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府邸内,战甲降落在战甲台上。

    柯顿从战甲内出来,和往常一样,朝自己的房间过去。

    这个星球,是狂兽战甲团的基地,他作为战甲团的副团长,有自己的府邸。刚刚训练回来,柯顿眼中略带疲惫,还夹杂着一丝忧愁。

    战争爆发,混乱之地变得更混乱,现在整个混乱之地暗流涌动。他感觉要不了多久,就会乱起,混乱之地也要洗牌。

    刚进入大门,柯顿瞳孔大缩,一名陌生人就在他的府邸内。

    “你是谁?”柯顿皱眉看着对方,神情警惕,不解他为何在自己的家中。

    “蚁巢发召,计划准备开始。”陌生人将一份影频传给柯顿。

    柯顿神情微变。

    听到蚁窝发召,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计划这么多年,他加入狂兽战甲团,从寂寂无名,一路到了高层,他知道,有组织在暗中协助。但组织从来没有要求他特别做什么事,只需要他安静呆在战甲团中,正常做事,正常出任务。

    他的高升之路也很顺,几乎将自己融入狂兽战甲团中,威望也越来越高。

    现在,他知道,自己这颗种子要发芽了。

    ……

    赫金斯在冰冷黑暗的太空中狂飞,希望能逃过这一劫。

    刺客战甲师。

    他最熟悉的一种战甲师。

    没想到自己今天也会成为刺客战甲师的目标,刚才那一击,差点要了他的命。

    他暴露了。

    在黑暗世界,身份暴露,就意味着离死亡不远了。不仅是他暴露,他刚才呼叫了几个支援,无一回应,恐怕都出事了。

    到底是哪个组织在对付他们?

    他根本想不出来。

    因为对杀手组织而言,其他所有组织都是他们的敌人,有时候甚至他们的队友,都是他们的敌人。

    轰!

    一个腐蚀雾在他前方炸开。

    “该死。”

    赫金斯神情微变,急忙降低战甲的速度,不敢靠近。

    轰!

    音爆传来,一个纯黑色的战甲师,突然在他身边定住。

    赫金斯神情大变,在他战甲的量子雷达上,根本没有显示,对方的战甲,显示在光学雷达上。

    习惯看量子隐身雷达的赫金斯,想到一种可能:量子隐身战甲。

    想到这,赫金斯浑身发凉,他们被顶级势力盯上了,还是最顶尖的那一撮。

    混乱之地要换天了吗?

    这是赫金斯最后的想法。

    ……

    《狂兽战甲团团长被未知势力埋伏,死于非命》

    《‘血色’组织一夜之间所有成员被暗杀,连根拔起》

    《金剪刀战甲团对黄蜂战甲团宣战》

    《九华组织否认刺杀行动是他们所为》

    ……

    混乱之地,黑暗动乱。

    一日之间,仿佛火药爆炸般,几十个战甲团的高层被攻击,暗杀,战甲团相互攻击,甚至有组织和战甲团一夜之间,高层团灭。

    要变天了。

    本来就鱼龙混杂的混乱之地,变得前所未有的动荡。

    阴谋满天飞,不断爆出是哪家所为,动荡的局面正在加剧。在混乱之地生存的,本来就没一个是善茬,现在更是一盆冷水泼在滚油上。

    一只无形的手,在拨动混乱之地的水花。

    有点格局的生命都清楚,宇宙大乱,混乱之地也开始洗牌了。

    ……

    卡丽依阴沉着脸,心情极度不好。

    她活着从战场中回来,但她被撤职了。

    在最后一刻,城主发通讯过来和对方和谈。

    她反对和谈,和城主吵了一架,但没用,她无能为力。不和谈就是毁灭,城主不可能想让牧夫城被毁灭吞并。

    和谈结束,牧夫城城主承诺放弃虹桥,并割让两个星座,以求保全牧夫文明。

    她带队回来之时,被撤下军团长的职务。

    现在她孑然一身。

    有点讽刺,他们割地求和了。

    但卡丽依知道,城主的决定是对的,在割地和毁灭之间,城主选择割地。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得出来,突然冒出来的势力,实力很强,打穿牧夫城,将他们的有生力量打垮。那个未知势力,实力很强大,偏偏她从未听说过,可见对方的隐忍多久,野心多强大。

    如今基本确定,牧夫城已经废了,被废掉双掌的牧夫城,对方若想吞并,不费吹灰之力。虽然她知道,即便反抗也会灭亡,只是一个站着死,一个跪着死而已,死法不同,死亡时间也不同。

    “从军这么多年,也该享受享受生活了。”卡丽依自嘲一笑,褪下身上战甲,穿上在衣柜尘封已久的裙子。

    ……

    陈默坐在轮椅上,好奇查看着天星碑地的各种资料。

    经过这段时间小渔的意识治疗,陈默现在两只手臂能动,至于其他地方,还不能动,战甲也无法控制。陈默想走动,只能靠智能来控制走动,索性陈默还是坐在轮椅上舒服,毕竟身体任由战甲操控的感觉不太好。

    以往天星碑地的资料很齐全。

    数以十万计的文明,前来参与这场天星碑地盛会,真正的天才云集。

    他还查了以往天星碑地盛会的资料,可以说,这个盛会在地球时代,相当将物理学界、数学界、化学界、医学界、生物学界、计算机学界、军事界等,几乎所有领域的顶尖科学家,云集到一起。

    这里真的可以说人才遍地。

    若盛会期间,用空间毁灭武器摧毁天星碑地,宇宙生命的历史发展和科学发展,将倒退千年不止。

    所以天星碑地中,严禁任何形式的战部、军团、战甲团进入,更不能携带毁灭武器进入。

    一旦发现有军团或者有生命携带毁灭武器进入,他将成为全宇宙科学界和文明的公敌,也会迎来宇宙联盟安全署的追杀和报复。

    十艘飞船,加上焦尔·南罗护卫舰的二十艘,三十艘飞船虽然大,但在无垠的太空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青木雒环顾一圈,不知道怎么形容。

    教授留在飞船上,他作为护卫,自然没有离开的理由。

    这些天,通过彼此间的对话,他还是能看到一些信息的。

    坐在轮椅上的陈默,被众多战甲师称为神王。

    对方不是他所猜测的某个顶级文明的继承人,而已经是王。陈默每天都在看天星碑地的图碑,而且看得特别仔细,仿佛没见过般,有时候和教授交流交流,都是谈他听不懂的东西。

    时刻守着陈默的女人,被那些战甲师称为神后,而陈默是神王,两夫妻。一只可爱的小兽,特别聪明,这个被称为神后的女人,能听懂那只小兽的话。

    还有一个刻骨雕的冷酷男,他曾被冷酷男瞥了一眼,仿佛被恐怖的野兽盯着,浑身发冷。

    这些守卫,这是青木雒见过最震撼的守卫,从头到尾守在各自的位置,真正的一丝不苟,严整到可怕,平常不说话,如同雕塑。

    青木雒想不出到底什么势力培养出这种军团,纪律到了恐怖的地步。特别是他们看陈默的时候,在崇拜英雄,很真诚,很纯粹。

    他想不出有哪种军团,在遭遇战时,能打败这支队伍,或许只有神级文明的军团。

    忽然,影频上出现的景物,让青木雒神情大震。

    “天星碑地星域到了。”

    众人抬头看向全息屏幕,一颗孤零零的巨大星球出现在全息屏幕上,庞大的宇宙通用象形字印在星球表面。

    天星碑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