对方惊慌失措的,现在轮到他们了。

    霸道、狠辣。

    神卫强势的战斗风格,给人很大的视觉冲击,如同发狠的野兽,露出獠牙。

    他们可不管对方是强是弱,每一场战斗,都用他们最强的水平。一个中型星际海盗团在他们手中,如同小宝宝般弱小可怜又无助。

    “这么强。”小渔眼前一亮。

    她没怎么关心星际战争,不过神卫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她无比惊讶。

    荆戈面无表情,似乎一面倒的屠杀理所当然。

    为了更快去寻找神王,苦尧只想用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

    不到半个小时,战斗结束,有一艘飞船启动逃跑了,苦尧懒得去追,这种战斗没有挑战性。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战斗。

    ……

    冥阿有些可惜地看着影频中的战场。

    前方星座的战场,早已成为炼狱。数万个空间毁灭武器将整个星座包围,主要星系全部被空间武器定点投放。星座的生命,如同蝼蚁般被空间毁灭武器压成宇宙灰尘。

    若能在战场上空,定能看到一副美丽的画卷,美丽下的地狱。

    冥阿没想到战争到这一步,即便统帅着冥体文明最精锐的军团,他依然有些可惜。毁灭之下,还有无数普通生命,但这就是战争。

    屠刀之下,他不会心慈手软,否则就是对自己残忍。

    宇宙战争,非到特殊时刻,一般不会用空间武器,一旦用,就没有回头路。精准的空间武器投放,可以很快歼灭敌方的有生力量。

    “第三大队,支援编号0042恒星战场,残军全杀了,不留俘虏。”

    太空中遭遇战的几个战场,双方的交手非常惨烈。

    对方不顾一切。

    战场附近的星球,早已被战场恐怖的能量烧成火海,星球碎片也在太空中漂浮肆虐。

    已是强攻之末。

    “好像赢了。”

    冥阿身边的女性生命双手环胸,前面的两团被挤成沟壑。对冥体人而言,这是致命的诱惑,但冥阿不为所动,对身边的女生命也无可奈何。

    她叫冥月流花,是战部的战术参谋,冥阿的副手,在军事学院时,她就已经是冥阿的学姐,冥阿对这个学姐也颇为头疼,最后直接咸鱼了。

    “这是收入囊中的第一城。”女生命乐呵呵笑着,只是笑容中带着不屑:“这次老家伙会很高兴吧。”

    冥阿摇头:“冥荼叛逃,不知所踪,恐怕这口怒火没那么容易消。”

    “我挺理解冥荼的。”

    冥月流花冷笑,身体靠近冥阿蹭了蹭,让人火热。

    “在那种环境中成型,成长,哪怕是工具,有点意识智慧,也受不了。这次听说是派去一个偏僻角落,叫双鱼鲸鱼座,拉尼亚凯亚超星系那里。我其实很好奇,那个角落有什么,让老家伙这么看重,派那个危险的家伙过去。”

    “现在麻烦不小。”冥阿叹道。

    “麻烦不是一天两天积累的,总要有人为腐朽的王朝付出代价。”

    冥月流花笑得有些冷,她对冥体文明,并没有太大感情,清醒的生命都知道,根烂了,若不是冥阿,她也不会在这里。

    “你说冥荼会不会去天星碑地?盛会快开始了,群英汇聚,他去那里的可能性不小。”

    “我们恐怕去不了。”

    冥阿微叹,他也想去天星碑地,与宇宙群英论道,但如今冥荼叛逃,冥体域因虹桥惊变大乱,他抽不开身。

    “不说这个,先将战报发回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