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场面暗流汹涌。

    在场的几位,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话里行间,都在勾心斗角,只要一句回答不对,就是将自己坑进去。

    连比较没有经验的水苓,也察觉到其中的气氛不对劲。

    反正与自己无关,水苓和荼云都是在看戏。

    狐冰心美眸微微闪动,眼中厉芒被掩盖,脸色不变。

    陈默曾经救走魔焰文明的那个实验体,他们居然没有查到消息。当初就是因为实验体被抢走,他们白星文明在后面的争夺中才陷入被动,本来他们对魔焰文明超能力开发技术的消息,是最先知道的那个。

    正如她话里藏锋,说陈默与丹的失败有间接关系,雷霆的话里也藏了不小的信息,当初他们在石甘星的失败,是陈默引起的。

    狐冰心此时心情不爽,但不能发作出来,这个时候,谁先表现出情绪波动,谁就输了。

    别看两家在对付雷神文明时联手,两家真正的关系,自然不会是盟友,否则在石甘星系内不会打得那么欢。两家联手,真正的目的是搞垮黑瞳文明而已。

    可惜瞳青出现,稳住了黑瞳文明,还实现变革和大换血,让他们的想法落空。

    如今虹桥惊变后,宇宙通道打开,两家星域内也有虹桥连通,在争夺虹桥控制权时,两家已经出现小摩擦,只是没有全面战争而已。

    现在这种场合的交锋就是无声的战场。

    很快,狐冰心就陷入思索。

    如果陈默救走那个实验体,那么他在石甘星系内,也有很大可能接触过那项技术,另一种可能的事情就出现了。

    紫薇文明的交易。

    狐冰心深深看了眼紫韵。

    另一边,雷霆仿佛没事人般看向陈默:“久仰大名,陈默先生。”

    “你好。”陈默也不冷不淡回答。

    短暂眼神触碰,两位就错开,并没有形成对峙,反而风轻云淡。

    雷霆又和场上的其他几位简单打了一个招呼。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和雷神文明之间有间接的仇恨。就好比战争时期,有人从他这里买了飞机,然后用飞机运输武器轰炸,炸死了对方的亲人。

    从理性角度而言,这件事与他无关,因为他的‘飞机’谁都可以买,主要看谁的价格高,并支付相应的钱财。而从人性的角度理解,雷神文明可以将他当成杀死丹的帮凶。

    “先生在天星碑林的风采,可谓是惊艳,我对先生,是相识恨晚,如果知道先生之才,当时在石甘星系,就该结交。”雷霆有些遗憾说道。

    至于是不是真正的遗憾,无从确定。

    显然,场上的几位,不会将他的遗憾当真。

    陈默多少和雷神文明在石甘星系的惨败有关,丹对雷霆而言,如同大兄,不可能全不介意。雷霆也不是圣人。

    “客气。”陈默微笑道。

    “刚才你们在聊什么?这么热闹?”雷霆很自然地将话题从他身上移走。

    “我和狐夫人都看中陈默先生的才华,都想给陈默先生当小妻,让他加入我们文明,刚才正好聊到这里,狐夫人正在考虑。”紫韵清冷说道。

    饶是雷霆见过大世面,紫韵这话落在他耳中,神情还是僵住。

    信息量有点大。

    争夫,还是当小妻?

    宇宙间的文明生命各种各样,男性生命有很多妻子的无数,女性生命很多男性的也无数,但两位都是神级文明的核心高层。

    至于说谎,看荼云和水苓的表情,不像是第一次听到的,显然有心里准备。

    一时间,雷霆也开始看戏。

    陈默虽然接触紫韵的次数不多,但这个女类人那种清冷,是发自内心的,他每次都能感觉到。不过这个女人狠起来,还真的不顾一切。

    他倒乐得看戏,虽然他是主角,但又不关他的事。

    这两个女人,没一个好对付的。

    狐冰心神情一冷,很快恢复如常,笑盈盈说道:“你们的交易内容,可不止陈默先生的才华那么简单吧?你们都不说实话,我怎么敢答应这种事呢。”

    “紫薇文明和陈默先生还有交易?”雷霆听到此话,瞬间来了兴趣,插话道:“不知我能不能听听陈默先生要买卖什么?毕竟当初我们在石甘星系内没有和陈默先生交易,损失惨重,这次可不能重蹈覆辙。”

    话题再次回到陈默身上。

    陈默依然从容淡定。

    说出超能力开发技术,他会立刻成为场中的焦点,然后被无数顶级大文明盯上,让他将超能力开发技术明说,显然不可能。

    “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要买卖什么。”陈默摊摊手笑道。

    这一次,几人都看向紫韵。

    “我也没说过要买什么。”紫韵清冷说道。

    几人看向狐冰心。

    狐冰心的眉头微蹙,很快就舒展开,脸上笑容不减:“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全场了然。

    荼云和水苓会信他们的话吗?显然不可能。

    雷霆更不可能信他们的话。

    说不定紫薇文明和陈默之间真的存在什么交易,只是内容,因为陈默不想卖,所以没有公布出来。

    “我好像来晚了。”

    就在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出现。

    瞳青出现在会场中,就在他们不远处,正朝他们几人而来。

    在他左边,是慕氏天星家族的生命,有族服,像是慕氏天星家族的某个德高望重的人物,而瞳青的右边,是一个黑瞳族的女生命,他的助手塔拉,衣着是黑瞳文明传统的礼服。

    瞳青的出现,引来一片大骚动。

    “什么情况?瞳青都过去了?”

