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尔·南罗?你们认识吗?”陈默看向身边的众人。

    一般而言,求救者都不会说自己名字的,然后请别人救他,除非对方真的特别出名,才会自报身份,让人相信有重谢。

    “禀神王,属下不认识。”苦尧摇头。

    “别看我。”

    荆戈冷冷道,自顾刻着他的骨雕,仿佛周围的事,都与他无关。

    “报神王,我也不知道。”苦天无奈道:“不过可以用宇宙搜索引擎查一查,如果他真出名,身份很高,应该会有星际网络资料记载。”

    陈默眼神一亮,对着飞船的人工智能说出焦尔·南罗的名字发音。

    果然,一份身份资料就弹出来。

    焦尔·南罗,南睺类人族,宇宙著名生命科学学家,著名学者,神级生命,特殊超能力者,血液有几率唤醒生命的超能力。

    迄今为止,焦尔·南罗的血液已经创造2.7万名顶级战甲师,其中包括武仙之地的武仙王朝国王、黑瞳文明前将星黑星韵……

    著名论文《探索南罗血中的超能力觉醒因子》《论生命意识对超能力觉醒的隐作用》……

    陈默仔细扫了眼他的资料,便明白那群星际海盗的目的。

    恐怕不止劫掠物资那么简单了,连这个人,他们也想要。

    这个焦尔·南罗,到哪都是宝贝。

    这次应该是去参加天星碑地盛会的,接过被星际海盗中途扯出来,才有现在的处境。

    陈默对他这个人不感兴趣,但是对他的研究项目和他的血液,倒是挺感兴趣的。

    “怎么谢?”陈默在公共频道开口。

    ……

    “教授,你说他们会出手吗?”青木雒开口。他是护卫战甲团的首领,在他旁边就是焦尔·南罗,一个皮肤沟壑纵横,满脸沧桑的南睺类人族生命。

    身边的战甲师,都将焦尔·南罗护在中间,出现突发情况,他们能第一时间保障焦尔·南罗的安全。

    如今他们陷入困境,这帮星际海盗得知他们的船队里面有教授后,就打起了准备活捉教授的算盘。

    若不是对方打教授的主意,他们现在的局面会更加被动,可能已经被灭了。

    “不清楚。”

    焦尔·南罗摇头。

    这种情况,他无法判断,以智慧生命趋利避害的天性而言,他们与对方非亲非故,对方选择离开的可能性更大。即便是他们看到类似的情况,也会选择离开。

    他就是看到对方的飞船启动,准备离开的意思,所以才会选择自报家门,希望对方能出手相助。

    从他的判断来说,对方应该也是被空间干扰扯出来的船队,只是他们比对方先一步而已。

    “现在撑不了太久,智能机械消耗光了,接下来是战甲师的对战,对方的人数比我们多,高手也不比我们少,这是最麻烦的。”

    青木雒眼角眉间都是担忧。

    “援军至少要两天才能赶到我们这里,到时候我们早就被抓走了。早知道,就多带一些护卫,也不怕遇到这些星际海盗了。”

    “听天由命。”焦尔·南罗看了眼陈默的船队:“看他们的飞船像是商队的运输船,可能护卫不多,即便出手,也未必有用。”

    话一落,公共频道就传来声音。

    “怎么谢?”

    焦尔·南罗和青木雒的交流顿住,对视一眼后,都发现彼此眼中的惊喜。焦尔·南罗立刻开口:“朋友,条件你开,只要我们能做到。”

    “爽快。”陈默当即开口:“我要你全部的研究资料数据和半升血液。”

    嘎??

    公共通讯频道,是所有打开频道的生命都能听到的,陈默这句话,自然也落入其他生命耳中。

    焦尔·南罗当即石化,而青木雒脸上异常愤怒,而在公共通讯频道上,一片叫骂声。

    “这位朋友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知道教授的著作研究和血液多大价值吗?你算什么东西?”

    “吸血也不是一次性吸干净啊。”

    “你个死吸血鬼。”

    “你怎么不去死啊。”

    “……”

    “教授给我们一半,我们只需要一半,立刻退兵。”

    “这比我们强盗还强盗啊。”

    群情激奋。

    连星际海盗都忍不住动粗口,如果焦尔·南罗能给他论文、研究数据的一半给他们,他们都会毫不犹豫退兵,然后一路护送他们离开。

    因为他们知道焦尔·南罗教授研究的价值,这些研究拿到黑市去卖,得到的钱足够他们战甲团壮大好几倍。

    “我又不是要这些研究项目的独家所有权,也不是让他给我终身效力,跟不是要论文的署名。只是看一看论文,如果换其他狠心的集团过来,可不只这些条件。几篇论文和一点血,我还不放在眼里,我不认为它比你们的命更值钱。”

    陈默的话,让公共频道的叫骂声戛然而止。

    随即,更恐怖的叫骂爆发。

    “教授的论文和血,还不放在眼里?不放在眼里你还要,你怎么不上天啊?啊?”

    “气死老子,老子恨不得给这个吸血鬼几巴掌。”

    “老子现在怀疑他们是星际海盗,两个团队唱双簧的。”

    “……”

    “滚你全家,教授给我们一半的研究数据,和一半的血液,我们立刻退兵。”

    “……”

    不仅是太空战场,公共频道中,两方的口水战也骂了起来。

    反倒陈默的飞船内却很安静,一些神卫认为理所当然。

    他们神王,拥有的研究无数,超能力开发技术领先整个宇宙联盟。在神卫看来,神王要焦尔·南罗的论文,是看得起对方。

    但没人说话,团队的纪律在,他们不能说话。

    青木雒的脸色极度难看,他们什么时候被人以这种霸道条件交易过?

    “教授,别答应他,我再想想办法。”

    “青木雒将军,你的能力我看在眼里,但这次护卫不足,你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焦尔·南罗叹了一声,声音中尽是无奈。

    青木雒捏了捏手中的武器,愤愤不平。

    “给星际海盗这些条件,我们一样能安然无恙。”

    “意义不同,给星际海盗,我们是被迫妥协求和。给他们,我们是平等交易。我虽然本事不大,但骨气和尊严还是有的。如他所说,或许我这点东西,对别人而言,并不算什么。”

    青木雒脸庞紧绷,一脸不服气,他恨自己无能。他知道,教授说的对,即便是交易,他们也不能向星际海盗妥协。

    而这边,焦尔·南罗已经开口:“朋友,只要你答应,我的研究项目和数据,你不对外公布,不售卖给第三方,我答应你的条件。”

    “可以。”陈默毫不犹豫答应。

    他也是研究者,自然知道研究项目对研究者来说以为着什么,有些研究者,将自己的项目看得比命重要,能做到这一步妥协,已经很不容易。

    “一言为定。”焦尔·南罗肯定的声音传来。

    “战斗准备。”陈默下令。

    经过伪装的飞船,露出獠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