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步!瞬停!

    就是将战甲引擎催动至最高,爆发出瞬间加速,到达对手身前的瞬间,在将战甲的反推放到最高。

    这种能力,对身体的负荷非常大,需要战甲师有强悍的身体素质,必须要高级生命以上的身体强度,才能面前做出这种动作,否则直接被起步和停下那瞬间的冲击压死。

    一个技巧的难度就足够大,两个顶级技巧加起来,已经很恐怖。

    即便是顶级战甲师,也不是每个人都会这种技巧,因为修炼的过程太辛苦。

    能连续做出这两种技巧的,无一不是名师。

    亿万年来,这种技巧经过各种传奇战斗筛选洗礼的,不仅具备极佳的观赏性,还有极佳的实用性。

    然而,万安却不会认为这有什么美感。

    长枪如毒蛇般朝他而来,仅仅是刚才那一退一缠,他就感觉吃力一样,心跳不断加速。哪怕他平常在战斗中临危不乱,现在却有些乱阵脚。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气势越来越强,给他意志和精神上造成不小的压力感。

    这一枪,万安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刚才后撤,前端引擎刚刚爆发,正好现在处于瞬间的停顿期,再向后爆发闪躲明显来不及,危险让他不得不立刻做出选择。

    战甲侧边的引擎启动,全力催动。

    轰!

    侧瞬步!

    音爆声炸开,在万安以为能逃脱时,变故再生。

    只见苦尧的枪尖,在他启动侧边引擎的同时,诡异一折,似乎看穿他的动作一般,朝他闪躲的右边一弯。

    枪尖点点寒芒,在空气中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如同嗅到猎物的毒蛇。

    这一切,在万安眼中变慢,就像原本长枪就要往那边刺的,而他的闪躲,是自己往枪口上撞过去。

    噗!

    声音在引爆声掩盖中显得很细,落在万安耳中,却无比清晰。万安战甲下的表情凝固,一切声音都戛然而止。

    ……

    长枪穿透战甲,在胸口处留下一个窟窿。

    战甲动力被毁,万安躺在挑战场的地板上,呆呆看着天空,蓝紫色的血液,浸透地板,脸上还残留着难以置信。

    他没明白,苦尧是怎么看穿他的动作,提前预判的。

    他没死,神级生命的生命力惊人,除非一枪毁掉大脑,否则不会立刻死亡,只需要送入医疗舱中治疗,很快就能恢复。

    但教训足够,至于心理阴影,外人就不知道了。

    苦尧只需要再轻轻动一下枪,他就横尸挑战场。

    场上再无声音,刚才的议论声和嘲讽声,如今变得如此刺耳。

    刚才还看好万安的生命,此时都噤声。

    双顶级战斗技巧。

    这种战斗方式和技巧,这对战甲师的身体素质,反应能力和战甲性能的要求特别高,缺一不可。一般这种超难度的技巧,只出现在精英顶级战甲师身上,可能万安这种名师也能用,但万安轻敌了。

    “神……大人,幸不辱命。”苦尧长枪执背,在陈默身前停下。

    刚才他确实用了十二分实力,加上对方轻敌,他的战斗意识也强悍,所以轻易抓住对方的破绽,用最短的时间结束战斗。

    “走吧。”陈默瞥了眼挑战场,几人飞行离开。

    哗……

    直到陈默消失在影频和挑战场视野中,挑战场现场才炸开。

    他们都在现场看着,那种震撼感直穿心灵。这就是顶级战甲师的战斗,稍有不甚,胜负就在一瞬间。

    陈默什么来历?一个护卫就能战胜名师,这种势力到底有多恐怖?

    没有人再敢嘲笑陈默刚才找乐子的话,刚才感觉是狂妄,现在他们才确定,陈默并没有狂妄,在对方而言,就是在找乐子。

    “太强了。”

    “那是怎样的风采?顶级战甲师,怪不得是所有战甲师的最高追求,潇洒的战斗,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好帅的生命,好强,那个男类人是哪个文明的?”

