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鱼公主张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陈默。

    她甚至一度怀疑陈默说错话了,但她确定自己清醒,陈默也没说错。

    她没想到,陈默拒绝了五大神级文明的交易,其中还有瞳青、雷霆和狐冰心这些神级文明的实际掌控人。

    到底是怎样的人,才有胆色拒绝神级文明的交易请求。

    龙鱼公主现在对陈默的真实身份带着无限的好奇。

    神级文明站在宇宙文明顶端,几乎每一家神级文明,都拥有轻松毁灭超星系团的能力。

    龙鱼公主从未见过,有势力敢正面忤逆神级文明,但她今天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类人,年轻地过分。

    桌子上陷入僵局,龙鱼却看到,陈默像没事人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饮料,欣赏着节目。现在宴会上精彩的节目表演,在龙鱼公主眼中变得索然无味,她只希望这场宴会快点结束,她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桌上其他几位神色不一,都明灭不定。

    陈默毫不犹豫的拒绝,让他们都开始沉思。

    “既然陈默兄弟不想卖,那我们也不好勉强。”瞳青淡然开口,打破将军,刚才他的话,似乎没有说过般风轻云淡:“那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我们聊点其他的。”

    众人深深地看了瞳青一眼。

    瞳青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在全宇宙顶级文明聚会之际,将陈默拥有超能力开发技术的消息公布出来,如今全宇宙文明都知道陈默拥有超能力开发技术。

    现在在宴会上没事,但陈默以后肯定不会太平,甚至将面临源源不断的麻烦。

    即便可能即将面临巨大的威胁,而陈默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刚才的对话,对他而言没有发生过。这不得不让桌上的几位佩服陈默的冷静。

    他们不清楚,是陈默有能力面对即将到来的麻烦,还是有愤怒而不表达。

    “陈默兄弟,你对当今的宇宙局势怎么看?”瞳青接着问道。

    “瞳青先生怎么什么事都问我啊?你似乎很在乎我这个无名小卒啊?”陈默直视着瞳青反问。

    瞳青黑色的眼睛一凝,与陈默对视起来。

    两人在气势上针锋相对,谁也不输于谁。桌子上的气氛瞬间凝固,其他几位都想没事人般,自顾看着宴会上的节目。

    忽然,瞳青呵呵一笑,凝固的气氛消散一空:“陈默兄弟说笑了,我纯将陈默兄弟当朋友,交流交流。”

    “瞳青先生的交流,在下承受不起。”

    ……

    太空为战场,星辰都是战地,惨烈悲壮的画面,挥着着此时史隆长城太空中的蓝图。

    眼前惨烈的状况,让曲庶目呲欲裂。

    他们被偷袭了,一支不明战部的偷袭。

    对方出手的时间拿捏地奇准,正是他们最难受的时刻,而且攻击的目标也让他们崩溃。

    这支不明战部突然出现,跳跃到史隆长城各处,让他们搓手不及,在他调集兵力准备清缴时,对方抓住兵力不足的空挡,迅速毁掉四个重要星系的主星基地,控制跳跃航道,让他们措手不及。

    等他们回去支援时,对方又迅速逃离,袭击他们其他星系的目标。重要星系的雷达系统都被毁掉,而且补给星系也收到袭击。

    显然,从动作上看是有预谋的。

    他开始怀疑对方是冥体文明的战部,但交手后,曲庶否决了这个想法。正在和他们对战的这支战部,无论是作战风格还是战甲,都不是冥体文明的。

    “将军,我们的对手已经确定了,双鱼鲸鱼座的行军蚁集团。”

    忽然,一份情报传到耳中,曲庶的脸瞬间变了,有些难以置信。

    对付他们的,居然是行军蚁集团?

    行军蚁集团,这个刚出现的新兴势力,刚出现不久,就征服双鱼鲸鱼座迅速扩大,前不久又差点毁灭牧夫文明,占据牧乌虹桥,还让牧夫文明那个懦弱城主各地赔款。

    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盯上他们。

    可是,无论怎么想,他们都不会无缘无故对付他们。

    冥体文明的走狗?

    还是落井下石的小人?

