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肤女坐在大殿的首座上,前方的会议桌,悬浮着混乱之地的星图。灰二十一在旁边,面具遮住脸,看不到真实模样,但身体长大,比以前健硕很多。

    毒肤女背后站着一名挡在斗篷下的生命,黑琉璃,若不仔细看,很难相信这是一个生命站在那里。

    旁边是智,一个长相瘦弱,皮肤如枯树皮,眼睛硕大的生命。

    罗睺族的生命,智计若妖。

    “现在,棋子布了几个了?”

    “三十七个。”智的手指一点,全息星图的标记出现,散落在混乱之地各个角落。

    “速度再加快。”毒肤女的声音冰冷:“局势变化太快,拖下去不好。”

    “明白。”智当即说道。

    “明天会有新一批药剂过来,挑选最优秀的属下出来,准备开发。”

    毒肤女话一落,场上所有生命精神大震,他们可知道头说的药剂是什么。

    混乱之地作为十二地之一,也是宇宙间最混乱的地域。

    这里有凶徒、文明的逃犯、阴谋家、星际流亡者,战争贩子,骗子,阴谋家,冒险家,杀手等,还有各种各样的凶狠之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里也算人才济济。

    全宇宙十大杀手组织,有四个在这个混乱之地,可见竞争之大。

    这里还有宇宙最大的黑市,地下交易市场,没有这里不敢卖的东西,哪怕神级文明的东西也不例外。神级文明的手,都没伸到这里,甚至不敢攻击这里。

    全宇宙最狠的凶徒集中在此地,要是捅了马蜂窝,神级文明也要掉一块肉。

    他们组织,这些年能在混乱之地迅速崛起壮大,还有源源不断的高手出现,就是靠着药剂开发超能力,培养顶级战甲师出来的。

    他们高层都知道,组织背后有大势力支持,但他们从来没敢问头是哪个势力。

    问了不该问的,遭殃的是他们。

    但是,超能力开发技术是神级文明都没有成熟的技术,而他们掌握,这里面的信息量就很大。

    ……

    陈默心虚地看着小渔,现在上飞船了,可没有外人在场,小渔的眼神,好像要吃了他。

    他问了小渔怎么找过来的,知道是小母兽带着他们找过来的。小渔也将这段时间的经历和他说了,做实验那段时间,他可没少招惹小渔,现在感觉要秋后算账。

    “小渔,这个你想干嘛?”

    “你说呢?”小渔款款走到陈默面前:“我现在想掐死你。”

    “谋杀亲夫,不好吧。”

    “知道错了吗?”小渔目光威胁地看着陈默,仿佛不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就要遭殃,追魂夺命掐肯定少不了。

    “知道错了。”

    “错哪了?”

    “哪都错了,不该擅自实验,还让你们担心。”陈默直接认怂,大丈夫,能屈能伸。

    “王八蛋,臭渣男。”

    小渔终于忍不住趴在陈默怀里,感觉无比安心。在蓝河星,有很多生命,她不好你侬我侬,现在在飞船上,才是她和陈默的独处时间。

    用仅能动的一只手抚摸着小渔的后背,感受到小渔身上的温度,陈默感觉一股温暖。

    “沫沫抹……”小母兽在一旁捂着眼睛,小爪子还悄悄放出一道缝隙,可爱的模样看得陈默和小渔直乐。

    温存过后,小渔就推着陈默前往飞船的指挥中心。

    天星碑地盛会这次肯定会很热闹,乱世即将到来,正是英雄辈出的时候。天星碑地汇聚天下英才,抢人才的时刻,这次肯定不会太平。

    神卫并不弱,甚至可以说是全宇宙最顶尖的团队之一。

    如今这支队伍,有超过一半的神卫是顶级战甲师,其余全是精英高级战甲师,武器装备,除了空间武器和光速毁灭武器,其他武器都是最顶级的。

    若是遭遇战,神卫不惧怕任何一个文明的同等队伍。

    神卫的纪律性和杀伐强度,是行军蚁集团里最高的,足够在天星碑地护卫陈默的安全。以陈默现在的身体,即便没有护卫,他也不在意。

    “目的地天星碑地,出发。”

    星图确定的宇宙航线非常清晰,天星碑地距离金海城所在的太空并不远,没有他们到拉尼亚凯亚超星系那么远,只有一百亿光年,七天左右就能跳跃过去。

    天星碑地靠近宇宙中央地带,永久中立地。

    七大神级文明及其附属文明管控七大境域,除此之外,十二地,一百零八城,诸多顶级文明,控制其余的星域。

    天星碑地属于永久中立地,所以没有文明宣布所有权,它属于全宇宙生命共有的,安全由宇宙联盟安全署一个独立的部门负责,甚至不受宇宙联盟理事会的干预。

    从金海城到天星碑地之间,上百亿年,各种高级文明和顶级文明的星域觥筹交错,势力领域之间的太空属于公共太空海。

    想要跳跃进入别人势力的太空,就要提前报备,否则被探测器发现,他们会被当成入侵者攻击。而这个申请过程很麻烦,甚至可能需要交税金或过路费,所以陈默他们选择公共太空海坐标进行跳跃,省去很多事。

    公共太空海没有流程,也免费,但它有自己的风险,比如空间乱流报告不及时,星际海盗出没。

    在没有文明军团值守的宇宙公共太空航道,星际海盗会用空间干扰设备,将从空间中经过的飞船从空间方向矢量坐标中拉出来,进行太空劫持。

    他们之前就遇到过很多次。

    第一次太空远途旅行,西尔安和鳄文大叔非常紧张,现在不再是几十光年之外的跑货了,而是上百亿光年的旅途,前路未知。

    但两人看到旁边的小猫咪都不紧张,就一脸尴尬。他们也算是见过世面,现在小女猫都比他们要淡定。

    随着倒计时结束,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阵晕眩,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仅瞬间,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消失,受不了的小猫父母,在旁边干呕。

    当身体的感觉恢复,陈默深呼口气,睁开眼睛。

    滴滴滴……

    飞船急促刺耳的警报声,将所有人从恍惚中拉出来。

    苦尧脸色微变,急忙查看警报的原因,其他神卫,战甲的头盔瞬间覆盖。陈默的战甲也不例外,即便他无法控制,人工智能也自动控制战甲覆盖他的身体,几名神卫迅速将他护在中间。

    “怎么回事?”陈默沉声道。

    “我们没有到达目的地,遇到空间坐标矢量干扰,被停下来了。”苦尧说道。

    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所有生命的目光,都落在弹出的全息影频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