    “……”

    不仅是挑战场现场在讨论,关注挑战直播的生命,都被苦尧那一枪给镇住。他们都在想,如果他们在万安的位置,能不能躲开那一枪。

    很明显,答案是否定的。

    一些战甲名师,对那一枪都惊叹。

    在万安爆发后退的空挡,后继无力之时,那一枪封住万安所有的退路,直穿胸口,毁掉战甲的核心能源。

    除了战斗技巧,那种时机的把握,非常完美。

    那种情况只在瞬间出现,而对方就准确抓住那一瞬间。

    至于陈默的来历,在无数文明眼中变得神秘起来。一个护卫,就拥有杀死战甲名师的能力,他是主人,有多恐怖?真正的高手还有多强?

    狐冰心美眸看着陈默消失的方向,闪动着异彩:“狮叔,看出了什么?”

    狮暝神情非常严肃,刚才苦尧那一枪,在他的全息影频中回放,听到狐冰心的疑问,才稍稍回神:“夫人,那个护卫上过战场,是顶级战兵。”

    “战场?”狐冰心身形大震。

    战甲师和战兵虽然相同,有时候甚至叫法混淆,因为都是战甲师,但却有一些不同,如同社会的武术家和战场士兵的区别。

    战兵训练的是杀人术,每一个战兵,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更擅长在生死边缘战斗。

    战甲师在心理素质上,则会差上一分。

    “果决、狠辣、没有一丝多余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是杀人术。刚才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万安可能死得更快。”狮暝神色凝重。

    “还能更快?”

    “是的,第一击,只要对方不闪躲,万安也会败,只是他的武器会损坏,或者受点伤而已。”狮暝回想刚才的过程:“在那个护卫身上有一股势。”

    “势?”

    狐冰心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对,就是势。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

    桌子上,回放着刚才苦尧战斗的影频,而在另一边,是陈默站在挑战场边的情况。

    瞳青在敲着书本,目光在陈默所在的影频上。

    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议长,要不要邀请他们加入我们的文明。”塔拉凝重地看着全息影频。

    瞳青大人已经看了这个影频很多次,不断回放。对苦尧那一击,塔拉也非常震撼。

    “邀请他们?”瞳青回过神,漆黑的眼瞳出现焦距的亮光,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塔拉,你还有很多东西要认真学习。”

    “议长,属下不是很懂。”塔拉一脸迷惘,为什么瞳青说出这么一句话。

    “这是一个战兵。”

    “战兵?”

    “嗯,这个战兵身上有一股气势,属于最优秀的战士。”

    瞳青看了看全息影频。

    “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战兵,只有强大的文明和坚定的信仰,或者是死士,显然这不是死士。所以这是一个顶级文明的战兵,加上这个年轻类人的气质,就是上位者,你认为一个顶级势力的掌权者,会加入我们文明?”

    塔拉顿时了然。

    “除此以外,你不觉得他们眼熟吗?”瞳青继续道。

    “议长,你这么一说,确实眼熟,好像是……”

    塔拉思索一下,瞳孔大缩,放出两张照片,正是陈默的本尊和他在石甘星系化名墨尘的模样。

    是他。

    那个在石甘星系和他们交易,得罪紫薇文明,搅乱白星文明计划的生命。议长多次想要查找他的消息,一直不知所踪,没想到在这里碰到。

    “他们也在这里。”

    “这场天星盛会,变得很有意思了。”瞳青带着笑容说道。

    ……

    冥月流花突然离开,前往史隆长城的虹桥。对冥月流花的指挥和战术,冥阿并不担心,她想去做什么,他从来不会阻止。

    不过史隆长城的位置特殊,自被史隆长城控制,那里成为一根刺,一直让他们束手束脚。

    “冥常,你领一百万战兵过去,支援冥月姐。”冥阿对身边的将星说道。

    冥常长期更在他身边,能力足够,风格稳重,可以在必要时,以防万一。如今的局势,瞬息万变,战争正在扩大,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是。”冥常领命,接过兵符转身离开。

    上百艘战舰起航,紧随在冥月流花之后,朝史隆长城所在的虹桥过去。

    冥月流花并不清楚冥阿派人过来支援,几次蓄能跳跃,战舰的全息雷达突然跳出画面。

    一个巨大的炫彩旋涡,上面传出剧烈的空间波动。

    那就是通往史隆长城的虫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