    曲庶神情难看至极。

    无论是哪种,他们现在的情况都非常糟糕。

    虹桥前线被压着打,靠着源源不断的天基武器和战争机械,才勉强抵挡冥体文明的攻击。他们都知道,这种局面维持不了太久。

    如今对方毁掉他们的后方,这种崩溃会加快。

    他们的主力都在应付冥体文明,后方兵力薄弱,一旦他们这里失守,虹桥那边将会瞬间溃败。

    显然,史隆长城的状况,到了危急存亡之秋。

    “联系对方的主将。”曲庶神情凝重无比。

    笏木分析着战局的进展,这场遭遇战他们并不想打,不过被对方强行拉入,所以不得不大。

    他的计划是毁掉对方的补给星球,让对方疲于奔命,拖入他的节奏中,但对方指挥官似乎看穿了他们的意图,强行将他们拉入到战斗中。

    不过正面战斗,他们也不怕。

    笏木战部是行军蚁集团成立最早的战部,开拓小宇宙时期,他们经历过无数战斗,战斗力在行军蚁集团中,绝对能排的上号。而且,他们都是能力者。

    正面战斗,能加快战争节奏。

    宇宙星际距离很远,但战争节奏很快。因为飞船一个跳跃,就能到达自己想要去的星系,这种战斗瞬息万变。

    消灭有生力量,是加速战争节奏的方法。

    他查过,史隆三将星,两位在虹桥应付冥体文明,后方只有一支战部在准备支援。

    忽然,前线的战斗变弱,让笏木一愣。在他疑惑之际,前线就传来消息。

    对方的主将想和他对话。

    来了!

    笏木露出一丝笑容,让战士接通。

    曲庶的全息面容,就出现在他眼前。

    “朋友,我们和行军蚁集团似乎没有过节,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曲庶沉着声音问道。

    “作为主将,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吗?”笏木神情不动,开口反问。

    “我知道战争不需要理由,但这个节点上,袭击我们,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配合冥体文明对我们夹击吗?难道偌大的行军蚁集团,是别人的走狗?”

    “恰恰相反,我们就是为了对抗冥体文明。”

    “对抗冥体文明,我们可以联手,我们也非常欢迎,甚至结束后,我们会重谢朋友,为何朋友却反其道而行呢?你们现在是在帮冥体文明。”曲庶脸上写满不信。

    “我们还想要虹桥。”笏木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我们可不想等冥体文明占领虹桥进入史隆长城,到时候我们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听到这里,曲庶彻底明白了。

    “朋友,难道你们认为,你们能抵挡得住冥体文明的攻击?”从和对方交手来判断,曲庶确定对方的实力很强,但他不认为,这种实力能抵挡得住冥体文明的精锐战部。

    “我们挡不挡得住,这点你不用关心,但我敢肯定,无论我们参不参与,你们肯定挡不住冥体文明。”笏木语气笃定:“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降于我们,成为我们的一份子,我们接手虹桥对付冥体文明。要么我们先征服史隆长城,再应付冥体文明。”

    “朋友这是落井下石,这种行径,你认为我们会投降于你们吗?”曲庶语气中带有无限的愤怒。

    “投降于我们,你们能保住史隆文明的火种,成为我们的一份子。若让冥体文明占领,你们要么亡族灭种,要么带着残余的子民和战兵流浪宇宙,冥体文明的手段你们清楚,他们可不会收留你们。而如今宇宙形势,你们认为宇宙其他地方会和平吗?”

    曲庶脸色难看起来。

    他心里明白,笏木说的对。但没有到最后一刻,他们绝对不想放弃。

    “我现在退兵,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两天以后,若你们没有投降,我们会全力进攻史隆长城和虹桥。至于你们史隆文明子民的生死,到时候就与我们无关了。我们可不想冥体文明彻底控制虹桥。”

    ……

    边云座太空,一直盯着星图的勾瑄,心情不太好。

    他们往牧乌虹桥派遣了十二个探测队伍,无一例外,全部被毁。对方的实力很强,对牧乌虹桥的控制也很强。

    探测小队被毁,但也传回一些信息。

    虹桥周围装有空间干涉仪。

    空间干涉仪这种技术,只有部分强大的顶级大文明才掌握,突然冒出来的行军蚁集团居然掌握,倒是让他很意外。

    “大人,接下来怎么办?”身边的副官问道。

    勾瑄思索片刻,沉声道:“去会会这个行军蚁集团,看看是什么来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