    “那个男类人,到底有什么特殊的魅力,吸引最强悍的几家文明的掌权者,不可思议。”

    “这是一出大戏啊。”

    “……”

    “瞳青也来了,陈默先生到底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白云看着陈默那边,好奇地问什么的荆戈。

    只是,荆戈还是不回答他的问题。

    在荆戈身边,白云都是主动说话的那个,她似乎知道,荆戈不太喜欢说话。

    “好几个神级文明的代表,都是大人物,陈默先生他不会有事吧?”白云忍不住担忧,怎么说陈默也是和荆戈一起来的。

    “他没事。”荆戈瞥了眼淡定说道。

    “你终于肯说话了,嘿嘿。”白云顿时惊喜不已。

    围观的宾客中,无数八卦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宇宙当今霸主,瞳青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不仅是个人武力,还有魄力,胸怀,目光和谋略,都无比优秀,无人能出其右。

    哪怕雷霆打败黑瞳文明的前议长,在外界看来,他比瞳青依然输一筹。

    掌管黑瞳文明,并让黑瞳文明在短时间内完成变革和集权,废掉死气沉沉,被贵族和大家族掌管的黑瞳议会,改变黑瞳文明传承亿万年的律法制度,这种魄力,不是谁都有的。

    如今乱世,除了几个神级文明,没有其他文明敢去主动招惹黑瞳文明。

    石甘星系一役,外界普遍猜测,包括杀死丹,私自动用军方武器,被罚入黑洞牢狱,都是瞳青设计好的。

    若仅仅是杀死丹,黑瞳文明根本不可能将瞳青送入黑洞牢狱,甚至不会惩罚他,维夫罗云生气的是他私自动用军方力量。

    而瞳青入狱,两大文明联手施压,黑瞳文明的重要军方人物隐匿不出,造成黑瞳文明的危机。等维夫罗云失去威信,瞳青顺势出现,接管危机中的黑瞳文明,以此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阻力非常小。

    只是关于这一切,都是外界的猜测,瞳青不会亲自去证实这些传言。

    “久违了,陈默兄弟。”

    瞳青笑眯眯和陈默打了一个招呼,在看向其他几位,同样打了一个招呼。

    即便黑瞳文明和雷神文明有仇,但此刻瞳青和雷霆依然是微微致意,彼此眼中都没有仇恨和对峙。

    一个小小的细节,引来不少大文明高层的意外。

    瞳青先和陈默打招呼,再和其他文明的代表打招呼,这说明,在瞳青心里,陈默的位置,比其他几位的都重要。

    而陈默的地位,不可能和其他几位比较吧?只是一个出了名一点的小卒而已。

    ……

    陈默淡淡应了一声瞳青的,对瞳青这个‘兄弟’的称呼不太感冒。

    瞳青给他印象深刻。

    这个男人很可怕,他也不想和对方再有什么交集。

    “这位就是今日中午在天星碑林有变化的陈默先生啊,幸会幸会,我是慕氏天星家族的族长,慕氏重。”和瞳青一起来的慕氏天星家族老人笑着自我介绍:“上次我准备给你发邀请时,我儿长生说已发给你了,没想到你和这几位也熟悉,差点错过。”

    慕氏重上下打量着陈默,这个年轻人给他很特别的感觉,很不凡,这是来自他的直觉。

    “族长过奖了。”陈默谦逊回礼。

    场面的客套话,陈默自然知道礼数。

    “那你们几位先聊着,宴会即将开始,我先移步去准备。”慕氏重和场上的人告辞一声,转身离开。

    “记得和陈默兄弟第一次碰面,是在石甘星系,当时我就知道,陈默兄弟并非凡人。和陈默兄弟那场交易,是我做过的最划算的一笔交易,说来要谢谢陈默兄弟。”瞳青说道。

    “交易而已,你买我卖,其他人来了我一样卖,你只是运气好。”陈默自然关注到旁边雷霆的神情不太好,他不想被贴上黑瞳文明的标签。

    “看来陈默兄弟看得很透彻啊。”瞳青爽朗笑道。

    “没什么透不透彻,我以前本来就是一名商人。”陈默语气依然平淡,即便面对瞳青,他也没什么压力。

    几位想深入聊天之际,宴会开始的音乐响起,烟花秀也开始,焰火斑斓的烟花,如同空中一副稍纵即逝的绝世佳作,照亮整个会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